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七二章 不公平却合理的交易

第一零七二章 不公平却合理的交易

    咱老祖宗说的好啊——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还有一句话叫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张天元喜欢的是中国古董,想换回来的也是中国古董,而大部分的西方收藏家喜欢的则是毕加索等名人的作品。

    按照他的想法,这应该是大家都非常乐意的交易,不过因为没有实际操作过,所以这个事儿吧,他还真得先请教请教一下帕洛玛毕加索。于是就将自己心里头的想法都说了出来。

    “怎么样毕加索老师,您觉得我这个想法行不行的通啊?说实在的,我对西方收藏圈了解不多,还得请教您这位珠宝大师!”

    一般在西方,有钱的人都会收藏一些东西,尤其是油画,这是他们装点自己屋子的最好的装饰品,所以帕洛玛毕加索其实也有这个习惯,张天元询问他,那算是问对了路子了。

    “毕加索老师,说句您可能不爱听的话,大师的这些作品反正我是不太能欣赏来的,虽然我知道他的画要表达的是什么,但这审美观念相差太大了。打个比方说吧。在我们国家的唐朝,是以胖为美的。这让我这个现代人如何能够接受啊?再比如很多女人都以为瘦了就是美,殊不知大部分的男人其实还是喜欢稍微丰满一点。有肉感的女人,排骨精在一些人眼里是宝贝,可是在另外一些人眼里,那就成了怪物了。”张天元这话其实说得已经非常委婉了,如果让他直接说的话,他真想把柳梦寻之前说的话讲出来,这个人渣的画留着干什么,他还觉得晦气呢。

    “嗯,这个观点我倒是同意。就比如说有些男人喜欢女汉子。有些男人就喜欢文静一点的女孩子,而另外一些男人则更喜欢可爱活泼的女孩子,这每个人的观点都不同,强求不得啊。”徐玥也点了点头道。

    “但你不能否认男人都喜欢美女!而我父亲的画,在绘画领域,那就是美女,就算你的审美观不一样,但也不能否认她的美,不是吗?”。帕洛玛毕加索笑着说道。

    “对对对。老师您说得都对,可这喜欢总有程度之分吧,比起这些画,我则是更喜欢兄弟会里的那些中国古董。”张天元不愿意跟帕洛玛毕加索争执那些画的问题。他这么一说,就直接堵住对方的嘴巴了。

    是,我承认那些画很美。但我却更喜欢别的。

    “希望你不会后悔吧。”帕洛玛毕加索看了看张天元,摇了摇头道:“我倒是真得认识兄弟会的成员。而且跟他们关系很好。”

    “这么说的话,老师您可以帮我办这个事情了?”

    “其实这个事情关键还在于你。只要那些画稿是真的,那么你一放出消息,我相信不光是兄弟会的人愿意跟你交易,就算是大英博物馆和法国枫丹白露中国馆也愿意用东西跟你交换,毕竟他们的藏品可是也不少呢,大部分都没摆出来,放着也没什么意义。但是如果能够一口气获得二十八幅我父亲的画,那情况可就完全不一样了。”

    听帕洛玛毕加索这意思,其实自己根本就不需要什么中间人,只需要去报纸上发个广告,或者到街头宣传一下,便肯定会有人来联系自己的,这个事情主要还是自己舍不舍得二十八幅毕加索的画,与别的则关系不大。

    可是想了想,他还是摇了摇头道:“老师,我还是想先去兄弟会的地下博物馆看看。”

    他不知道那地下博物馆有什么东西,所以必须得先看看才行,而且兄弟会的东西是私人的,交易起来也比较容易,而大英博物馆或者巴黎的枫丹白露中国馆则有点麻烦,想来想去的话,还是就按照之前拟定的计划进行会比较好。

    “看起来你真得是已经决定了啊,唉,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就实话告诉你吧,只要你那些东西是真的,这些人会发了疯地想要跟你做成这笔交易的,你到时候完全是可以狮子大开口的,他们真的不怎么在意那些中国的古董,还要耗费大量的资金去保养,很不划算的。”帕洛玛毕加索见张天元主意已经定了,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因为他知道自己现在说什么也没有意义,对于一个铁了心的男人来说,除非是他最心爱的女人或者最尊敬的亲人,否则想要让他改变,那太难了。

    听到帕洛玛毕加索这么说,张天元立即是露出了兴奋表情。

    说实在的,他自从开始收藏古玩以来,还从来没有做过以物易物的事情,都是拿钱买的,要么就是赢来的,反正基本上都是花最少的钱,弄来了最好的东西。

    所以这个事情究竟要怎么办,他心里头真没什么谱,幸亏这一次帕洛玛毕加索来了,否则的话,他估计还真得去另外请一个人来帮忙的。

    作为毕加索的女儿,帕洛玛毕加索对以物易物这种交易其实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甚至有时候,她也会用父亲留给她的一些素描去换一些比较珍贵的材料。

    当然了,这些素描本身价值不算高,比起一幅完整的油画差了很远了,但是她这里头的经验那绝对是十分足的。

    “多谢老师了,您这一次本来是来参加拍卖会的,却要让您把时间浪费在这上面。实在是抱歉。”

    “不不不,对我来说。这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你要知道,自从2005年我父亲的那位小情人拿出二十幅素描之后。这么些年了,偶尔会有父亲的作品拍卖,但是一次大规模的出现将近三十幅画作,那简直是不敢想象的,而且素描也就罢了,关键听你的意思,好像你手里头的还是完整的画作,那我想,这事儿一旦公布出来。一定会在世界收藏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而且绝对会引发地震效应!当然了,还是那句话,你的画一定要是真的,千万不要用赝品来充数,否则被看出来的话,那不仅仅你会很难看,就是我,也会被影响的。”帕洛玛毕加索这番话虽然说得好像有点直。但是却绝对是事实。

    “老师,我说是真的,那就一定是真的,要不然这样吧。如果您不信的话,可以请个专家事先鉴定一下,这样一来。就不用担心那么多了。”张天元想了想,为了让帕洛玛毕加索放心地替他办事儿。这个环节那也是必须的。

    画其实他就带在身边,只不过这里人多眼杂。他不想拿出来而已。

    “不用那么麻烦,让我看一下就行了,我父亲的画,我还是能认出真假的,你不要以为我是个珠宝设计师,就不懂得欣赏名画了,别人的画我不敢说,但我父亲的画,我绝对认得出来。”帕洛玛毕加索说道。

    “那行,咱们先吃饭,吃完了饭,待会儿我就让您过过目。”张天元笑着说道:“不过我还有个问题啊,如果要以物易物,该取一个什么样的价位呢?您是这方面的行家,给个建议吧。”

    张天元之所以问这句话,那是因为他怕自己把价格开得低了,那样的话,就太亏了。

    价格开高了不怕,因为还可以商量,既然毕加索的画在西方收藏界那是奇货可居,那自己就不用担心卖不出去,最关键的还是不能少了,少了的话,就算最后交易成功,自己心里头也是不会舒服的。

    帕洛玛毕加索笑了笑道:“具体还得看画作本身的价值,如果是05年的那些素描的话,那当然能换到的东西会少一些,可如果是完整的画作,那当然价值要高的多,嗯,我打个比方说吧,你听说过那个唐伯虎的画吧?”

    “听说过啊,怎么了?唐伯虎的画也很值钱啊。”

    “不不不,你理解错了,唐伯虎的画,购买者基本上都是中国人和亚洲人,西方人对他的画根本不感兴趣。假如所同样价位的一幅画,你用我父亲的画,兑换十来幅唐伯虎的画,那也是有可能的。当然了,我只是打个比方,并不是说唐伯虎的画就不值钱,你不要生气啊……”

    “不可能吧,十来幅唐伯虎的画才能换一幅毕加索的画?这,这也太扯了吧?”

    张天元生气倒是不生气,因为毕竟正如他所说的,每个人喜欢的东西都不同,这价格相差一点也说得过去,如果是一幅毕加索的画去换两幅唐伯虎的画,他还相信。可问题是现在帕洛玛毕加索说的这个价格实在是太离谱了,离谱到他根本就不敢相信。

    不同价值还好,可按照帕洛玛毕加索的说法,两幅画价格是一样的,那这样的话,对方明显是吃亏,而且吃大亏的,这种明摆着赔本的买卖会有人肯做?

    “放心吧,我可以保证会有人那么做的,就算兄弟会里的人不愿意,也会有别人来换的,这样的事情我见得多了。”帕洛玛毕加索非常自信地说道:“有些看似不合理的事情,其实却非常合理。”

    “我给听糊涂了,张兄弟,毕加索老师,我能提个问题吗?”。蛇麟挠了挠头道。

    “你说吧。”毕加索点了点头道。

    “我在想啊,如果说这毕加索的画和唐伯虎的画是同样的价格,那么这个人完全可以卖掉唐伯虎的画,然后再去拿钱买毕加索的画啊,这样一来,他也不用吃亏,也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蛇麟说道。

    “哈哈,蛇队,你这样的想法,一般的商品没有问题,等价交换非常好。可是放到收藏品里头就不合适了,因为很简单的道理,收藏品这种东西,错过了你就买不到了,或许当你卖掉唐伯虎的画,有了钱之后,却发现毕加索的画已经没有了,到时候你空有钱又有什么意义呢?”张天元笑了笑说道。

    “原来是这样啊,我明白了。”蛇麟也是一点就通,难怪帕洛玛毕加索会说有些事情看似不公平,然而其实却很合理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