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五行符文

第二千五百六十四章 五行符文

    “你们两个是什么人?”

    吴文葺和朱文引起了武道高手们的注意,入道级别修士的气质相当独特,他们一眼就看出了端倪。

    “我们是餐霞师太的弟子,我叫吴文琪,她是朱文!”

    面对陌生的武道高手,吴文琪感受到了隐隐的威胁,她不敢大意沉声回答。

    “嘿,是咱们五云步的邻居!”

    一旁的薛蟒冷笑道,他倒是没有找茬的意思,看向两位美女少女的眼神全是忌惮,显然之前肯定有过不愉快的经历,而且他还是受欺负的那一方。

    “既然不是五云步弟子,还请两位离开!”

    几位武道高手可不会管两人是不是餐霞师太的弟子,直接开口赶人。

    吴文琪和朱文一呆,既而清秀的小脸涨得通红,她们竟然被驱赶了?

    “两位师姐,是我请上山的!”

    不待两位受惯宠爱的餐霞师太弟子发彪,司徒平这厮竟是胆大包天开口冒头,梗着脖子一脸倔强。

    啪!

    负责教导司徒平几人的武道高手随手一耳光扇过,直接把司徒平扇倒在地,一边脸颊以肉眼可见速度膨胀,指着鼻子怒骂:“什么玩意,屁本事没有小小年纪就知道泡妞,也不瞧瞧你自己什么样子?”

    在场所有五云步弟子都惊呆了,谁也没料到教他们功法基础的教习,竟然突然动手打人,司徒平这次丢脸丢大发了。

    咻!

    一道青芒电闪而出,带着无边锋利之意直刺出手的教习,吴文琪满脸寒霜怒道:“凭什么打人?”

    那教习眼中精光一闪,双手化掌猛然挥出,顿时周身数丈方圆云雾弥漫,只听砰砰砰的刺耳撞击声不绝,吴文琪不过一会便额头见汗,很是不甘收回飞剑怒视那一团云雾。

    “嘿,你又不是五云步弟子,我教训司徒平关你屁事?”

    云雾消散,露出那位武道高手狼狈的身影,身上劲撞成了破布条,深一道浅一道的剑痕触目惊心,头发凌乱双眼充血,气喘如牛满脸狰狞,一看就知刚才吃不暗亏。

    只是,单凭肉掌与飞剑相斗,还能中气十足厉声喝斥,尽管身形狼狈了一点,其一身武功确实相当不凡。

    “你你你……”

    吴文琪哪听过如此粗鲁言辞,顿时气得小脸通红柳眉倒竖。

    “你也不是五云步弟子吧,凭什么这么说师姐?”

    朱文小脸气得通红,身周一把飞剑上下游走好似灵动游鱼,冲着满身狼狈的武道高手冷笑连连,不屑道。

    “嘿,小姑娘还真会胡搅蛮缠,连薛蟒和司徒平都老实听我们号令,难道还不能说明什么吗?”

    另一位武道高手冷笑道:“你们两个小姑娘走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吴文琪和朱文气得不轻,可惜她俩的实力还不足以完全压制十位武道高手,凌厉的眼神扫向一边脸颊高肿,满脸阴霾的司徒平,朱文娇喝道:“司徒平你怎么说?”

    司徒平却是身子一颤,低着脑袋什么话都没有出口,以他此时的尴尬处境,说什么都是错。

    “你……”

    苦孩儿这般表现,气得吴文琪和朱文两个小姑娘娇躯发抖,冷哼一声直接踏上飞剑冲天而起,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呼……

    两位小姑娘踏剑飞走,在场五云步弟子包括薛蟒齐齐松了口气,坍塌们还真怕这两姑奶奶大闹五云步,到时候倒霉的还不是他们?

    “嘿,大师兄看到了么,你在餐霞师太的徒弟眼中,也就这样了!”

    回过神,薛蟒连连冷笑,讥讽道:“你不是跟那两位关系很好么,怎么遇到事了就两不相顾了?”

    其余五云步门徒,看向司徒平的眼神也很是古怪,把个司徒平羞得满脸通红恨不得钻进地缝了。

    “好了不要废话,都给我打起精神训练,今天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几位武道高手互视一眼,都看到了同伴眼里的深意,齐齐大声吆喝,把一干五云步门徒催得像鸭子一样四散而逃。

    “司徒平你聋了么,没听见口令么,还不快快归队训练?”

    见司徒平趴在地上不肯动弹,负责他这一边的武道高手勃然大怒,跑过去踢了这厮一脚怒道:“你还想不想在五运步混了,不想的话我替你向仙姑说清楚,你直接滚蛋就成,仙姑绝对不会为难!”

    司徒平身子一颤,而后以十分利索的动作一跃而起,忙忙跑到训练的人群之中,顾不得脸上的印记老实开始锻炼。

    他是倾慕娥眉不假,时常跑去餐霞师太那刷存在感也不假,可餐霞师太的态度太过含糊,总让他有种钓鱼的感觉。

    他就是那条被人盯上的鱼,可他想要拜入娥眉门下,只能无视了这种尴尬的处境,再说司徒平心机深沉私心极重,为达目的很是舍得下血本,一点都不在意餐霞师太若有若无的算计。

    可是叫他现在就背弃师门,司徒平却是一点拜入娥眉的把握都无,他又不是傻子哪看不出餐霞师太,以及其背后的娥眉势力,对五云步隐隐的敌意?

    他只有身在五云步,才有被利用的价值,要是突然离开了五云步的话,也就没什么利用价值了,娥眉势力还愿不愿意给他好脸色都难说。

    这些情况,他以前不是没想到过,而是刻意忽略了而已。

    可是现在教习师傅要将他赶出五云步,他一下子就慌了神,再也不敢作死,变得相当老实叫人不耻,只是这厮心中却是留下了怨恨的种子,以后少不得将怒火全部浇在五云步身上。

    说白了,他就是一头喂不饱的白眼狼!

    旁人对他好是应该的,一旦师傅和同门对他不好,他心中就极不痛快,把怒火和怨恨深深埋藏,等到哪日突然爆发叛门灭师不在话下。

    十位武道高手,都是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好手,对于人心有着透彻的看法,司徒平白眼狼的本性早就被看穿,他们实在不明白,明显万妙仙姑也看出了司徒平的问题,怎么还让这样的不稳定因素继续留在五云步?

    要是放在军中,这样的存在早就被赶走,不灭了他就已经很给面子了,哪还辉跟这样的家伙客气?

    不过这是五云步自家的事情,他们虽然做为教习,却也不好插手过深,只能当作没看艰难而已,不过逮着机会他们也不会介意狠狠教训这小子一通。

    等到这日的训练做完,十位武道高手将每个人显露出的缺点和问题点出,然后拍了拍掌笑道:“今日教你们一门新的手段,符文制作!”

    符文制作?

    一干五云步弟子满头雾水,不知教习师傅怎么突然会有这样的想法。

    “师傅,符文有什么用处?”

    不知哪个喊了一嗓子,顿时引起在场五云步弟子的共鸣。

    他们愿意花费力气和精力锻炼基础功法,那是他们知晓只要基础打得牢实,以后再修炼更加高级的功法就能事半功倍。

    可是符文……

    轰轰轰……

    不等他们将心中疑惑道出,十位教习师傅突然拿出一张张闪烁灵光的五行符文,顺手一抛顿时结成一正一反两个五行大阵。

    一个专职防御,一个专职进攻!

    五彩光芒流转的两套五行大阵,将刚刚锻炼完毕放松心神的五云步弟子全部笼罩,而后五行光华流转,道道五行灵光凝聚的光剑,犹如狂风暴雨一般清晰而下,打得一干五云步弟子惊呼连连措不及防。

    “哎哟哎哟,师傅们这是干什么?”

    “快快快,兄弟们跟我一起出手拦住这些光剑!”

    “冲出去,冲出去就安全了!”

    “……”

    数十位五云步弟子炸了锅,或呆立当场,或组阵防御,或顶着漫天光剑左冲右突,他们都被突如其来的五行光剑攻击吓住。

    五行光剑威力,可刺在身上一阵生疼,叫一干五云步门人实在难以忍受。

    可叫他们崩溃的是,密密麻麻几乎无有穷尽的五行光剑源源不绝,而他们也冲不出五行符文组成的防御阵式,被困在双重五行阵法中接受五行光剑狂风暴雨般的疯狂洗礼。

    过了半盏茶时间,内外双重五行阵法这才灵光大失突然崩溃,再看一干五云步门人,一个个满身狼狈跟叫花子也差不多了,好象还没从突如其来的光剑打击中清醒,满脸茫然做出各种奇怪动作,看起来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怎么样,见识到了符文的厉害了吧?”

    十位武道高手教习双手抱胸排成一排,笑吟吟看着满身狼狈的五云步弟子,笑道;“这还是只是最简单的五行符文,跟你们现在所学小五行剑术相当匹配,还要不要学制作符文之法?”

    “要要要……”

    薛蟒实力最强,此时身上也最是干净,他很快就从打击中惊醒,连声道;“就是不知制作符文麻不麻烦?”

    “当然不麻烦!”

    某位武道高手教习笑道:“就是强壮一些的普通人,其实都能制作符文,只是成功率不高罢了,像你们这些先天和以上级别好手,制作五行符文这样的低级符文很是简单!”

    “还请师傅不吝赐教!”

    薛蟒真是个机灵家伙,二话不说急忙拱手恳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