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六十七章 心意

第二千五百六十七章 心意

    如果没有慈云寺的犯险经历,没有学习《基础锻炼术》的效果明显,没有学堂请来积年捕头的授课,让周云从知晓了不少世间的黑暗,说不定他监视了醉道人的小神通小手段后,便会砰然心动直接纳头便拜。

    至于他一人肩抗九房宗兆,还有家族长辈的殷殷期望,在修仙长生的诱惑面前不值一提,说不得家中长辈也会同意他的选择。

    修仙得道,长生不老,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哪个人心中没有神仙梦?

    可是周云从经历了许多事后,已经明白世上从来都没有免费的饭食,而且修仙也没有想象中美好。

    按照那几位上课的积年捕头所言,修士之中也分好坏,他们的争斗比之凡人世界更加凶险残酷。

    甚至,他怀疑慈云寺的凶僧都是修行之辈,还有积年捕头上课之时,所说的那些触目惊心的案例,其中就有邪修害人之事。

    周云从自认对修士有了了解,对于所谓的成仙了道一下子失了兴趣。

    再加上《基础锻炼术》的锻炼效果极佳,他几乎有些沉迷其中不可自拔,所以多醉道人的招揽没多少兴趣。

    另外有一点不得不提,那就是醉道人第一天找到他后,立即便有巡抚衙门的人寻到了他,告之了他一些很隐秘的事情,这同样坚定了他不理财醉道人的决心。

    巡抚衙门的人跟他说了什么呢,其实就是告诉他《基础锻炼术》只是入门罢了,等以后他学有所成,或者锻炼效果大成后,他又能在科举上更进一步,得到朝廷的重视,就会被传授更加高深的武学。

    像是他之前见过的《排云掌》《风神腿》还有《天霜拳》之类的神功绝学,足以让他直接练到入道之境,拥有不弱于修士的神通手段。

    另外,巡抚衙门的人还告诉了他一个消息,想要收他入门的醉道人,实力也不过就比入道修士高一阶,金丹期徘徊而已,只要修炼得法,周云从就是单纯练武,最后也能达到这样的境界!

    周云从被这样的消息经得不轻,同时心中又是兴奋异常。

    他对科举考试有信心,就是没有通过,以周家的势力,也足以让他挤身官场,进入当今陛下的亲卫营中接受训练。

    既然知道了练武也能成神,他自然对所谓的修仙没了兴趣。

    之后醉道人纠缠得厉害,使出了各种花招,他都不为所动,相反还更加积极的做《基础锻炼术》上的训练。

    修仙还是没影的是,可是做《基础锻炼术》上的训练,每天都能清晰感受到身体变得强健和有力,如何取舍自然无需多想。

    在芙蓉城,他还真不怕醉道人使什么手段,只是几乎每天都被纠缠,这样的滋味并不好受,甚至都开始影响到他的生活和学习,这就叫他难以忍受了。

    这日,醉道人依旧寻上门来,直言要收他入门,这是最后的机会,错过这次以后他就不会再来。

    周云从闻言倒是大喜,他正烦着如此摆脱醉道人这厮呢,这家伙却是主动把路子给断了,他还巴不得呢。

    所以,他再一次断然觉得了醉道人的提议,还跟这厮起了点口角,最后把这位有些无赖的醉道人气走。

    “这厮终于走了!”

    周云从长长松了口气,只觉浑身轻松,这些日子可把他给憋屈坏了。

    “小家伙还真是倔强,难道你就不知,自己错失了多大机缘么?”

    就在周云从长松口气,准备离开时突然一道好听女声传来,然后从街角拐出一位美丽迷人的道姑。

    真是天香国色倾国倾城!

    当周云从看到来人的角色面容时,忍不住心神一颤呆呆出神。

    “小子回魂,没见过美人么?”

    许飞娘轻笑,终于把周云从惊醒,顿时把这位情面羞得脸色通红,一时手脚无措不知放在哪才好。

    “问你话呢,知不知道刚才错过了什么机缘?”

    见眼前颇具仙根的书生如此窘迫,许飞娘更是乐不可支,继续开口追问。

    “这位仙姑,请入内说话!”

    周云从很快回神,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一指旁边的茶楼邀请道。

    许飞娘没有客气,直接跟着他进了茶楼包厢,直到落坐之后,周云从这才彻底放松长出口气。

    不等许飞娘继续开口追问,他笑着表示知道对方身份,乃是娥眉剑仙醉道人,其想收自己为徒,只是他本人没有答应罢了。

    许飞娘有些吃惊,直接问道既然知晓对方身份,为何不顺势而为,要知娥眉可是号称修行界第一门派的。

    修行界第一门派又如何?

    周云从所言却是叫许飞娘大吃一惊,只见这位颇具仙根的书生一脸没好气,表示醉道人自身修为也就那样,不过金丹左右徘徊,又能教得了他什么?

    “你是如何看出醉道人修为的?”

    面对许飞娘的震惊和疑惑,周云从也没矫情,直接表示这些都是巡抚衙门的人跟他说的,修仙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就算他有那心思也要寻个好点的师傅,不然跟着醉道人很难有出头之日。

    “你这话倒是真的,醉道人在娥眉长老中的地位不高,所能得到的资源有限,自身都混得不怎么样,更别水栽培弟子了!”

    许飞娘忍不住娇笑出声,说出一番很有‘见识’的话。

    周云从奇怪的扫了她一眼,笑言仙姑倒是对娥眉之事相当熟悉,他也只是因为练武就能达到醉道人这样的境界,所以就没怎么心动罢了。

    “练武?”

    许飞娘立即想到了当今新明皇帝,看向周云从的眼神都不同了,轻笑表示这果然是个不错选择,世道变了以后修行界怕是要出大乱子的。

    至于修行界会出什么大乱子她没说,而是相当详细的介绍了娥眉派,同时将恶修行界的状况跟周云从说得十分清楚明白,最后表示娥眉派确实是修行界的翘楚,可惜他们的敌人也多,要是没有前后台的话,就是投奔了娥眉也讨不了好,周云从的选择是正确的。

    周云从很是迷糊,不明白眼前仙姑到底是什么意思,直到许飞娘飘然离开,他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不过经过许飞娘的一番详细讲解,他对修行界倒是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同时十分庆幸自己没有头脑发热就拜了醉道人为师。

    娥眉派的资源就那么多,而且外头敌人不少,象醉道人这样的长老,连保住自己都困难,更别说提携门下弟子了。

    跟着这样的师傅自然没啥前途,还不如老实科举入仕,然后加入当今陛下的亲卫军,得授神功绝学成就一番事业来得痛快。

    起码,无论是巡抚衙门来人,还是刚才神秘的仙姑,都对当今陛下传下的神功绝学相当赞佩,直言那是能够直接练到金丹境界的神功,比之修仙功法不遑多让,而且还相当适合他眼下的状况。

    有了这样的想法和觉悟,他自然对加入所谓的修仙门派没了兴趣。

    而且根据巡抚衙门来人,还有刚才神秘仙姑的说法,修行界可是相当危险的,动不动就是争斗厮杀,以他的性子可受不了这个,还是老实待在越发平和安泰的凡人世界好,起码不用担心突然祸从天降。

    定了心思后,他按照《基础锻炼术》训练的热情更加高涨,同时还不断探听有关科举的一切事情,希望能够在下一次的大比中脱颖而出,能够进入当今陛下的亲卫军或者官场,练得神功绝学成为有自保之力的一员。

    这个世界实在太过危险,有江湖好汉也有修士横行,要是没有自保的实力,就算官做得再大也是无用,要是不小心得罪了江湖好汉或者修士,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可不想做得这么憋屈。

    随着时间推移,当他的身体越练越强,甚至开始由外而内,感应到了气血滚滚激荡,于头顶虚空凝聚了气血狼烟时,他并不知晓自己已经进入了某些秘密衙门的视线,就算他科举失败,以起出身还有表现出来的觉悟,也是不用担心会被刨除在外的。

    还没等下一届科举开考,芙蓉城又出现了新的事物,就在官学附近,新开了一家符文学院,专门教授学生制作威力不俗的符文。

    当他跟一些有心同窗接触到神秘强大的符文,一下子便被吸引了注意力。

    符文的饿突然出现,好象让周云从等人,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天地,一个与众不同的世界一般,当然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就在周云从被醉道人纠缠的时候,芙蓉城中另一位身具气运的好汉,昔年齐鲁三英中的老幺,云中飞鹤周淳遇到了麻烦,同样被某为修行界前辈看上,想要将之收入门墙。

    这次,欲收周淳进入修行门墙的,乃是大名鼎鼎的前辈高人,嵩山二老之一的追云叟白谷逸,这位可是真正的前辈高人,一身修为已经直达地仙之境,比之那些渡劫散仙不遑多让,能被其看重欲收入麾下,周淳的气运不可谓不深厚,绝对是难得的机缘了。

    只是,周淳眼下却是纠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