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七七章 祸不及众

第一二七七章 祸不及众

    “天元哥,你没事儿吧?”

    解决了外面的麻烦,欧阳晓丹便开始观察里面的情况,地上有几把枪,都是上了膛的,所以她有些担心,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张天元会不会有事儿?

    “放心吧,我命大着呢。【鳳凰小说网 更新快  请搜索f/h/x/s/c/o/m】就他们这三脚猫的本事,根本不是蛇队和展飞的对手。不过你们这可是坑了我啊,怎么就突然开枪了啊,幸好我反应快,先发制人,不然结果还真不知道会怎么样。”

    张天元此时心里头其实是有些虚的,这主要是因为刚刚在解决掉莫邪等人之后,他们还做了另外一件事儿。那就是迅速将里面几件便于藏匿,又非常值钱的青铜器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以后准备回来取。

    放到身上?

    他可没那么傻,先不说这身上没处可放,天气这么热,谁也没穿几件衣服啊,就单单说警察设置的检查关卡,只要你身上有青铜器,立马就能检查出来。要是被戳穿了,那不光是面子上不好看,而且很多事情都没法解释的。

    “对了,先别管我了,这山里头有很多名堂呢,你让你的人到处搜一搜吧,这一回那望湖大师是真得跑不了了,就他做的那些事情,比莫邪更加残忍可怖,别说枪毙,就算是千刀万剐也是没问题的。”

    “你们几个,带人按照张老板说的路线去搜查山腹中的情况,不要遗留任何痕迹。”

    “知道了,头儿。”

    “你们,把这几个人铐起来,最好是脚铐和手铐都扣上,抓住他们可不容易。”欧阳晓丹又吩咐道。

    “是,头儿。”

    此时现场已经处理的差不多了,接下来就是让有关部门介入,将这里的青铜器好好地运出去,不过这个就不是专案组的事情了。他们只需要将这些青铜器记录在案,然后协助专家组的工作那就行了。

    说实在的,到了这会儿,欧阳晓丹才终于是松了口气。刚刚进来的时候。看到地上的枪,她一颗心几乎是提到了嗓子眼。别的不说,如果张天元真有个三长两短的话,她都不知道要怎么去活了。虽然她不止一次地考虑过彻底忘记张天元,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可是越是如此,就越是难以忘记。

    更何况张天元背景也在那里放着,要是真出哪怕一点事情,专案组都是要吃不了兜着走的。就算是最终成功破获大案,只怕不仅是得不到任何的奖励,反而会吃罪不起的。

    聂老爷子的护短是出了名的,虽然平时很公正不假,可是如果自己的亲人受到了伤害,他真得是会发飙的。

    至于说莫邪,能够抓住那也算是一种幸运吧。这家伙善于伪装。善于藏匿,如果说没有张天元将这家伙抓住,那么到了外面,真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才能找到了。

    别说是专案组这些人,就算是将整个陕州的警力都调过来,只怕也抓不住这厮的。说不定你漫山遍野寻找他的时候,他却在你的身旁轻轻走过,这就是这一次的任务必须得是张天元帮忙的缘故了,因为只有张天元,才真正能够认出莫邪来。

    虽然不是很清楚张天元究竟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但他就是能做到。

    莫邪这家伙此时已经被解开了绳子,不过戴上了手铐和脚铐,嘴里的破袜子倒是取出来了,因此他也能开口说话了。

    本以为莫邪会对自己破口大骂。可是张天元却听到了另外的话语。

    “厉害啊张老师,我这人,到如今也就栽过两次,第一次栽倒在了你父亲,也就是我师父手里头。没想到第二次就栽倒在了你的手里。你们父子两大概就是我的克星啊。”

    莫邪的声音中透着浓浓的恨意和无奈,一双眼睛。狠毒地盯着张天元,好像要将张天元吃掉一般。

    “人在做,天在看,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你跟那个什么望湖大师作恶多端,早就该被绳之以法了,我这一次不过是顺带帮了警方的忙而已。记住了,死了之后去问问那些曾经被你害死的人,看看他们会不会饶过你。”

    张天元回瞪了莫邪一眼,对于莫邪威胁的目光,他一点都不在意,一个将死之人,能怎么样呢?他就是把眼珠子瞪出来,也伤不到张天元的一根汗毛。

    “哼,我做一行,如果怕鬼的话,早就吓死了。”莫邪冷哼道。

    张天元笑了笑,不再理会他,而是看向了欧阳晓丹说道:“晓丹妹子,咱们之前的合约可别忘了啊,我这一回帮你们追回了这么多的青铜器,按照约定,其中一半必须得在我们神罗博物馆展出,另外那九鼎也得在我的神罗博物馆展出九十九天。”

    他倒不是怕欧阳晓丹过河拆桥,只是他知道这案子结了之后,青铜器的归属问题就不是专案组的事情了,搞不好会变得很难处置,这是要提醒欧阳晓丹,在专案组解散之前,最好把这个事情给解决了,不然到时候大家都麻烦。

    “嗯,这个我知道,报告我都已经交上去了,等青铜器清算出来之后,就按照之前的约定进行,或许不止一半,我尽量让所有的青铜器都放到神罗博物馆展出吧。毕竟你那个地方条件目前来说比帝都故宫博物院还要好,这是优势。实在不行的话,那最少也会给你一半,这不是我说的,是上头说的,你就算不相信我,上头的人总该信吧。”

    欧阳晓丹点了点头道:“而且有聂老爷子给你做主,谁敢不把之前的合约当回事儿?”

    其实按照欧阳晓丹的想法,这一次的东西既然是张天元帮忙追回来的,那就干脆交给张天元去展览就是了,反正所有权还是属于国家的,这样国家还能省下一大笔保管的的费用,何乐而不为呢?

    但她的想法,毕竟没办法代表政府,也只能是尽量去努力了,至于能不能办成,那只能说尽人事听天命。

    张天元听到欧阳晓丹的话,也是无奈苦笑。

    虽然说他一直以来都避免去接受聂家的帮助,但是像这种事情,你根本就绕不开聂家的。如果说张天元仅仅只是一个商人的话,那么这个事情,还真得有可能会中途发生变故的。

    聂家的影响力,那是渗透到了各个方面的,无形之中的帮助啊。别人一听张天元跟聂家有关,那还不是利利索索的给办好了啊。

    “头儿,外面又遇到麻烦了,我们要带走将军,但是村里人不让,堵住了路,有些人更是直接干脆睡在路上了,怎么办?”

    这个时候,对讲机里又传来的声音,这让欧阳晓丹眉头一皱,她最怕遇到这样的事情了,因为她毕竟工作经验还少,很多事情可能没有老警察处理得那么圆滑,遇到现在这事儿,真是有些麻烦了。

    “晓丹妹子,我教你个办法,去找个村子里有名望的老人,或者几个老人,把利害关系给他们说说。就算是威胁一下也没关系,他们虽然蛮横,虽然不懂法律,但是牵扯到自身利益,也不敢乱来的,只要不动他们,应该问题就不大了。”

    看到欧阳晓丹眉头紧皱的样子,张天元知道这个丫头是遇到麻烦了,他本来不愿意多嘴的,这个时候,还是忍不住说了出来。

    这些人不懂法律,但是他们可不笨,跟政府为敌的事儿,他们是不会去做的,他们之所以要堵住路不让走,一方面肯定是有人在故意散播谣言,说警方抓了将军之后就要抓他们,另外一方面,他们也是害怕,万一事情闹大了,他们这些曾经跟将军有关系,甚至帮过将军忙的人可怎么办。

    在他们眼里,将军没事儿,他们就没事儿。

    可如果有人能将这两个问题剥离开来,表示将军的事情不会牵连到村民,那就不会有人拿自己的性命去开玩笑堵路了。

    “张老师说我是老狐狸,我看您才是老狐狸,这么鸡贼的办法,你都想得出来。”莫邪有些不爽地说道。

    他本来还指望借着混乱看能不能逃跑呢,现在看起来估计是没希望了。

    “闭嘴,没你的事情。”欧阳晓丹瞪了莫邪一眼,然后看向张天元说道:“天元哥,我会亲自去处理这个事儿的,你接下来怎么办?是跟着我一起走,还是自己离开?”

    “我还是自己走吧,其实我进来的时候,村民应该没看到我,所以我不会有事儿。就不趟你们这浑水了,说不定以后我还会来皂角树村的,不能给他们留下太坏的印象,嗯,对了,记住了,媒体采访的话,千万别说是我帮的忙。”

    “好吧,既然天元哥这么说,你们两个,护送张老板出去吧,记住了,一定要安全送达村外。”欧阳晓丹对手下的两个警员说道。

    “不用了,你现在正缺人手,就不要再分散警力了,我有蛇队和展飞保护,不会有一点问题的。”张天元笑道:“我回山庄之后会收拾一下,然后赶回帝都,咱们到了帝都再见吧,别忘了合约的事情。”

    “放心吧,那合约上也有文物部门的签字,他们不会乱来的。”欧阳晓丹很是肯定地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