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一零三章 腌臜王

第一一零三章 腌臜王

    混熟了,垃圾头儿管王政君叫“腌臜王”。

    这可不是什么雅称,不过远离故土的王政君却一点都不在意,他知道,帝都是个大地方,帝都的碎片儿多得多,潘家园里的垃圾里头,甚至都能找到这样的好东西。

    这名号从四合庄喊到了平安大街、东方广场、海运仓……凡京城有“开槽”的工地,都有他的足迹。“腌臜王”最得意的收获,是在平安大街工地淘了件元枢府白釉盘。

    当时,民工把这破成两半的残盘,混在其他碎碎片里,装进麻袋,开价一麻袋200元。王政君想单买盘子,民工不卖。他便假装验货,趁机把盘子放上面,提出只买上

    半麻袋,民工同意了。回家后,他把残盘洗净,底托现出“福禄”二字。据说,这种枢府窑瓷器,目前存世不过百余件。如今,这残盘成了他博物馆的镇馆之宝。

    他捡碎片“走火入魔”,去外地出差,从不游山逛水,但古墓、古庙、古窑必去。一次去湖.南潼关,见沿江几十里都是长沙窑碎片,他乐得两眼放光,“好像把一饿

    鬼扔进烧饼堆里了”。他一口气捡了两麻袋碎片,弄得鼻子眼儿里全是红土。没建博物馆前,王政君收藏的几万块碎片全搁家里。床底下一筐一筐的,十几个鞋架也塞得满

    满当当,厕所里、阳台上到处都是,就连他兜里和枕头边也少不了碎片。

    为洗碎片,他家用水量比全楼总和还多,他的两只手泡得脱了皮。2000年,有人资助他建起了这个博物馆,他要藉此“拼对文明碎片。追寻文化基因”。尽管这些展品

    只是一块块古瓷残片,但被专家认定为“残而不失其美,残而不失其珍。残而不失其值,残而不失为师。”

    收藏古碎片使王政君出了名。有人要给他工作室,有人要帮他开公司,还有人要做他的经纪人,他都婉言谢绝。“我这是狗屎上不了台盘,”他戏谑道,“我只想过三

    比三的日子,三分之一干本职工作挣钱养家糊口,三分之一经营发展博物馆。三分之一写作。”王政君计划写的6本书,都找到了出版商。他的《打眼——古玩收藏的阴谋阳

    谋》正在热销。

    “打眼”是古玩行收藏界的行话,意思是上了当。

    “有收藏以来没人提‘打眼’的事,”王政君嘿嘿一乐,“我这辈子冤枉钱花多了,花五万元钱买了个假元青花碗的糗事,嫌寒碜没写进书里”。他要继续写《开眼看

    收藏》和《掌眼见古董》,给时下的收藏热泼盆冷水。

    “我写书是向人们阐明一个道理,‘捡漏儿’这等美事不是没有,只是其几率比飞机失事还少。而‘打眼’的事儿。倒是在古玩界每分钟都会发生。”

    王政君老爷子的儿孙都很有本事,所以他也不缺钱,可是他再不缺钱。也比不上张天元有钱,所以他的博物馆里头也只能大部分都是碎片儿,或者是粘起来的东西,真

    正完好无损地瓷器、陶器并不多,但毕竟他还在努力着。

    这一次到伦敦,他也有这样的想法,想要在伦敦捡漏儿。

    真要说起来,他成功了,而且是成功捡了个大漏儿!

    这个漏不是什么东西。而是张天元。

    “王老也真是够执着,够辛苦的。”听完王政君的故事。柳梦寻不由感慨道。

    “咱们国家不是没有收藏圈子里的大侠,只可惜做这个很多时候吃力不讨好。别人骂你傻子,你自己也觉得委屈,很多人最后都办不下去了。”张天元叹了口气道。

    “别灰心老公,你一定能够成功的,我相信你!加油!”柳梦寻攥起了拳头说道。

    “谢谢你了,亲亲的老婆大人。”张天元很庆幸自己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身旁还有柳梦寻的支持,如果没有柳梦寻的话,他真得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够坚持下去,他

    这人有时候性子热,有时候性子凉,没个准。

    就说他当初跟柳梦寻结婚之前吧,那个时候他就已经准备放弃继续创业了,反正他也有很多钱了,可以整天逍遥自在,活在酒池肉林之中。然而就是柳梦寻的支持,让

    他重新有了动力。

    人活着,如果只是醉生梦死,那又有什么意义呢?

    偶尔放纵一下,那是享受,可当你把放纵当成了日常,那估计也就差不多快完蛋了吧。

    “老公,你自己不做馆长,就不觉得吃亏吗?这可是扬名立万的好机会啊?”

    “馆长?我还嫌麻烦呢,你放心吧,这博物馆只要挂上‘神罗’的招牌,那别人就会知道是我张天元的产业,就算我不做馆长,也没有任何问题。”张天元笑着说道。

    “嗯,还是老公你英明。那这博物馆你准备健在哪里啊,是直接建在四合院里头,还是放到别的地方去?”

    “是啊,这有点难办。本来嘛,我是打算将博物馆放在四合院的,毕竟咱们那地方大得很,放个博物馆不成问题。可是后来又一想,不行啊,博物馆就是要让游客来参

    观的,如果放在家里,一来不安全,二来也影响家里人的生活。再说了,我这博物馆以后是要做得更大的,规模超过故宫,超过大英帝国博物馆,放在家里肯定不行。”张

    天元说道。

    “那你打算放哪儿啊,如今帝都这地皮可是一天比一天贵了啊,如果你想买地的话,那就只能买到很远的郊区去了哦。”柳梦寻虽然不是帝都人,可她毕竟在帝都念过

    书,现在又是张天元的妻子,对于帝都的这个情况,多少还是有些了解的。

    “就算再贵,也得放帝都。作为咱们国家的政治文化中心,帝都有着旅游的得天独厚的优势,游客人次是全国最多的。而且国际影响力也足够大,要干那自然就要干大

    点。放到别的地方也不是不行,但总觉得美中不足啊。”张天元当初生意起家选在上浦而不是在老家西凤那也是有道理的,说句对不起故乡的话,西凤那边比起上浦还是差

    太远了,做生意就得到上浦、南浔这样的地方,如果说做文化,那自然就要选择帝都了。

    “倒也是,反正你手头还有钱吧。这博物馆应该花不了多少钱。”柳梦寻对张天元的钱没什么概念,事实上她一直都不恩么关心张天元到底有多少钱,因为她自己不缺

    钱。

    “不行啊,帝都地价还是太贵了,想要弄更多的钱,,这一次就得通过拍卖会多搞点了,管他呢,反正有三十多幅赝品画呢,只要能卖出十幅。每一幅卖出一千万美金

    ,就有一亿美金可以用了。我是打算要在靠近市区的地方买地的,不能整到七环外面去了。那样的话,除非是我的博物馆可以成为像长城那样的景点,否则游客都成问题。”

    说实在的,故宫博物院都未必有长城的吸引力大,张天元不是那种好高骛远之人,他也没想过自己的博物馆在一开始就有那么大的影响力,正因为如此,一些事儿都得

    考虑周到。

    “嗯,你想得没错。既然咱们要办博物馆,就得把一切的困难都想到。把事情都办好,办妥了。不过老公。你真舍得把自己放在地下博物馆的那些宝贝拿出来让国人看

    吗?”柳梦寻笑着问道。

    “当然舍得了,不过得考虑要有更周全的保安措施,这在建立博物馆之初就得全部考虑到。或许这也算是提升国人文物欣赏水平的一次好机会啊。”事实上,张天元也

    想要显摆显摆嘛,光是拥有那些东西,自己孤芳自赏也没意义,正所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既然有好东西,那自然是要大家一起分享的,光是自己一个人欣赏,那多无聊啊。

    “可是现在咱们就急需要博物馆啊,如果现在才开始开建的话,估计没有个一两年是建不成吧?”柳梦寻皱了皱眉道。

    “那不是问题,可以先借用一个地方,然后另外的地方就修建,等建成之后搬迁就行了。”张天元已经都想好了,可是究竟要找谁去借这地方,却是难住他了。

    应该说,找王思远他爹肯定最好,因为王思远家族的公司在帝都的房产可不止一处,随便一个地方,都能暂时当作博物馆。

    可是啊,王思远他爹现在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的那幅油画呢,那幅油画本来当时毕加索女士鉴定估价说是两千万美金左右,可是这个结果跟约翰.兰帕德的结果出入比较

    大,兰帕德认为那幅油画的价格最少也在一亿美金左右,因为那是唯一的一幅展现了朵拉幸福与快乐的油画,堪称稀世之宝,这样的油画,价格绝对在一亿美金以上了。

    估计如果张天元要去给王思远他爹租借地方的话,这老家伙肯定会提出拿画来交换的,他可不想把能用钱摆平的事情变成用画来交换,那太不划算了。

    该找谁借呢?

    “对了老公,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国家电视台为了弘扬民族文化,不是建造了一个博物基地吗?那基地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失败的,因为国家电视台也找不到那么多

    的文物放入其中,这使得博物基地计划空前的失败。为了这个事情,国家电视台可是伤透了脑筋了,那博物基地我是见过的,占地面积非常大,也就举办过几次古董博览会

    而已,浪费太大了,如果咱们可以弄到手的话,不仅是帮了国家电视台一个忙,而且也解决了咱们博物馆的馆址问题,甚至连地皮都不用担心了,因为可以直接买下来的。”柳梦寻突然说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