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商海谍影 > 第13章 生本出蓬蒿

第13章 生本出蓬蒿

    管千娇是在北门广场被耿宝磊接走的,两人雇了辆夜车直驱江州市,行至中途却出问题了,联系不上包小三了,计划是仇笛不主动联系,其他人就不要联系,等着谢总来了再说。这倒好,两人担心了一路,回到江州市已经接近零时了,在下塌的快捷酒店,一直等着消息。这时候,谢总电话来了,他已经准备登机了,两人犹豫不定,不知道是等包小三,还是先去接谢纪锋。

    还好,总算有转机,包小三居然回来了,主动联系。两人急匆匆下楼,等了不多时,就见得包小三边走边喝着,还啃着什么,近了一看,得,白担心了,这货一手拿猪蹄,一手拎啤酒,吃得满嘴是油,瞅见两人就得意地道着,几个不入流保镖差得远了,想当年哥在京城,打得警察那叫一个满地找牙……别不信啊,宝蛋亲眼见的,哎我跟你们说啊,那几个****保镖,两公里跑下来,我一回头,没人了,哈哈,全特么是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

    一切顺利,唯一的意外是,包小三估计跑得太急,把手机丢了,回到江州才用租车司机的手机打了个电话,害得两人担心了好久。

    管千娇没有理会他的胡吹大气,叫着宾馆旁边的夜班出租,要去机场,她不用提示,那俩自动就跟上来了,这大半夜的,肯定不放管千娇一个人出去。

    不过还是紧张,仇笛的消息还没有来,四十分钟的高速几个人都没怎么说话,包小三几次想打电话都被管千娇拦住了,到了机场一下车,包小三憋不住了,直道着:“快给仇笛打个电话啊,看是不是给逮走了,好歹知道情况,明儿有个送饭送冬衣的啊。”

    “你个乌鸦嘴,就不能说点好听的。”耿宝磊斥道。

    “他不联系,都别扰乱。”管千娇道,不多解释,她知道仇笛的良苦用心,想借肖凌雁的影响,尽快把唐瑛带出来,如果成了当然皆大欢喜,可如果不成,怕是得被警察逮回去回炉教育教育,私闯民宅可不是什么好事。

    进了候机大厅,三个人孰无睡意,就那么傻坐着等,别说让别人瞧了,自己看自己都不顺眼了。又憋了好久,管千娇终于坐不住了,征询似地问耿宝磊道:“宝磊,你说……会出现什么情况?”

    “最好的情况,是这单生意黄了,人没事;最差的情况是,这单生意和咱们的人,都黄了,都有事。”耿宝磊道,事情走到这一步始料未及,谁还可能抱着更大的希望。

    “妈了个X的,明儿不去偷他车轱辘了,直接把那辆宝马开走。”包小三愤愤道着,耿宝磊一想这货干的事,好奇地问着:“三儿,你卸车轱辘挺利索,以前干过?”

    “那当然,六十吨的重卡车轱辘我都卸过,弄一个值好俩钱呢。这种好车的车轱辘不值钱,一般没人要。”包小三道,管千娇剜了他一眼骂着:“你一天不吹牛会死啊。”

    “我真不吹牛,我真卸过。”包小三像被冤枉了,强调着。

    “完了,这还不如吹牛呢,真不知道,三儿得有多少前科才能混到今天的水平啊。”耿宝磊呲笑道。

    管千娇此时却是心慌意乱地,教训着包小三,你就不能嘴牢点,干过什么不算本事,干过什么事就没人知道,那才算本事。包小凛然受教,严肃地道:“我……我嘴够牢了,我又没全说,我还偷过大车柴油呢,我谁都没告诉过。”

    耿宝磊噗声弯腰喷笑,管千娇一拍额头,痛不欲生地道着,真是尼马卖糕的也救不了你了,三儿你自便吧,像你这样能活到今天,我觉得真不容易。

    还真是不容易,不过什么也不是随随便便就能成功的,三儿说了,其实他最佩服的是仇笛,最起码鱼竿上粘橡皮泥涂颜料,直接把摄像头抹花了,嗨,这比什么高科技都管用。赞完仇笛,他又表扬耿宝磊,耶,你小子腿脚挺利索啊,这坏事好吧不?刺激不?告诉你,上瘾呢,想当年我们社会大学捣蛋系逗逼专业,在快递界是相当出名滴。

    “你是这个专业毕业?”耿宝磊好奇地问。

    “当然。”包小三得意地道。

    “还有叫自己逗逼的?”耿宝磊笑歪了。

    “逗逼是把别人逗成****的意思,我们滴邻队仇笛曾经当面示范过,如何让一个暴跳如雷的女人,心甘情愿地在快递单上签收,前提是,包裹都破了一大块。”包小三道。

    “哇,怎么做到的?”耿宝磊好奇心起,管千娇也好奇了,滞滞看着话痨的包小三。仇笛干过什么事他可从来不说,大部分都是从包小三这儿漏出来的。

    包小三更得意了,一翘二郎腿,一呲小虎牙,得意地讲着:“……那娘们长得比我还丑,丑得都不好意思上街,天天尼马网购,一片快递员都认识她,包裹破了谁也不敢去送,老板说了,要么你们想办法,要么你们自己赔……这时候仇笛就站出来了,他带着我上门去,一开门,咦哟,仇笛像见了鬼一样,惊恐失色,那女人刚要发作,谁可知道仇笛大喊一声:偶像呐……姐啊,你不是星光大道唱民谣那谁谁谁吗?原来您住这儿啊……那女人使劲否认不是,仇笛一直说太像了,说话声音这么好听都像,不行,今天得要个签名,哎对了,快递单签我回头裱上……那女人虽然否认吧,不过看样子挺高兴的,她签了名说,你看吧,我真不是那谁谁谁……仇笛拿上单还说了,姐啊,您这么低调,就不是,我也觉得不是普通人……仰慕了一大会堆,那女的乐得都不想让我们走了,就这么着,我们就把单签回来了。”

    “就这么签回来了?那破了包裹呢?”耿宝磊有点不信。

    “她早乐成傻X了,根本就没发现破了,等发现了,还好意思回来找啊。”包小三哈哈笑道。耿宝磊愣了半天,这才省得是个把人逗成****的损招,就为了签个单而已。

    管千娇看看包小三,又看看发怔的耿宝磊,一个逗逼,一个被逼成****了,她看包小三兴奋成这样,羡慕得她仰头长叹着:我真不该上师大,该选逗逼专业来着。

    即便今天心事重重,也被包小三逗得烦恼皆无,等到中途,喜讯来了,管千娇接到了仇笛的电话,一听唐瑛出来了,已经回了招商酒店,管千娇这下子长舒了一口气,把这一喜讯告诉包小三和耿宝磊二人,众人心里悬着大石头总算是放下来了。

    放松了就更坏事了,耿宝磊在发牢骚道:“谢总白来了啊……太不对等,我们受伤了自己个躺着,唐主管还没受伤,谢总就打飞的来了。”

    “人家是美女,那功能你不具备啊。”包小三道。

    “那倒是,美女效应不容小觑啊。”耿宝磊道。

    “呸,装什么斯文呢,我说的是性功能。”包小三道。

    一说管千娇揪着他,咚咚捶上了,耿宝磊有点脸红,不敢和包小三讨论了,被捶了几拳,包小三像是想起什么来了,小声道着:“别打,别打……哎我说,要坏事啊,谢总来了要坏事啊。”

    “反正都这样了,还能坏到哪儿?”耿宝磊无所谓地道。

    “不是,仇笛把唐姐接回去,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的,万一相互一安慰,出事咋办?别瞪我,万一谢总来了,发现事情刚解决,奸情又出现,那不更难了………”包小三咧咧道着,一个奋不顾身,谁敢保证另一个不会以身相许,总不能他们俩深更半夜,光讲黄段子逗乐吧。

    说着说着,包小三不说了,这回逗过头了,耿宝磊和管千娇齐齐离座,不理他了,该着他郁闷了。

    “哼!稀罕啊,有什么了不起的,懒得跟你们说话。”

    包小三瞬间自我安慰成功,他左瞄右瞄,瞄上了机场特产售卖处一位空姐装束的营业员,他就那么靠着柜台,痴痴地看着美女的一颦一笑,嘴角上,慢慢地挂了一颗亮晶晶的水珠………

    ……………………………

    ……………………………

    哗哗的水声停了,唐瑛双手一拢头发,洒溅的水珠扑到了镜子上,镜子里,雪白的胴体在氤氲的蒸汽中,若隐若现,从上学时候的公共浴室开始,她的身材总是能收获同性艳羡慕嫉妒的目光,一直以来,这都是她自信的来源。

    一个小时前,还蹲在分局的滞留所里,恐惧地缩在角落里,警察的喝斥声、笼里内外浓重的臭味、同样被关着的失足女廉价的香水味,还有时不时的喊声,都成了恐惧的来源,她那时候心里在想着:完了,这一辈子完了,要挂上这么一条罪名,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她没有想到事情变化的那么快,没有询问,没有提审,有一位女警开了门叫着她的名字,东西发还,面无表情地告诉了她一句:你可以走了。

    “就这么走?”唐瑛一下子怒火中烧,要理论了。

    “那你还想住两天?”女警翻了他一眼,隔着窗喊了声。

    然后仇笛进来了,唐瑛还没有从仇笛出现的惊愕中省过来,就被他拉走了,飞也似地逃出了分局,一路教着她:和当官的讲原则,和当差的讲道理,都是扯淡。

    她知道仇笛是对的,曾经不止一次看到过法制疏漏给普通人造成的伤害,可全都没有真切体会过之后那么记忆犹新。

    她抚着手腕,似乎还有伤痕,她看看自己的胳膊,似乎还有疼痛,回忆几个小时前发生的事,宛如一场噩梦,她敲响了四零四的房门,开门的是一位不认识的男子,自称是祝经理的助理,她似乎没有印像,进房间刚说两句话警察就破门而入,不容分说糊里糊涂就被带走了。

    对,羞辱,而且不知道是谁。

    权力,有时候就是有钱人手里的玩具,他们玩得高兴,才不会管是不是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

    她默默的擦着身上的水迹,吹着头发,心里那股子郁结却是无法消散。洗完了,吹干了,她将欲出浴室门,稍稍迟疑了一下,房间里还等着仇笛呢,她不清楚自己是怎么出来的,不过清楚应该和仇笛有关。这时候,她心里奇怪地有一种很安全的感觉,就像从公安分局出来见到他的那一刹那,就像车上握着他手的那一段路,直到回到这里。

    她掖了掖浴巾,出了浴室,看到了仇笛正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电视,声音关的很小,她很自然地从行李里找着换的衣服,看了仇笛一眼,仇笛起身了,像是放心,直道着:“你休息吧,千娇她们在等谢总来,三点到萧山,到这里差不多就天亮了。”

    他要走,唐瑛急急地喊了一声等等,别走,仇笛一回头,她又省得似乎说错了,就围着浴巾,喊着留人,此情此景,怕是错会意了。她尴尬地拿着衣服,嗫喃地道着:“我…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你就在这儿睡吧。”

    “我……在这儿?”仇笛愣了下。

    “不不不不……”唐瑛慌乱地道,一摆手,胸前稍松,她赶紧捂着,语无伦次地道着:“我没有那个意思,我是说……我换了衣服再说。”

    她脸上发烧地进卫生间了,不一会儿换了衣服出来,仇笛还站在原地,她稍有点不自然地道着:“我是说,这么晚了,就到这个休息吧……我睡沙发上。”

    “呵呵……那好吧,睡不了多长时间了,你睡床上吧。”仇笛道,他回坐到了沙发上,关了电视,就那么躺着,像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仇笛没有关灯,他顾及着这位刚从恐惧中出来的人。唐瑛看了几眼,心里奇怪地升腾着一股子不该有的绮念,她默默地坐回到了床上,靠着被子,像是假寐,不过几次眯着眼偷看一动不动的仇笛,之于他的印像并不是很多,大部分能归结到没有教养、性子奸猾、行事尖刻一类,不比包小三强多少。

    许是心境的原因,此一时彼一时,唐瑛此时却觉得,身边除了他都是不安全因素了,她偷偷地瞟着仇笛标挺的身姿、瞄着他轮廓分明的脸庞、看着他极其个性的浓眉大眼,忍不住回想数月前初见时给她的震憾,许是见惯了那些彬彬有礼,突然间这么一位的野性不驯的一位,给的感觉是如此的另类。

    她眯着眼,心情渐渐的平复了,好像又一次握着他宽厚的手掌,靠着他坚实的肩膀。

    她嘴唇翕合着,思维有点模糊了,似乎又感觉到了那个拥抱,靠在他肩上流泪的感觉是那么的欣慰。

    过了很久,她迷迷糊糊,仿佛徜徉在都市的街头,手牵着手,他努力,想看清牵手的人,却一直看不清楚,她使劲地想拉住他,却一直力不从心。

    过了不知道多久,她被一阵刺耳的警笛声吓醒了,一激灵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手机一直在响,坐起身来时,却已经不见了沙发上的仇笛。她拿起手机,一看是管千娇的号码,接听了,是他们一行已经快到临海镇了,飞机延误了,多等了一个多小时。

    等接完电话,她起身拉开窗帘时,天已经微微透亮,这一睡就是几个小时,回看床上时,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盖着被子就睡着了……不对,是仇笛给盖的?她心砰砰地跳着,趁着睡熟的时候……他给盖的?

    她又回味起了那个奇怪的梦,一下子又觉得脸上似乎在发烧,好难堪的感觉,几次糗相都被他窥到了,她记不清自己是第几次莫名其妙脸红发烧了,只是很奇怪,为什么总有这种不应该有的感觉?就像小女孩偷偷喜欢某个男生一样,看到他就紧张、想起他就脸红、可在一起的时候,却又装做根本无所谓的样子。

    我这是怎么了?

    她审视着自己,似乎不应该还往这个漩涡里掉,衡量感情的标尺,在她心里一直是用年薪、文凭以及是否在京户口来判定的,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变得退化了,似乎从招聘开始时候、似乎他们还在屯兵的时候,似乎……是听到管千娇形容山里风光的时候?

    对,管千娇的耿宝磊把山里吹得天花乱坠,都让她有种想去看看的冲动了。她甚至坐到了沙发上,神情有点恍惚地,仿佛靠着仇笛的肩膀,那种紊乱却让她感觉幸福的思绪,是如此地微妙,似乎是多年都不不曾遇见过的了。

    敲门声起时,她踱步上前开了门,一下子微笑了。

    仇笛回来了,扬了扬手里的早餐,进了房间,麻利地摆着,小笼包子、两份虾仁汤、还有一盘小点心,热气挥发着香喷喷的味道,唐瑛一下子觉得食欲被勾起来了,坐到了沙发上,拿着筷子夹了个,一尝,连连点头,她随口道着:“他们接到谢总了,马上就到了。”

    “哦,我知道了,他们也是吃了饭才过来。”仇笛道,他吃饭的速度很快,连下几个包子,发现唐瑛好奇地盯着他时,他不好意思地解释着:“我吃饭快,习惯了,上学时候是排队抢饭、工作时又是抢时间,时间久了,想细嚼慢咽都不习惯了。”

    唐瑛笑了笑,像在回忆地道着:“我们上学那时候也抢饭,特别是遇上好菜的时候,那些男生很无良的,和女生挤。”

    “人从本质上说是一样,不分男女。”仇笛笑着道。

    “是吗?我怎么看不出我们之间一样的地方?”唐瑛笑着问,她滋滋吸着吸管,眸子的中心却不离仇笛左右。

    仇笛边吃边道着:“一样的地方多了,想多挣点钱,想少受点罪,想过上好点的生活,想少操点心,想什么都不干光领工资,而且万一干点什么,还想着马上就能干成……你说对不?”

    嗯,唐瑛点点头,做为普通人的焦虑正在于此,欲望永远大于所求,她笑着给仇笛挟了包子,此时心情平复,才想起忘记说的一句话。她说出来了,很客气很诚恳地说出来了:“谢谢你啊。”

    “没事,你回头得谢谢大伙,是集体智慧把你救出来了,我一个人可办不到。”仇笛道。

    “咦?对了,你们是怎么办到的?这人生地不熟的,就谢总也要为难了。”唐瑛想起这茬来了,这时候她不得不重新审视仇笛了,不过思忖片刻,还是想不出有什么可能。

    仇笛笑而不语,抹抹嘴,催着她快吃,唐瑛急了,直埋怨着他道着:“到底怎么回事啊?你这人怎么这样?故意吊人胃口。”

    “我说了你又不信。”仇笛道。

    “你没说,让我信什么?”唐瑛道。

    “其实很简单,如果法治尚未普及,你就得用人治的思路来考虑问题,找个有影响力的人打个招呼,这事就了了。”仇笛道。

    “你是说……”唐瑛想到这种可能了,她脱口而出道:“肖云清?”

    仇笛摇摇头:“肖云清久居国外,在这片说话未必灵,我找他闺女,肖凌雁了。”

    “肖总?不可能。”唐瑛脱口而出,肖凌雁给她的感觉并不怎么好,刚愎、傲气、而且为人很悭吝,完全颠覆了之前她对豪门富家女一掷千金不眨眼的印像。

    “这行一切皆有可能,有什么不可能的。”仇笛不以为然道。

    “绝对不可能,一般人连进门说话的机会都没有,我只见过她两次,除客气之外,正眼都没瞧过我们。别说咱们,就谢总来了人家都爱见不见,瞳明现在每年出口创税已经接近一个亿美刀了,他们平时是直接和省一级的官员打交道。”唐瑛道,民营做到这份上,怕是相应的政治、社会待遇都到提高到一个普通人无法企及的层次了。

    “门确实难进,不过,我可不是从门进去的。”仇笛道。

    唐瑛愕然看着他,知道他不走寻常的路,她寻思着,难道真会和肖凌雁达成了某种协议?怎么可能?等闲恐怕想见这位女掌门人一面也难。

    这个疑问尚未解决,敲门声起,仇笛起身去开房门,急色匆匆的一群人终于归来了,管千娇进来一看唐瑛,哎呀急得拉着问长问短,包小三却是和仇笛对着拳头,相视而喜,最后进来的是谢纪锋,风尘仆仆的,见到人都在,终于长舒了一口气。

    一口气刚出来,又要闲气了,包小三一看两人坐着吃饭,又一瞅床上被子尚未叠好,拉着耿宝磊耳语着什么,耿宝磊一看近样子,又一看唐瑛,唐瑛莫名地脸一红,哎呀,把耿宝磊惊讶得直撇嘴,两人的小动作被管千娇发现了,她愣愣地看看房间,又看看仇笛,再看看唐瑛,好震惊的样子。

    唐瑛真的急了,她语无伦次地道着:“不…不是你们想像的那样。”

    “我们没想像啊?三儿,你想像了?”耿宝磊故意逗包小三。

    包小三一撇嘴道着:“吃睡都一块了,这还用想?我都告诉你们了,瞎操心吧。”

    耿宝磊哈哈大笑,管千娇有点无语,唐瑛尴尬而立,谢纪锋不明情况,奇也怪哉地看着这个奇葩组合,只有仇笛不愠不火地道着:“少扯这些没用的啊,都坐,想想辙,这趟别白跑了,现在这个事快成千钧一发了,说不定回头还得收拾咱们。”

    仇笛坐下来了,直接进入了正题,谢纪锋看着众人都眼巴巴瞧他的阵势,仿佛自己成了外人,对此,他一点也不意外,反而有点期待,接下来会是一个什么样的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