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六十六章 苦恼

第二千五百六十六章 苦恼

    周云从相当郁闷!

    顺利进入芙蓉城官学是好事,而且在教习张老四的指点下,他按照《基础锻炼术》的动作锻炼,效果相当明显,一个多月持续不断的锻炼,他原本弱鸡一样的身子骨已经变得相当强健。

    按照教习张老四的说法,他的身子骨已经达到了修炼外门功夫的条件,只要继续保持下去,说不定练着练着,真就练成了外门高手。

    感受着身体前所未有的充实和有力,周云从锻炼的积极性极高。

    与他有同样感受,还有想法的官学学子不在少数。

    有个好的身体是好事,尽管官学也少不了那些不愿动弹的家伙,可他们毕竟是少数。

    尤其官学学子被组织起来,由巡抚衙门下辖的捕头上了几节生动的现实课,凡是有心的学子极受触动,加强身体锻炼的积极性更高。

    那几位积年捕头也没跟他们说什么屁话,只是拿出十份案例,有江洋大盗明火执仗抢劫杀人的,也有江湖仇杀引发的灭门惨案,更有山贼土匪抢掠的凶残事件,更有某些邪道修士拿活人修真的惊悚之事等等等等。

    总之,上课的捕头说出的每一件案子,都叫学子们有悚然动容之感,同时也清晰感受到这个世界的不平静。

    原来,在花团锦绣一般的外表之下,却是有如此之多的黑暗之事,听过之后数日之内都难以轻易入眠,触动太大心中老是浮现各种凶残画面,甚至有晚上吓的不敢单独睡觉的学子。

    包括周云从在内的学子,对这个世界有了更加清晰的认识。

    危险无处不在!

    就算官府再怎么严厉打击,最多也就是将某些心怀不轨之辈压住,根本无法彻底杜绝某些黑暗。

    尤其是身手不凡的江湖好手,还有那些拥有神秘手段的邪派修士,一旦暴起发难就算官府也是难以立即做出反应,在危机关头能靠的只能是自己。

    所以,一个强健的体魄至关重要,关键时刻可是能保命的,就算遇到危险有个好的身体也能多抗一阵,说不定就能抗到官府的救援抵达。

    周云从可是在慈云寺亲身感受过生命受到威胁的恐惧,又有官府有意无意的引导,对《基础锻炼术》的锻炼方式更加痴迷,尤其在感受到明显的提升之后,更是一发不可收拾。

    在身体锻炼上顺风顺水,在学业上他也没有落下,甚至因为脑袋瓜聪明,他已经顺利在芙蓉城官学立足,还得到夫子和同窗的看重,结交了几个不错的知心朋友。

    他父亲和叔伯得了信后,回信中都对他在芙蓉城入学的事情相当赞同,并隐隐暗示没有把身体练到一定程度,或者说拥有自保之力前不要轻易回家。

    从叔伯还有父亲的信中,他惊讶察觉老家那边的不同寻常,信中虽然只字未提,但叔伯和父亲字里行间的凝重和紧张,他清晰感受得到,自然大有触动。

    原来,以为是一片乐土的家乡,并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平安,暗地里的凶险只怕叫人吃惊。

    不然,以周家在黔地的声势和名望,叔伯和父亲也不会在信中,如此隐晦的提点,要他没有自保之力前不要轻易回家!

    这个世界,果然不是他想象中那么平和,正如那几位积年老捕头上课时所言,外面并不太平!

    就是芙蓉城这等大城,城外也有慈云寺这样的凶险之地!

    他不知当地官府还有巡抚衙门是怎么想的,竟然没有直接铲平慈云寺这样的凶险之地,心里相当不痛快。同时他也猜到了某种可能,慈云寺的实力恐怕叫巡抚衙门都忌惮吧。

    尽管那日被困慈云寺秘室,他和一干同年什么都没看到,却是听到了外头偌大的动静。

    显然,在他们被困期间,官府派来的精干人手,已经与慈云寺凶僧动了手,结果谁胜谁败他不清楚,他们一行脱困而出之时也没见慈云寺凶僧露出颓唐居丧之意,显然就算慈云寺方面退让了,也不代表他们败了。

    那次的惊吓非同小可,与之同行的好几位童年回来之后就大病一场,等病好之后急匆匆离开芙蓉城,说是要回家修养去。

    周云从自然不赞同这帮同年犹如惊弓之鸟般的表现,朝廷已经明显下令怎么改革科举考释的偏重,这时候不留在芙蓉城这样的蜀川首府好好打探清楚情况,急着返回交通不遍信息不畅的黔地,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只是可惜,那帮童年象是吓破了胆一般,根本就没心思听他劝说,身子骨刚刚好转便迫不及待离开芙蓉城这个危险地方。

    周云从也是无可奈何,他觉得这帮同年肯定要错过一些事情,说不定以后就会影响到他们的前程。

    芙蓉城真的危险么,不见得吧?

    作为蜀川省府,芙蓉城的繁华热闹可想而知,这里也是整个蜀川文风最盛之地,甚至可以说整个西南地区文风最盛之地。

    要是能在芙蓉城官学学习一段时日,不说学业一定有所进益,起码在某些消息方面,还有拓宽眼界方面的作用就极大。

    特别是在有关京城还有科举的信息方面,芙蓉城战局了极大优势。

    这不,他只在芙蓉城官学待了一个来月,就听到了不少有关京城,有关科举,还有其它一系列有趣消息。

    要是放在黔地,就算周家势力庞大,想要探知这些消息,起码也得比芙蓉城这边延迟一个月左右,在这等时候自然相当吃亏。

    周云从很珍惜自己在芙蓉城官学的学习机会,无论是在继续学业方面,还是新近加上的锻炼身体方面,他都花费了不少精力认真投入。

    效果相当明显,原本弱鸡一样的身子骨,眼下变得健壮有力,就连头脑似乎都比之以往要清明灵光,对于官学夫子的知识传授,理解得更为深刻明了。

    他的表现,得到了官学文武夫子们的一致肯定,甚至与官学中的几位鼎鼎有名的学子,被人并列称颂。

    这种感觉相当舒服,让周云从很有成就感,每日里学习文武技艺的动力更足,他能清晰感受到自身的提升,这种滋味简直不要太美妙。

    还有一件事情叫他相当开怀,官学武功教习张老四的女儿,张得如花似玉又英气勃勃的张玉珍小姐,好象对他有意,每每在锻炼身体的时候,张玉珍小姐都会陪伴左右,不时亲自指点引得一干同窗眼红嫉妒不已。

    这让周云从很有成就感,对张玉珍也起了心思,主要还是对方长得确实漂亮,而且身上还有一股吸引他的飒爽之美,叫他的心跟着飘荡起来。

    他没将这事告之家中叔伯还有父母,可是远在黔地的叔伯和父母象是有了千里眼能够探知一般,纷纷写信过来询问究竟,并且暗示他如果喜欢的话就应主动出手云云,把脸皮尚薄的小年轻周云从羞得不轻。

    事后才知是身边书童告的密,他倒是没生气,只是把书童好好训斥一通,这样的事情怎么能随便跟家里说呢?

    他跟张玉珍小姐只是互有好感,至于谈婚论嫁暂时还不着急。

    他不着急,远在黔地的叔伯和父母着急啊,谁叫周家这一辈就他一个男丁,一人肩挑九房可不是开玩笑的。

    家里倒是没有一定要他娶一个门当户对的书香世家小姐的想法,要是能娶一个身体健康甚至颇有武力的武小姐也不错,起码好生养不是。

    周云从自然不知家中叔伯和父母的想法,在芙蓉城官学顺利立足没多久,他就遇到了一件头疼事。

    也不知哪来一个老道,身上背着一个显眼的红葫芦,整天没事就在他身边转悠,好象还颇有些神通手段。

    刚开始这位还只是不动声色在身边转悠,时不时露出一两手小手段小神通,明摆着想要引起他的关注和兴趣。

    只是周云从最近迷上了《基础锻炼术》,沉迷于每天都能清晰感受到的进步和提升,对外头的反应难免慢了几拍。

    再说了,他已经知晓这世上有修士之流,他们确实神通本事不凡,可想要练出一点成绩出来,少则三五载多则以十年为单位潜心苦修,这样的情况实在叫他生不起多少兴趣。

    那老道也不知怎么回事,好象看上了他一般,只要他出得官学学堂,总能与其巧然相遇。

    周云从性格很好,脾气也相当不错,尽管对老是出现在身边晃悠的老道有些不满,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只要他不妨碍到自己正常的生活学习就好。

    可不知为何,相安无事半个月后,那唠叨突然改变了策略,竟然直接堵上门来,直接表明身份,说他是娥眉剑仙醉道人,看中了他的资质想收他为徒。

    周云从有种松口气的感觉,断然拒绝了醉道人的‘好意’,表示他一点出家修仙的想法都无,请醉道人另外找合心意的弟子,他确实对修仙没有心思。

    谁料醉道人却是不依不饶,好象狗皮膏药般粘上了他,竟是日日不停堵路堵门,还不时施展一些小神通小手段引诱,简直叫人不知该说什么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