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二四七章 香道

第一二四七章 香道

    香道昔日的霸主可是大陆。

    然而可惜的是,到了近代,香道发展首推宝岛和日本,用香、品香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现已发展成为独具特色的宝岛香道和日本香道。

    原本应该是香道顶尖之姿的大陆,却跟不上这个节奏了。不过近年来随着沉香以及沉香木雕刻价值的不断上涨,越来越多的人也开始关注沉香。

    “咱们陕州的沉香文化其实还比较弱,很多人不了解这沉香和沉香木属于正常。”张天元叹了口气道:“其实不止咱们陕州,包括整个中国大陆沉香艺术品拍卖虽说能追溯至拍卖市场起步期,但成气候也就是近五六年的事情。”

    “2011年最具标志性。这一年一级市场流行的沉香文化热,影响到拍卖领域,沉香料、沉香艺术品以及香具也自这一年屡创高价。”

    “同年6月4日帝都古天一春拍,江春波雕刻山水人物沉香杯拍至392万元。四个月后中国嘉德秋拍,一盒重约3000克的清代沉香料迅速打破这一纪录,这盒估价500万至800万元的沉香料拍至713万元,让业内人士大跌眼镜。这盒香料保存完好,盒子亦为沉香木雕刻而成,耗材不菲。”

    “此后,上等沉香无论是香料还是雕刻艺术品,价格动辄百万元,狂涨的价格让玩家、行家、藏家措手不及,即便经验丰富的拍卖业内人士,对行情也难以做出合适的评估――2013年5月13日中国嘉德春拍,一副清代伽楠香木镶金粟寿字手串估价15万至25万元,现场遭遇激烈竞争,拍至310.5万元。超过估价近20倍。两周后,6月2日帝都翰海上拍一副清中期的108粒伽南香朝珠串,估价50万至70万元。现场拍至316.25万元。一时间,沉香成为坊间焦点话题。沉香价格大涨之说弥漫。”

    “让业内人士信心倍增的是,2011年、2012年、2013年连续三年沉香料、沉香木雕刻艺术品行情持续攀升,引发人们对沉香密切关注。”

    “有些人可能觉得沉香的历史越悠久越好,其实也不是这样的,帝都翰海去年春拍‘荣斋善泽――沉香、茶、香具’专拍,一反过去以老沉香艺术品拍卖为主的格局,改变了沉香收藏、投资的方向,力推当代沉香料、名家雕刻沉香艺术品、名家收藏沉香艺术品系列。百余件沉香品清一色为当代沉香。”

    “也就是说啊,沉香的收藏目前大火,而且当代沉香艺术品也是十分狂热,收藏沉香,倒也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张天元这人,一旦说起来自己擅长的东西,就有点关不住话匣子了,不把事情说个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似乎就不肯善罢甘休。

    “张老师,这沉香产地不少吧。总有高低贵贱之分吧,如果我们真得要收藏,该如何选择呢?”显然。张天元的话已经让不少人开始动心了,所以就打算趁着这个机会询问个清楚。

    张天元笑了笑道:“这几年上拍沉香产地的确是丰富、品种也是类型多样,不过还是有些区别的,沉香料以一线主产区印度尼西亚、马来西亚、越南、文莱、柬埔寨的精品为主,印尼加里曼丹、达拉干、加布拉、马尼涝沉香,以及越南红土沉香是国内连续几次拍卖的重点,占到了八成以上。此外,也有少量海.南沉香和来自二线产区如巴布亚沉香,以及数件印尼老山檀香。一线主产区的沉香开采时间较早。一直是沉香的主要来源之一,价格昂贵。”

    “张老师。我手上这个沉香手串最近感觉香味没有以前那么浓郁了,是不是上当了啊?”有个看起来很时髦的女郎举起了自己白皙的胳膊。露出了胳膊上戴着的一串沉香珠子说道。

    “哈哈,没那么严重,你这沉香木手串虽说只是海.南沉香,并不算太过珍贵,但也是真的无疑。”

    “沉香手串是大家收藏最多的物件之一,收藏之人常常爱不释手。沉香最好的保养就是长期佩戴,人体的油脂可使沉香越戴越光亮形成自然的包浆。经常佩戴虽然会导致沉香的味道变淡一些,但不必担心,晚上睡觉时把它放在枕头下面或用密封塑料袋封装,等再拿出来时香味依旧。”

    “保存沉香是没有时间限制的,沉香随着它的年龄增加香气也会愈加浓郁,所以即便常年佩戴,在保存多年后仍可以保持香气不变。沉香是有灵性的,它会和收藏它、珍惜它的人互通灵性,所以我们都应该在收藏品鉴的过程中好好体味、感悟。观之凝趣、味之凝神,和沉香共处不仅能让人平添几分香疑和谐的能量,更能在沁人静谧的气息中促进健康,受益恒远。”

    “多谢张老师,专家就是不一样啊,这个事儿苦恼了我很长时间了,今天总算是得到结论了,谢谢张老师,真得太感谢了,您是真正的专家……”那美少妇冲张天元连连称谢。

    “张老师,我如果想要研究沉香,该从何处入手啊?”

    “这个简单,清初山东籍文坛领袖王士稹所著《香祖笔记》,对沉香的产地、品类、特性等作了详细记载,是今天研究沉香的重要资料。沉香与书画、瓷器、钱币这些热门收藏品相比,属小众收藏。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对沉香的了解与相关知识的普及,沉香已经开始成为收藏市场上的焦点。我也希望将来中国内陆的香道可以恢复到昔日的荣光,让咱们老祖宗的好玩意儿再度让世界人民都知道。”张天元毫无疑问是一个爱国商人,或许是从小受到的教育以及走过的路不同,他很多时候,对于这个国家真是爱得深沉。

    “《香祖笔记》啊,知道了,多谢张老师。沉香我好像以前还真见过,只是没有太重视,以后看起来得多研究研究了,不然的话像这么一块宝贝放在这里却完全不知道,那也太丢脸了。”

    “啧啧,盛名之下无虚士啊,看看人张老师,仅仅是一块木雕,就能说出那么多道道来,再看看某些人,嘿嘿,没法比,没法比啊,真不愧是被认为年轻一代之中最杰出的鉴定师,厉害啊……”

    “什么叫年轻一代啊,论鉴定的准确性的话,张老师的水平那绝对是全国数一数二的,比起很多老一辈的专家也毫不逊色啊。”

    “本事大,运气更好,你说那东西就放那儿,偏偏他今天来了就遇到了。这就是命啊,怨不得人!”

    “我说扇子刘,你这下子服气了吧,这才叫专家,就你那两把刷子,还真不够看的,以后可得多学着点啊……”

    “是啊是啊刘大嘴,别光嘴上瞎咧咧能行,要有墨水,有真本事,光瞎咧咧的话,我们也不比你差!”

    “还有谁刚起哄来着,现在怎么哑巴了?不敢吭声了啊。”

    “张老师,你看这东西能值多少钱,给咱说说吧,咱们不懂沉香的收藏,可是钱还懂得,你说这东西完好的时候值三千朵万,现在坏了,应该会大幅度缩水吧?”

    众人议论纷纷,有很多都是针对扇子刘在嘲讽,谁让扇子刘刚刚一幅自己多了不起的样子,竟然还不把张天元这样的专家放在眼里,这不是给自己找不痛快吗,现在被人鄙视和嘲讽,也是咎由自取。

    最后一个人的声音,终于是将所有人的注意力给再度集中了起来。说到底,大家还是很关心这东西究竟值多少钱,包括李总也想知道自己到底是损失了多少钱啊。

    这么一问之后,很多人都竖起了耳朵,就连那些巡警看起来也是特别的感兴趣,在一旁没有离开。一方面当然是不想再出事儿,毕竟张天元的身份特殊,万一再得罪张天元,以后这日子可不好过了,另外他们也有好奇心,再加上在这里做巡警,对古董古玩渐渐也是有了一些兴趣。

    还有另外一些人家里头可能就有沉香,或者沉香木的雕刻,心里头也想着是不是能从张天元嘴里得知一些有关沉香的价格问题。

    张天元不太喜欢用金钱来衡量一件艺术品的价值,可是就目前来说,无论是中国还是国外,真正能衡量一件艺术品价值的,除了金钱之外,也就没有别的东西了,所以才会有古董交易这个行业的诞生。

    虽然不愿意承认,可是就算你张天元说得天花乱坠,把沉香吹嘘得多好多好,可是如果东西不值钱的话,那也休想引起大多数人的兴趣的,这年头,在中国大部分的收藏家,其实都是为了升值才投入的,不值钱谁去买啊。

    “刚刚我说的那些话大家可能也听到了,这东西如果完好无损地话,拍卖会上拍个三千多万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最近沉香收藏的行情还在不断上涨。就算是这个已经坏了一部分的,价格上会大幅度缩水,可是精彩的地方并未破坏,所以拍个两三百万还是没有问题的,嗯,应该就是这样一个价位了。”

    “太可惜了,这价值一下子就降低了十倍啊,真得太可惜了。不过两三百万,这也不少了啊,李总,这比你损失的钱还多啊,啧啧,不是我说你,当初好好学点沉香鉴定就好喽……”

    “唉,我怎么会知道这东西这么贵啊,苦也苦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