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武侠世界大穿越 >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偶遇

第二千五百五十五章 偶遇

    周云从和一干同年被吓坏了……

    尽管在慈云寺没受罪,很快就被官府好手救出,可他们依旧被吓得不轻。

    回到芙蓉城后,有好几位同年直接病倒,其余同年也是竟声恹恹无精打彩的摸样。

    一时,他们租住的院子里药香弥漫,暂时是无法离开或者做其它什么事了。

    周云从情况还好,虽然心中同样惊慌,回来之后晚上做了一宿噩梦,可第二天一早起来依旧精神抖擞精力充沛。

    他的身子骨,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健壮了?

    要是换了以前在家时,遇到这样的事非得大病一场,在床上躺个把月好不了,可是现在身体状况明显大好。

    下意识按照前几日的习惯,在屋子里做了《基础锻炼术》里的动作,等浑身大汗淋漓身体疲乏欲死之时,他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一切都是练功之效!

    《基础锻炼术》的锻炼效果,比他想象中还要好得多!

    他就像发现了新大陆般,对于朝廷刊印发行的《基础锻炼术》,有了新的认识和理解。

    尽管每次做完锻炼,他都累得气喘吁吁满头大汗,每每做到三分之一便坚持不下去,必须得休息一下才能继续,可身体的变化却是可以感受得到,正在迅速的变得强壮。

    之前他还可以不怎么理会的话,经历了慈云寺的危险一幕后,他突然对自身强大有了迫切的想法,甚至都有了由文转武的念头。

    文才再好又如何,面对危险时依旧没有用处,还不如自身有一身不弱武功来得实在,起码在遇到危险的时候还有自保之力。

    当然,他并不知道慈云寺武僧不是那么简单,几位核心僧众都使能够飞剑伤人的修士,不过周云从却是起了学武的念头。

    这样的想法很强烈,特别是有了慈云寺的亲身经历,他心中想要变得强大的念头,突然无比强烈。

    而朝廷刊印发行的《基础锻炼术》,却是一门相当不错的锻炼之法,以他的身体素质锻炼了几日,便有了明显起色。

    关键的是,按照书册上的方法锻炼,练到最后能达到修炼外功小成一样的程度。

    这对从没接触过武功一途的小白来说,确实是最好的锻炼方法。这时就算有道行高深的修士扔一本修真功法给他,他就是看得懂也无法修炼,甚至连入门都做不到,没基础就是没基础,不是天资就可以抵消打基这段过程的。

    虽然他没看到救人的官府好手,与慈云寺恶僧大打出手的场面,却也知道事情一定不会简单,说不定其中的凶险已经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不然,为何官府来人竟是不一举把慈云寺端了,反而还让这么个害人贼窝继续存在?

    可是回来时,见那几位官府好手脸色都不太好看,他却是不敢多问。

    怎么说,对方都救了他们一回,不管他们为何不将慈云寺封了,他们这些新晋举子都得领情。

    只是私下里,他跟同年心中难免要犯嘀咕,好象眼前存了一层迷雾般,叫他感觉实在有些不安。

    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周云从只觉精神抖擞一点继续休息的想法都无,他跑到客栈前堂吃了顿好的,与一干病歪歪的同年打了声招呼,便出了客栈到芙蓉城里四下闲逛。

    《基础锻炼术》的效果当真不凡,昨天才被吓得不轻,今天精神和身体又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好似还比以往要强健一分。

    真是神奇的锻炼手段!

    芙蓉城里热闹非凡,他没心思出城冒险,只在城里人多的地方晃荡,也算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想法在作崇吧。

    不知不觉,他来到了芙蓉城学政衙署和官府一带,正好见到一位身材高大的老汉被请进官学大门,身边竟还跟着一位身段婀娜,长相秀气的女子。

    怎么看那位身材高大的老汉,都不是饱读诗书的宿儒,那女子一身劲装,好象江湖人士。

    他下意识凑了过去,很是好奇官学怎么来了这么两位?

    这里是读书的地方,据他所知学堂一般都不欢迎来头的人,更不欢迎女子进入,虽说都是读圣贤书的文人,可心中总有那么点子忌讳要讲。

    “张老四,我们打听清楚你以前在江湖上行走,还闯下偌大名声!”

    刚刚踏入官学大门,便见刚才一行几位站在官学前的宽敞空地上说话,一位明显官学夫子打扮的中年说道:“请你过来,也不是要你拿出压箱底的本事,只是希望你当个教习,指点学堂学子锻炼身体!”

    那叫张老四的老汉声音洪亮,笑道:“既是这么简单的活计,我接下了!”

    “这才好么!”

    学堂夫子哈哈一笑,直接道:“你们父女俩以后就住在学堂附近的一处小院里,饭食都在学堂里解决,每天清晨还有傍晚各教导一个时辰就好!”

    “那我不知要教些什么?”

    张老四很爽快答应了这样的条件,直接问道:“总不能教这里的相公们扎马打拳吧!”

    “自然不是,你看看这个!”

    学堂夫子轻笑出声,从怀里取出一本周云从十分眼熟的书册。

    “《基础锻炼术》!”

    实在没忍住心头好奇,他突然惊呼出声,引得学堂夫子,还有张老四跟身边清秀劲装女子转头来看。

    被三双炯炯有神的目光盯着,周云丛感觉相当尴尬,急忙摆手笑道:“哈哈,一时激动诸位不要见怪!”

    他却是没有发现,那位劲装女子看向他的目光,异彩连连很有意味。

    “怎么,这位公子……”

    “不要叫我公子,我乃新晋举子周云从,先生唤我云从即可!”

    周云从急忙摆手,一指夫子手中书册笑道:“之所以突然开口惊扰诸位,是夫子手里的这本《基础锻炼术》,我最近正按照上面的讲解练习!”

    “哦,不知云从你练习过后,有什么感想?”

    中年夫子眼睛一亮,招了招手唤云从过去说话,对于他的新晋举子身份倒是不甚在意,府城官学举子多得是。

    “效果极好!”

    周云从也不客气,大步流星走了过去,笑道:“我这身子骨不甚健壮,练了几日《基础锻炼术》感觉有极大进益,不仅精神健旺就连身子骨都强健有力得多!”

    “效果这么惊人?”

    叫张老四的高大老者吃了一惊,急忙从夫子手里拿过《基础锻炼术》书册,仔细翻阅几页脸上神色不段变幻,又是惊奇又是震惊变来变去很是有趣。

    旁人静静候立并未打扰,过了半晌张老四这才合上书册,连声叫好:“好好好,真是锤炼筋骨强壮气血的好手段!”

    说着,他扭头冲中年夫子急问:“夫子,这书册是何人所作,竟是将基础锻炼化繁为简,将锻炼融入简单的一套动作之中,不仅省去了扎马的枯燥,同时锻炼效果也一点不差!”

    中年夫子闻言,脸上露出开怀笑容。

    周云从忍不住开口笑道;“老丈没见到编纂者那一行么,编纂此书册的乃是当今陛下啊!”

    啊……

    张老四和身边劲装清秀女子发出一声惊呼,满脸不可思议连忙拿起书册仔细打量封皮,果然见到当今陛下的名字:林沙!

    “久闻当今陛下乃绝顶高手,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张老四连连感叹,扬了扬手中书册笑道:“只此书册中的锻炼之术,便足以开馆授徒成就一番事业!”

    几人相谈甚欢,张老四毫不犹豫答应了中年夫子的请求,应聘官学的武功教习一职,以后基本上就在官学做事了。

    中年夫子很是高兴,请三人到附近的馆子里吃了一顿,在酒桌上周云从这才知晓,张老四乃是隐居多年的江湖豪侠,只是他隐居的慈云寺昨日出了变故,这才带着独女赶来芙蓉城寻活计养家糊口。

    周云从心头一动,立即明白张老四应该就是受了昨日之事的影响,他装作不在意问道:“老丈,怎么慈云寺那边发生了什么不成?”

    这时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清秀女子张玉珍开口解释道:“公子不知,昨日有不少江湖好手直闯慈云寺,与慈云寺中武僧大打出手,一会儿风起云涌,一会又是剑光闪耀,更有雷霆闪电轰鸣声势惊人的时候,我跟爹爹听得心惊不已,觉得那里已非久留之地,今日一早便收拾行礼赶了过来。”

    周云从听得迷糊,却是不知眼前的劲装清秀女子说得是真是假。

    张老四却是一脸郁闷,心道女大不中留啊,女儿见了个白面书生,就将这等秘事全盘托出,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

    倒是旁边的中年夫子不甚在意,笑道:“不知云从在哪上学,以后有什么打算?”

    “回先生,我以前在黔地上学,本想进京参加进士科,只是不久前听闻朝廷对科举有所变动,所以一时也不知该如何是好!”

    周云从急忙回答,好奇问道:“不知先生是否知晓其中内情,还请告之一二!”

    “这倒不是什么秘密,说说也无妨!”

    中年夫子轻笑出声,笑着说出一番叫众人目瞪口呆的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