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六一五章 秘密行动

第一六一五章 秘密行动

    “西班牙的lladr o三兄弟在半个世纪的时间里,将一个粗糙的手工作坊经营成了世界顶级的瓷器制造商,年销售额超过1.5亿美元。lladr o公司的首席执行官allain~viot介绍成功经验时,表示lladr o瓷偶在制作技术上,大的流程与中国很多作坊、工厂并无区别,最重要的区别是‘创意’和‘质量’。限量发售也是保证瓷器价值提升的关键,判断一件艺术品的两个重要特征便是‘惟一性’与‘不可再生性’,为了提升lladr o产品价值,使用过的模子在一年之后销毁。”

    “这容易人想到坐拥四五千家作坊的西江陶瓷镇,经过一千年多的发展,一年的产值不过二十多亿人民币。人们很容易把西江陶瓷镇瓷器的衰败的原因归结于无法规模化生产,恰恰相反,西江陶瓷镇陶瓷产业的整体下滑恰恰是‘全民运动’造成的无序竞争及大量低档产品的充斥。”

    “实际上,作为艺术陶瓷,直到今天,lladr o作品都是手工制作,从最开始的将粘土装模子,到砂纸打磨缝隙,再到漆匠上色,最后的专家加花边……每个环节都苛求完美。幸而,今天的西江陶瓷镇,还散落着四个仿古群落:樊家井、老鸦滩、筲箕坞、罗家坞。正是这些地方,保住了那些正渐渐消失的传统工艺,保住了千年瓷都仅存的优势,也保住了西江陶瓷镇人心中的那份希望。”

    “我当初知道这个西班牙顶级瓷器制造商的时候,就有过一种深深的耻辱感。怎么说呢,别的地方赶不上别人,那是咱们发展落后了,可是瓷器这东西,却是咱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啊,连这个都竞争不过别人,那也太丢人了。所以我的工厂现在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他西班牙人能做的,我们也能做,而且会做得更好。这也是我为何会选择刘大彬,选择白家井的原因,等着吧,将来津城白家井这一带,一定会成为咱中国名符其实的瓷都!”

    张天元或许有时候显得有些懒散。有些不愿意动弹,有些无所谓的样子,但是他的内心深处却从来不缺少热情。

    他也有自己的梦想和追求啊,尤其是在受到了外部的刺激之后,这种想法就会变得尤为强烈。

    “难得老弟你有这般雄心壮志啊,别的不说,就冲着这一点,老哥我帮定你了。这样,你先稍等一下,我帮你打个电话。如过能解决问题,我就不用出面了,如果不行,那我亲自去一趟现场。”

    “好的老哥,不过您可得快啊,我也不怕告诉你,这刘大彬现在饿得就跟皮包骨头似的,他真要被抓走了,那只怕是会出大问题的,否则我也不会强行拦阻那个姓秦的了……”

    虽然知道这样说不太好。不过张天元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提醒一下的,万一刘大彬真死了,这个事情可就真闹大了,到时候就连电话对面这位也是负不起这个责任的。

    “唉。这也是我的失职啊,明明身边就有这样一位大师,却还千里迢迢跑去西江陶瓷镇,还让这位大师的生活窘困到了这种程度,这真得是怪我,怪我啊。你放心,我会让他们快点的,实在不行我直接给姓秦的打电话,他小子就算脾气再倔,你老哥我的话他还是要听的。”

    电话对面这位,说这话的时候那绝对是自信满满的,因为他相信这个事情他绝对能够办成,最起码在津城这个地方,他说一句话那是顶一句话的,甚至有些时候比聂家人出面还要管用。

    这份自信,也是代表了他的能力。

    看起来张天元找这个人,那是找对了。

    “好,那我可就等老哥你的好消息了啊,这件事儿办成之后,必有重谢。”张天元笑着说道。

    “别,千万别说重谢,这年头听到重谢这两个字儿我可是会担惊受怕的啊。你老弟只要记住老哥的好,那就行了,那先挂了啊。”

    张天元挂了电话,开始耐心等待,他相信这件事情一定是可以圆满解决的,如果解决不了,那电话对面这位可就是自己打自己的脸了,那可不是好滋味啊。

    “喂,是老刘吗,我老程啊,你还在白家井,我有个事情想要问问,……”

    电话对面那位姓程,挂了张天元的电话之后,却是直接将电话打给了这个事情之中最关键的一个人物,就是那位刘局长。

    打给别人那只怕是没有什么用处的。

    当然,这位打电话的时候不会提到张天元的名字,他也不用提到张天元的名字,只需要把奥朗德的事情说出来,并且指名道姓的表示刘大彬是津城不可多得的人才,无论付出身代价,也要让这个人高高兴兴的留在津城,为津城谋福祉。

    他这么一说,其实多余的话都不用说了,刘局长如果有眼色,那一定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不过这位好像还不太放心,他担心刘局长跟那个老外有什么交易,所以转身就直接打电话给了另外一位,这个是市局的局长,是直接管着秦队长的,只要市局不配合那位招商局刘局长的事儿,那就不会有什么问题了。

    说的话大同小异,只不过这一次这位的言辞明显更严厉一些,还特别批评了秦队长的一些做法,表示自己很生气,怎么能如此对待一位艺术工作者呢?

    市局局长是一个四十岁出头的中年人,他这个位置自然一部分是靠自己的努力得到的,另外也跟打电话的那位关系非常大,如果不是那位,这个位置恐怕就不是他的了,所以在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他简直吓了一跳,他知道今天秦队长带人出警了,可是没想到这件事儿却直接惊动了这位,他根本就坐不住了。

    当了这么多年警察,打电话的这位究竟是什么人,他心里头是绝对清楚的,如果仅仅为了一个普通的高仿专家就跟他发火,那根本不可能。所以市局局长心里头多了一重猜测,肯定是这里头还有什么别的文章。

    究竟是什么文章他不知道,但他却知道,自己虽然并不是直接隶属这位管的,但是却视这位为自己的恩师,以及自己的靠山,靠山的话不听,那究竟是要听谁的话呢?

    “老秦,你搞什么鬼嘛,谁让你出警的?怎么跑去白家井那地方了,人家没有派出所吗,犯得着你这家伙出去逞英雄?”

    想通了其中的关键之后,市局局长就立即给秦队长打了电话,他这心里头祈祷着秦队长千万不要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啊,不然的话他可就真得是说不清楚了。

    “局长?我接到报案说这里有重大的经济案件,所以才带人来的。”秦队长接到自己顶头上司的电话,完全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给我听着,现在立即停止一切行动,不仅不能抓捕刘大彬,还要给我好好保护,然后等我电话,记住了,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挂了电话之后,市局局长又去了一趟咨询室,让人帮忙调查目前在现场的那些人的资料。

    这毕竟是警察系统的咨询室,很多资料一查就能查出来,当这位市局局长看到了张天元之后,就顿时恍然大悟了。

    这个姓张的他是见过的,曾经跟给他打电话的那位非常亲密地握过手,当时还是在帝都。

    现在看起来情况已经十分明了了啊,这帮不知深浅的家伙,不仅仅是去随便骚扰一位高仿专家的生活,还间接得罪了那位的朋友,这不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于是他立即就给秦队长再打了一个电话。

    而与此同时,招商局刘局长,也是刘副市长同样在打电话,不过他打电话的对象却是奥朗德。

    “奥朗德,你不是说这次的事情没事儿吗,怎么还让上头都震怒了?”刘局长的声音有点恐惧。

    “对不起啊刘先生,这不能怪我,我也是在调查了之后才知道的,那个姓张的年轻人居然是个非常有背景的人,他跟你们进城的一把手都有关系,而且是你们国家非常有名的民营企业家,这种人可是你们国家的保护动物啊。对了,还有一件事儿你可能不知道,这个人居然是那位聂将军的干孙子。”

    “什么!王八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对不起,这个事情我没法帮忙了,这样的人我可招惹不起。”

    “刘先生放心吧,我们也不会让您难做的,因为我们此时已经坐上了离开中国的飞机。得罪了这样的人,也是我的疏忽,我这人很胆小的,最怕不确定的事情发生,既然已经出事儿了,那我自然要赶紧离开了。”奥朗德笑着说道。

    “草!你居然先跑了!”

    “嘭!”

    正在打电话的刘局长就看到自己的房门被人直接撞开,然后几个身穿便装,但是手里却拿着证件的人闯了进来。

    “跟我们走一趟吧。”

    对方没有说多余的话,只是这一句。

    “我是被坑害的,被坑害的啊,那个奥朗德,奥朗德才是犯罪集团的骨干。”

    “放心,那个人已经被我们控制起来了,对于这种重大经济罪犯,我们已经联系了国际刑警,很快就会进行联合审讯了,到时候你们两个会在里面见面的。”

    “噗通!”

    刘局长当场就跪在了地上,自己平日里就很注意言行和穿着,在外面面前总是一幅艰苦朴素的样子,可是没想到这一次居然还是栽了,而且栽得这么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