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六四六章 吐血

第四六四六章 吐血

    时过境迁,张天元还真不知道现在那棵树还在不在,不过听他妈妈说,她们小时候还去上面见过那树,可见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

    老子说:“无名,万物之始也;有名,天地之母也。”

    世上不论是人还是物,能够达到无欲无求的境界,而忘乎所以时才能真正追求“道”。

    可见道“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物尚可如此,人却很难做到,这点让人深思啊!

    那脑海中的小岛,越发的清晰。

    张天元甚至可以判断到,它应该就在移民村附近。

    而此时,小岛之上,一个皮肤如同老树皮一般的老人手持那血红色的毛笔。

    对准了移民村的方向,开始施法。

    他盘膝而坐,脚心和掌心朝天,样子十分古怪。

    不过如果了解一点阿三国瑜伽,对这个动作,应该不会意外。

    最奇特的反而是那支血红色的毛笔,竟然悬浮于老人的头顶,散发出诡异的红光。

    老人口中喃喃自语,应该是在念诵什么咒语。

    他的咒语念诵速度越快,那毛笔的光芒就越是旺盛。

    甚至还在原地不断旋转起来。

    “砰!”

    移民村中,那血玉笔架竟然一次挣脱了两道火线的牵引,想要飞走。

    张天元眉头一皱,再踏出一步,犹如雷鸣一般,轰然作响。

    两张灵符燃烧起来,两道火线再度飞出,将那血玉笔架缠住。

    他很明白,这血玉笔架是找到幕后主使的关键。

    绝对不能让这东西飞走了。

    展飞和柳若寒紧张地看着这一幕,随时准备听从张天元的吩咐,出手将血玉笔架拦下。

    “看起来,对方似乎是已经察觉到了我找到了血玉笔架,正在施法对抗呢。

    否则的话,这血玉笔架的反抗,不可能如此强烈。”

    看着那暴躁的血玉笔架,张天元心中暗暗想着。

    脚下的罡步,跨出的更加坚决。

    砰!

    又是一声,连续两道火线再度断裂。

    拴住血玉笔架的,只剩下一道火线。

    “休想逃走!”

    张天元迈开步子,看起来就仿佛脚下有着什么东西一般,重重踩了下去。

    这一次,三道灵符燃烧起来,三道火线飞出,将那血玉笔架再度缠住。

    不过,准备好的十二道灵符,现在已经四张。

    如果消耗完了,还不能制住对方,恐怕这血玉笔架,还是要逃的。

    “镇压!”

    关键时刻,张天元再度祭出玉山子。

    朝着那血玉笔架上压去。

    同一时间,河心小岛之上,那个老人的口中喷出一口鲜血。

    脸色瞬间苍白了许多。

    面色也变得无比狰狞起来。

    “不!不可能!”

    老人咆哮着,口中的咒语速度越来越快。

    虽然与张天元隔着数里地远,可是两人这隔空斗法,却是绝对能够将对方搞死的节奏。

    张天元本不愿意如此,但既然对方心存歹意,他也不可能会手下留情的。

    老人将自己的鲜血抹在了那血红色的毛笔之上。

    “就算是我死,也一定要让你陪葬!”

    他狰狞的呼喊着。

    那一瞬,血玉笔架的力量达到了极致。

    竟然瞬间挣脱了所有的火线,连同那玉山子都撞飞到了一边。

    “不好!展飞上!”

    张天元一看情况不妙,一边继续施法,一边冲展飞吼道。

    展飞剑那血玉笔架飞得快,一时间着急,也不知道什么方法能够搞定,于是直接拔出腰间的手枪,朝着天空中血红色的光芒射出去一枪。

    随着这声枪响。

    那血玉笔架晃了晃,但依然没有下落。

    不过这却给了张天元一个机会。

    他酝酿已久的掌心雷发射了出去。

    为了能够达到目的,他直接咬破了自己的手指,以自己的鲜血为引子,释放出了一道血红色的掌心雷。

    掌心雷击中那血玉笔架。

    就在这一瞬间,小岛之上,老人猛然喷出一大口鲜血,头顶的血红色毛笔也轰然碎裂,掉在了地上。

    老人匍匐在地上,恶狠狠地看着移民村的方向。

    “可恶!可恶啊!”

    在悲愤的咆哮声中,他终于没了气息。

    “结束了?”

    展飞发现血玉笔架从空中掉落,张天元也没有再继续施法,便忍不住问道。

    “是啊,结束了。”

    张天元看向了远处河心的那个岛屿。

    鉴字诀开启之中,他看到了在一个破茅屋之前,倒着一棵已经老朽的槐树。

    “难道是树精?”

    摇了摇头,张天元心里头有些糊涂了。

    又是阴灵,又是树精。

    这一次的阿三国之行,还真得是够丰富多彩的啊。

    不过好在,事情终于结束了。

    现在要做的,就是派人去那茅屋搜索一下,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毕竟这树精背后的黑手是谁,他还是不太清楚。

    当然这个事儿,就无需他出马了。

    他把展飞叫了过来,叮嘱了一番,又给了展飞一张辟邪符,让展飞带着几个兄弟去了河心岛。

    他自己则回到了房间里休息。

    经过这将近一个小时的折腾,他也是够累的。

    先是灭掉那凶兽阿修罗,之后又与这树精斗法。

    不累才怪呢。

    一觉醒来,已经是日上三竿。

    建筑工地再次进入到了正常施工状态。

    而展飞也从河心岛回来了。

    他带回来的线索只有一条“这一次不是阿三国的人干的,而是一个外号叫‘暴熊’的家伙。”

    原来树精的茅屋里面有一本日记,日记中记载了这个交易内容。

    那个叫暴熊的家伙,为的,正是热带雨林之中的阿三国神庙。

    因为担心他张天元会跟其争抢,所以才打算让树精把张天元留在这里。

    毕竟建筑工地一旦出事儿,张天元也就别想去干别的事儿了。

    “看起来,咱们的行动要快了!”

    张天元对于神庙的事儿,可是一直念念不忘的。

    现在这边的事情基本已经了结,接下来的事情,都有专人负责,一切都可以有条不紊的进行,无需他事事跟进。

    他要去一趟迈索尔,看看那个拥有神庙地图的人,是否已经出现了。

    “张哥,正要给你汇报呢,迈索尔城的宝石节虽然还没有开幕,不过却有另外一个活动已经开启了,那个持有地图的人,也已经在那里出现。”

    展飞说道。

    “什么活动?”

    张天元好奇地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