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问心抉 > 第986章 拦路尽杀

第986章 拦路尽杀

    啸月涣的身躯,在短暂的一瞬息之间,便如同被抽去了所有的气力一般的,软软地倾倒在了大殿的废墟之中,悄无声息。

    那一瞬间真的很短暂,短暂得让很多人都没有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但是那一瞬间,对于楚风来说却很漫长,漫长得让他的内心承受了极度的痛苦与煎熬。

    他看着啸月涣的身躯缓慢地倾倒,看着每一朵血色的花盛开飞溅,看着被啸月涣紧握在手里的那一枝桃花缓慢地划出一条红线。

    时间对于楚风来说,就像是定格了一般的,以极其缓慢的速度前进着,每一个瞬息的画面,都不断地冲击着他的脑海。

    楚风不知道这是怎样的一种感觉,但是他在那一刻的的确确看一切的事物都看得无比真切,无比清晰。

    楚风觉得自己身体里有什么东西炸开了,“砰”一声地四分五裂。

    强烈的痛楚使得他的脏腑开始疯狂地蠕动抽搐,他觉得很恶心,很想呕吐,哪怕他早已见过了无数惨烈的景象,此刻却依然无法克制内心之中的那股情感。

    但是他在强忍着,他在把眼前的每一瞬间的画面刻入自己的脑海,他不想忘记,也不愿忘记。

    直到啸月涣的娇躯在残垣断壁中安静地沉睡,楚风的时间感才恢复正常,他仿佛经历了无数岁月的煎熬一般,面色蜡黄,有汗珠不断地渗出,惨白的嘴唇微微地颤抖着,下唇有鲜血缓缓地溢出。

    楚风眼眸里的光芒很黯淡,不仅黯淡,而且透露着一股深沉的绝望。

    就像是漫漫的冬夜里,一个人守着一盏微弱的烛火,用尽全力地去呵护。

    然而一阵寒风吹来,无情地将烛火熄灭,只留给了那个人黑暗与绝望。

    楚风的右拳猛地握紧,指甲划破了肌肤开始不断哒哒地滴血,关节开始发白,因为用力过度开始颤抖。

    他的胸口,还挂着一个女子的耳坠。

    那个女子,不久之前,才因他而死去,就在他的面前。

    那个时候,他感觉到很无力,也很无助。

    他没有想到,就在这样一段时间间隔之后,几乎同样的悲剧,又出现在他的眼前。

    是自己……害死了她们啊……

    楚风的呼吸变得有些浑浊,也有些沉重,他的眼眸里有些充血,就像是一头愤怒的公牛。

    他深呼吸一口气,往前迈了一步。

    他走到了啸月翊的身前,缓缓地蹲下身,右手抱住啸月涣的肩头把啸月涣抱入怀中,他怀着仅有最后一丝的期望探着啸月涣的气息,想要挽回这一切。

    但是那逐渐变凉的躯体却只是被动地接纳着他向她体内渡入的真气,不管楚风渡入多少,这具躯体都一丝不漏地接收了。

    这就意味着这具尸体已经失去了生机,连自我保护的意识都已经失去,再也没有了挽回的余地。

    楚风轻轻地拍了拍啸月涣身上的灰尘,把啸月涣的双手缓缓地推放到了啸月涣的胸前相互紧握住,紧紧地握着那一枝已经有些枯萎却无比红艳的桃花。

    楚风的左手轻轻地点了点那一枝桃花,树枝的枝节上也迅速地长出了一点点娇羞的粉色,而后吐蕊盛开为一朵朵锦簇的桃花,相互拥挤着,顺着啸月涣的喜服迅速地向上蔓延,一直装饰到啸月涣的咽喉,将啸月涣胸口的一片嫣红彻底掩盖。

    楚风左手穿过了啸月涣的膝盖弯,将啸月涣紧紧抱在怀里,站了起来。

    那还未散去的体温隔着衣衫传递到楚风的肌肤上,让楚风胸腔之中那一股激愤的情绪愈来愈浓。

    楚风看着啸月翊,那眼眸中喷射而出的肃然杀意,让啸月翊不寒而栗。

    啸月翊觉得自己内心的恐惧有些耻辱,因为他的辈分很高,他见过更多的世面,但是他不明白为什么自己就能被这样的一个眼神震慑住。

    他不明白,为什么那一眼,他看到的楚风就像是一个死神,一个真正的死神。

    这种感觉不仅仅是危险,而且是极度危险,危及生命的危险。

    所以啸月翊本能地没有动,哪怕他知道自己也许活不过今天了,他也不想去招惹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楚风深呼吸一口气,他缓慢地扭过头,不再去看啸月翊,缓慢地向人群踏步,向离开淮山的方向走去。

    你讨厌这里,讨厌这个牢笼,我说过要带你离开,那我就一定会带你离开。

    今天,没有人能够再阻挡我的脚步。

    楚风身上肃然的杀意冷得令周近的人都不寒而栗。

    随着楚风缓慢地迈步前进,围城一圈的人群在不断地后退,躲避,没有多少人敢去正面面对楚风,去承受此刻杀意逼天的楚风的怒火。

    毕竟,楚风连八阶中段的荀侃都杀了,杀他们这其中的绝大多数人,都不费吹灰之力。

    人群不断地后退,楚风不断地前进,直到一道森冷的剑光指向楚风的胸膛。

    那道剑光的目标不是楚风,而是楚风怀里的啸月涣。

    楚风连眼都没有抬,只是眼眸中杀意流转,身边便是数十枝桃花凝聚,尖啸着去阻止那道剑光。

    那道剑光很快,但是桃花也不慢,剑光来到楚风的跟前,桃花也挡在了剑光的跟前。剑光斩落了桃花,桃花也消磨了剑光。

    楚风抬起了头,看向了人群中,声音低沉地道:“她已经去世了,何等深仇大恨,还要辱人尸身?若是她的过错,我代她承受,若不是,我要你以命偿。”

    “好猖狂的小子,大家小心,这小子与淮山清流涧是一伙……啊!”人群中一个难辨方位的声音响起,只是话还没说完,便突然发出一阵可以追踪方位的凄厉惨嚎,众人循声望去,却见得一个青年黄衣男子的双唇并着舌头已经被割去,血流如注,场面很是血腥。

    而楚风,则抱着啸月涣站在他的跟前。

    很少有人看清楚楚风是怎么到这个黄衣男子身边的,只有部分修为达到八阶的修士才勉强看清了楚风的速度,那惊人的速度,快到极致的速度。面对这样的速度,如果没有相应的速度,或者说足够多的战斗经验,只怕根本无法应对。

    “我没有跟你说话。”楚风看着那哀嚎的黄衣男子,淡漠地说道。

    下一刻,那男子脸色陡然发白,而后身躯陡然炸裂成为了漫天碎肉,鲜血溅满了楚风的面庞,但是楚风的神色却没有一丝的变化。

    而后他猛地扭头,直接踏出一大步,直接逼散了数十人,逼迫出一个蓝衫女子站在自己的跟前,才淡漠地问道:“适才那一剑,因何而出?”

    女子咬紧了下唇,身躯微微哆嗦着,有些惶然地在楚风的步步紧逼之下后退着,颤声道:“他们淮山……杀得旁人……旁人……就……就杀不得他们么?”

    女子也是一族的青年才俊,素来的心高气傲,但是此时此刻,却也不知何故,根本无法压抑内心之中的恐惧,反而越是控制,身躯颤抖得越是厉害。

    “她已经去世了,为什么还要辱她尸身?”楚风的声音很平淡,但是正是因为平淡,才显得愈发恐怖。

    真正令人感到发自内心的难以压抑的恐惧的,不是怒吼,而后盛怒之下的平静。

    “我师尊尸身被辱之时,又有何人为其张目!”女子的恐惧到了极点,反而变得愤怒起来,她悲愤地呐喊,“淮山的都该死!死无全尸!”

    楚风看了女子一眼,沉默了片刻,没有说话,微微瞑目,却转身向外走去。

    他在压抑自己的杀意,当他杀了那个青年的那一刻,他的理智就感觉到了危机,一股嗜杀之念在慢慢地将他吞噬……他要带着啸月涣离开,在那杀意将自己吞噬之前离开。

    楚风才走出一步,就停住了步伐,因为有一股气息锁定在了他的身上,那是在场的一位长老的气息,其中已经暴露出了足够明显的敌意。

    除此之外,还有几股气息落在了他前进的途中,只要他再迈出一步,就会随时地转化为攻势落在他的身上。

    楚风没有行动,也没有回头去看那几位长老。

    他只是抱着啸月涣,沉默了许久才喃喃自语道:“你们不要逼我杀人。”

    楚风说完,迈出了一步。

    他刚刚举步,一道雷光便从天而落,向楚风的头顶落去。

    楚风收回了步伐,那道雷光也随之消逝。

    楚风转过了身,他看着那几位长老,神色沉静如一泓秋水。

    楚风沉静地看着那几位长老,缓慢却又带着几分鄙夷地道:“我告诫过你们不要逼我杀人。”

    “区区一个后辈敢如此对我们说话,你凝寒教的教主见了我们也不敢如此放……”一个青衫负剑的清癯老者冷声呵斥道。

    “任何挡我路的人,我必杀之。”楚风咬牙,眼眸中的凶光已经开始闪烁,杀念已经无法压制。

    那清癯老者猛地一个战栗,他好像是看到了一头野兽,一头被逼入到了绝境,将要搏命的野兽。

    “在杀死我之前,任何动她的人,都要思虑清楚后果。”楚风说着,神色陡然一变,四肢百骸之中不断有黑色的死气向外延伸化为一头头愤怒咆哮的恶鬼。

    暗红色的血气如烈焰一般在楚风的身后腾起,一尊暗红色的嗜血魔神站立在了楚风的身后,冷漠地睥睨着众生。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