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零三九章 海天梦香

第一零三九章 海天梦香

    通过手机查看了邮箱里的资料之后,张天元心里头就开始骂起来了,这帮王八蛋,把底价定的也太高了一些吧,自己买了这架飞机之后,目前能动用的资金也就只有五亿欧元左右了,虽说这钱看起来很多,可是这些拍卖品的价格却都搞得离谱,有一些张天元举得好的,动辄就上千万,甚至上亿欧元了,这根本就不够买几件的。

    就比如说一颗从圆明园里弄走的夜明珠吧,居然底价就要到了一千万欧元,这不是抢钱吗?这要是再拍点,估计就上亿了。

    还有一幅达芬奇的画作,估计最后要买到手,不花个七八千万欧元是肯定买不到的,这玩意儿简直就是抢钱,要是达芬奇、毕加索、梵高这些人活到现在的话,那真得是要高兴死了,一个个都成了千万富翁、亿万富豪了。

    人死了东西才有价值,这简直是郁闷得要命啊。

    至于那些中国文物,虽说西方人喜欢的并不多,可是现在亚洲的土豪实在是太多了,再加上幕后黑手的推动,国际炒家的介入,价格也是一年比一年高,最麻烦的是,这些东西就算卖不掉,也不会降低价值,反而随着年份的增加,还更加值钱了。

    张天元虽说手握五亿欧元,可是一想到这些,也是大汗淋漓啊,这估计能拍到一两件作品,就算是幸运了。王思远的父亲那么有钱,去这样的拍卖会,也就是能带回来一两件作品而已,他现在能用的钱,还不如王思远他老爹多呢。

    花1.72亿人民币买幅画,对于王思远他老爹来说。算是“捡漏了”。尽管这个价格超出估价一倍多,他仍然感到幸运。

    佳士得拍卖行在纽约画商让.克鲁吉耶尔的宅邸举行了一场夜场拍卖会。一些艺术品的流拍让整场拍卖会显得平平淡淡,直到毕加索的作品《两个小孩》出现才改变了现场气氛。

    这幅估价900万至1200万美元的作品吸引了来自俄罗斯、日本、美国等地的11位国际买家竞价。经过30轮竞拍,一位匿名电话买家终于打败了所有对手。最后的成交价格高达2820万美元,相当于人民币1.72亿元,成为当晚价格最高的拍品。

    人们很快发现,电话那端的买家是来自中国的大老板,也就是王思远的老爹,拍下《两个小孩》后,这位目前的中国首富又斥资274.1万美元买下了毕加索1965年的画作《戴帽女子》。这是万达首次收藏西方画作。此前,这家企业的艺术藏品一直以中国近现代书画为主。

    其实对张天元来说。花两亿rmb去买一幅画也不算什么,他也出得起这个价钱,但是就怕这一次拍卖会上会出现比《两个小孩》更疯狂的出价啊。

    不过他倒是不担心王思远他爹跟自己抢那些中国古代书画,因为这人有个原则,那就是不动中国古代书画和当代艺术,听王思远说,他爹是觉得这两样东西赝品太多了,不好加以判断。

    在收藏艺术品的企业里,这位中国首富的收藏方向和标准尤其明确、尤其严格,其选画标准包括“原创性”“时代精神”和“精品”。

    “其他企业的收藏。我认为应该讲,标准很低,价格很高。”这是王思远从他老爹那里直接拷贝来的话。

    他老爹还说“现在假的鉴定家职称、鉴定证书满天飞。不客气地讲。这是一个骗局。”

    当然,对于这种说法,张天元倒是有些理解的,要不是他有鉴字诀,那只怕是也不敢涉足古书画的收藏,因为这些东西假的实在太多了,你根本就不好判断,更重要的是,很多所谓的鉴定家自己都是假的。他们的判断你敢信?

    不过让张天元觉得这位中国首富有些可笑的就是国外的画也一样有假的,而且造假的水平一样很高。国外的鉴定师也有假的,而且甚至比中国的假鉴定师还要狡猾。

    当然。这话他没有给王思远说,反正又不关他的事情。

    “老公,别想那么多了,你实在没钱的话,我这儿还有,大不了用我的啊。”

    柳梦寻看出张天元在为钱的事儿发愁,就算是中国首富,有时候也会为手头没有资金而发愁的,毕竟他不可能每时每刻都把钱准备好。作为张天元的妻子,她觉得结婚之后,她的钱就是张天元的钱,张天元可以随便拿去用,其实对她来说,这真得不重要,张天元轻易就可以送给她价值数亿的珠宝首饰,这一点足以看出张天元对她的爱了。

    虽然金钱未必能够代表感情,但是却绝对可以代表一个人对你是否真心。

    也不是说多就好,如果一个人月薪只有三千,却愿意花五六千去买个苹果手机送给你,那他就是真正喜欢你的,选他肯定没错。

    “再说吧,我好歹也有五亿欧元的,再说了,拍卖会上的东西我也未必都看得上,你也知道,我收藏向来标准都很高的,可不是什么垃圾都往回弄的。”

    张天元笑了笑,虽然他并不介意使用柳梦寻的钱,不过现在还真没到那个时候,正如他所说的,他买东西,讲究的是两点,一个是要便宜,一个是要好,当然,如果实在便宜买不到的话,只要东西足够好,价格还算合理,他一样会出价的。

    “唉,当年要不是那位慈禧老佛爷不作为,让八国联军进了帝都城,抢走了咱们的东西,现在这些都应该会在咱们国家吧。”柳梦寻叹了口气道:“这些强盗抢走东西,咱们却要用钱来买回来,真是可恶。”

    “梦梦,虽然那些强盗的确很可恶,不过这些东西放到国内,你也一样得掏钱。现在问题的关键不是这些,而是那些国际文物炒家总喜欢把价格炒得很高。让人非常不爽,花钱买我倒是不在乎,可是要我花一些不应该花的冤枉钱。我就非常不爽了。”

    估计熟悉中国文物的人可能都知道,这些东西。国内和国外的拍价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上的,在国外的价格要高出很多,这无疑都是写幕后黑手推动的。

    其实文物里面也有出口转内销这个说法,不光是当年八国联军抢走的东西,由于文物在国外拍卖价格走高,所以很多人铤而走险,将文物从国内走私到国外,然后赚取巨大的差价。最终都是这些走私贩子以及倒爷赚了大钱,亏得还是咱们自己人,所以张天元对干走私的真是非常不爽。

    他一直都不怎么喜欢母仪,多次整过母仪,也是这个原因,母仪这家伙就是搞走私的,最可恨的是,他不仅弄真的文物去国外,甚至还弄一些高仿到国外,最终倒霉的还是国人。

    很多国人意外国外的拍卖会上不会有假货。殊不知拍卖回来的东西却是实实在在的高仿货,那个瞒天王靠着跟这些走私商合作,也是赚得盆满钵溢了。张天元甚至怀疑母仪那家伙跟瞒天王估计都是认识的,只是一直不说罢了。

    不过这些事儿,你生气也没意义,张天元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商人而已,他拯救不了世界,拯救不了国家,能拯救的也就是他和他的亲人了。这一次去拍卖会,他的确是想弄几样好东西,不过还是存着捡漏的想法的。

    他觉得总归是有漏网之鱼的。也许一些至宝,却没有被那些老外发现。埋没在了垃圾之中,他正好将这东西买回来。既花费不了多少钱,又能满足自己回收文物的想法,也算是两全其美了。

    “那也行,不过你如果真得要用钱的话就给我说吧,咱们可是夫妻,如果你跟我都见外的话,那我真要怀疑你对我的感情喽……”

    柳梦寻这番话自然只是玩笑话,不过也有真正的想法含在里头,看得出来,她是真得想要跟张天元不分彼此的,如果张天元一直把她当成外人来看待,那这事儿只怕是不妥。

    张天元捏了捏柳梦寻的鼻子笑道:“丫头,你等着瞧吧,我一定把你的钱都用的干干净净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这帮狗日的外国人实在太黑了,明明抢了咱们的东西,赖着不还也就是了,居然要价还那么贵,说实在的,我要是花大价钱买的话,还真是心里头不舒服的。”

    “老公,你不是会模仿吗,模仿几幅达芬奇、毕加索、梵高、莫奈的画去坑外国人啊,现在国内虽然也有喜欢外国艺术品的人在,但还是很少的,基本上这样的东西,坑的都是外国人。”柳梦寻笑道。

    “对啊,你说的这个我怎么没想到呢?娘的,这一次我就弄两幅画去拍卖会上试试,看看这帮洋人鉴定师的眼光了,只是希望王思远他老爹别看上了我的伪作就好,不然的话,王思远非得骂死我不可。”张天元笑道。

    “他老爹有钱,而且不是信誓旦旦地说国外没赝品吗?就当是让他买个教训吧。”柳梦寻笑道。

    “这不太好吧。”

    “是不太好,我开个玩笑,如果他真得要买,告诉王思远也就是了。”

    “嗯,我再想想,看看有什么办法可以避免国人受骗。”张天元毕竟是中国人,他这么做是想去坑那些老外的,如果真得坑了自己人,还还真是有点愧疚的,所以能想到解决办法那是最好。

    “咦?飞机回来了老公,好漂亮的涂装啊,那个名字……海天梦香号?什么意思呢?”

    就在两个人聊天的时候,外面响起了飞机的轰鸣声,然后就见一架巨大的天蓝色飞机降落在了机场之内,那飞机的名字倒是吸引了柳梦寻的注意。

    “这是我爸妈还有咱们两个名字中的一个字组成的,不仅是单字,而且这四个字组成的意思也很不错,海天——梦香,还不错吧?”张天元笑道。

    其实这飞机的名字张天元原本是打算叫天寻号的,用他和柳梦寻的名字,也更简单,可是后来仔细想过了,自己真得不能有了老婆忘了爹娘,更何况这飞机以后是一家人坐的,于是就把父母的名字加了进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