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五五章 三羊尊

第一二五五章 三羊尊

    扇子刘是古玩圈子里的人,所以他更清楚张天元的话是没有错的。在这个圈子里头,张天元就好比是太阳,而他顶多算是萤火虫,这名气没法比,因此就算是宣传的效果也完全没有可比性的。

    张天元如果拿着一件赝品说是真品,甚至说是价值连城的古董,那绝对是有大批的人相信的。

    可是他扇子刘如果那么做的话,估计是要被扔烂菜叶子的,没奈何,这就是现实。

    “张老师,您不用多说了,这东西我卖了!”扇子刘终于咬了咬牙道。

    他反正也想明白了,这东西留在自己的手中,一个是不懂欣赏,二一个也不会保养。关键他是专门研究青铜器的,也在银通区某个区级的小博物馆做一个专家顾问,对于青铜器那还算精通,可是对于这国画,那他就不行了,因此有些事情他也是无奈。

    这东西当初是朋友半卖半送给他的,只当是一幅普通的扇面而已,所以他也没必要有什么心理负担。

    “那好,既然这样,蛇队麻烦你去跟这位刘先生把钱结了吧,另外刘先生,你写个字据吧,这是正儿八经的交易,可别到时候告我巧取豪夺啊,那我可担待不起。”有些手续,该办的还是要办的,虽说这里有好几个人都可以作为公证c≥人存在,但留在纸面上的东西,那也很重要。

    因为是私下交易,所以也不需要太正式的合同。

    就是留个字据,以后好说话。

    就在张天元与扇子刘交易成功的时候。莫邪已经离开了自己的老巢,前往了李总的别墅。

    警方从未见过莫邪的真面目。所以就算莫邪光天化日之下走在大街上,他们也是不可能认识的。

    然而即便如此。莫邪这家伙还非常小心谨慎地制定好了逃跑的计划,万一真得有警方盯上了他,可以第一时间溜之大吉。

    此时李总别墅附近都是莫邪的人,他们本来就只是普通人,所以也不用装扮,就那么混入人群之中,只要不做什么太显眼的事情,那就绝对是不会被认出来的。

    莫邪来这里并未告诉张天元,所以张天元也就更不可能告诉欧阳晓丹了。这是一次心血来潮的行动。也不知道莫邪心里头究竟在盘算什么。是亲自出马来考察张天元?还是说想要通过这种方式来把手中的青铜器出手,这就不得而知了。

    不过莫邪来的时候,还真得是带着古董的,而且就是一件青铜器,只不过这玩意儿是假的。他不敢带真东西来,主要是怕万一这里有警方布控,那他带着真东西,岂不是等于羊送虎口啊。

    当然,他另外还有个想法。这一回带来的这件赝品青铜器制作技术高超,简直可以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是他花费了不少钱委托一个组织帮忙制作出来的。当时主要是为了捞回自己的同伙。

    怎么捞?

    您问的好,其实说起来倒是挺简单的。因为如果交易的只是假的青铜器的话,那就不算是倒卖文物罪了,自然捞出来就比较容易了。当然。做样子也不能做得太不像样了,一件高仿品那是必须的。最起码你不能让警方和法官看出来那东西有区别。

    当然了,莫邪的这些小心思。以及这些事儿,张天元都不知道,他又不是侦探或者间谍什么的,也没兴趣去关注别人的事情,他心在最关注的,其实反而是眼前的这些古董字画。

    在跟扇子刘写好了字据,收了扇面之后,张天元就让蛇麟和他进行金钱结算了,张天元的银行卡现在就是蛇麟拿着的。本来打算是用网银来结算的,这样方面也快捷,可是扇子刘这家伙好像对网银是一窍不通,甚至基本上都不用银行卡的,他现在去银行取钱,拿的还都是存折,而不是银行卡。

    没辙,只能让蛇麟陪着他去银行进行转账或者直接现金交易了。

    好在李总的别墅附近就有一家国有银行的营业厅,也不用跑太远的路,可即便如此,让蛇麟来来回回这么跑,也是挺麻烦的,于是在蛇麟离开之前,张天元就叮嘱他干脆取个一两百万现金出来,待会儿要是看到了想要的东西,直接现金交易就是了,免得麻烦。

    “张老师,我这东西是前些年去和疆的时候收的一件玉器,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会儿又有三个人进入了凉亭之中,现在也不用张天元去喊了,里面的人出去几个,外面的就进来几个,这已经是规矩了,就算有人想要不守规矩,那不是还有展飞在外面守着嘛,倒也不怕。

    “东西是真的,而且是一件古玉,大概晚清时期的,就是玉质稍微有点差,嗯,值个一两万吧。”张天元随口说道。

    “哦,那还行,那还行。这个我是花了两千块买的,不过那是二十多年前,就算是没亏吧。”

    二十多年前的两千块,可比现在的两万块值钱了,不过这事儿张天元不会说,他懒得浪费口舌,搞得自己口干舌燥的,还花时间。

    “张老师,这东西您收吗?”

    “对不住了,我博物馆里的玉器还是比较多的,这个您可以留着自己收藏,再过个几十年,或许价值还会上涨。不过我觉得这个可以留着自己佩戴,虽然玉质是差了一点,但是戴在身上也有好处。”

    张天元当然不会收这东西了,他的博物馆好歹是有档次的,太差劲而且又没有明显特色的东西,他是不会要的。这就好比明明是一个奢侈品店,全是名牌货,结果里面却混进了一件便宜货,真的倒是真的,但毕竟是会拉低整个档次的,搞不好还会让别人以为你的那些名牌货都是山寨的呢。

    “多谢张老师,那我先出去了啊。”这人倒是不死搅蛮缠,听了张天元的话之后,就道了谢,然后匆匆离开了。

    “张老师,我这些东西您看怎么样?能收的就收了吧,我可是打了好几里路的车才来到这里的。”

    接下来一个人,穿着很是朴实,嗯,其实也不能单纯说是朴实,应该算是比较邋遢了吧,就算是农民,来见专家的时候,不要求你穿多好,最起码穿戴干净一点吧,可是这人一身的脏污,尤其是肩膀的地方,都成黑的了。

    身上一股子浓浓的汗腥味,也亏得这凉亭透风,不然非得把人熏出去不可。

    张天元看了一眼这人背着的麻袋里头的东西,倒是眼前一亮,仔细翻看了之后说道:“你这里头一共是十件银器、九件青铜器,另外还有五件是铁器。这样吧,我也不一一给你细算了,一共十万块钱,卖不卖?”

    “十……十万!”老农大声叫了起来。

    “咋呼什么,嫌少还是嫌多啊?”李总一直捂着鼻子,没好气地说道。

    “不多不多,也不少。十万,就十万,我卖,我卖了!”老农点头说道。

    张天元很清楚,这些东西应该都是从土里头挖出来的,难得的是二十四件东西都是真的,虽然价值不算太高,但其实真买的话,一百万估计是挡不住的。但那是拍卖价,而且得一件一件去拍。

    他给对方出十万,这价格很厚道了,搁给那些下乡的古董商,就这二十四件东西,估计一件能给一两百就不错了。

    本来嘛,买卖东西就是如此,尤其是古董,你不懂,就肯定吃亏的。那些商场里进价只有二三十块的衣服卖到二三百,你不懂的话,还不是照样会去买?

    “好,蛇队给他钱。”

    “啊呀妈呀,这味道太难闻了,张老师,我们要不要换个地方?”

    等那老农走了之后,李总就将嘴巴伸向了窗外,然后一边大口地呼气,一边说道。

    “我说李总啊,你也太矫情了一点吧。我看得出来,那人为了省钱,坐的应该是拉货的车,车上应该撞得是煤炭之类的东西,所以身上才会那么脏。至于说汗腥味,哪个男人身上还没有汗腥味啊,除非是那些不用吃苦的人。行了吧,这个地方就挺好,不用换了。”

    “嗯,李总啊,你这个青铜器很有意思啊,从哪儿弄来的?”

    张天元本来只是跟李总说几句闲话,然而当他的目光注意到李总手上抱着的一个青铜器的时候,眼睛都一下子亮了起来。

    “哦,这个啊,这个就是在铜柱县本地购买的,当时看着不错,就买下来了。”李总见张天元看上了自己的东西,因此显得十分热情,毕竟他本来就是打算出售这五件东西的,被张天元瞧上了,那算是福分啊。

    这个青铜器是一口小型的三羊尊,高约四十公分左右,重约三十公斤,也算是重器了。而且这东西明显经过了处理,使得青铜器表面光洁如新,估计很多不识货的一看还以为是假的呢,但是张天元却知道,这是真的,是经过了专业处理之后的青铜三羊尊,一个好东西啊。

    “李总买的时候花了多少钱?”张天元一边观察,一边问道,表情虽然没有变化,可是内心却是狂喜,这东西可是真正的宝贝啊,而且最关键的是,现在不会被警方看到了,可以私底下交易,这东西就成他自己的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