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二九七章 金蝉脱壳,改头换面

第四二九七章 金蝉脱壳,改头换面

    “张先生,你就说要让我们怎么做吧?”

    卡尔洛特看到张天元那淡定自若的样子,对张天元的话,便相信了几分。

    而且他现在的确是无路可走了。

    面对皮耶罗那疯狂的追杀,他为了保护自己,也只能和张天元合作。

    至于最后能不能成功,就看运气了。

    “好,既然你相信我,那么现在就搬家吧,这个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那个皮耶罗既然想要弄死你,他会无所不用其极的,地下室也不可能安全的。”

    张天元笑着说道:“你的家人我会安排人先接到国外去,等这边的一切安顿下来之后,再把他们接回来,如何?”

    听到这话,卡尔洛特和奥尔默愣了一下,旋即都双双点头了。

    他们很清楚张天元这样做的好处。

    这样可以免去他们的后顾之忧,让他们再无任何牵挂。

    当然,这或许也是张天元的一种手段,可以通过亲人来控制他卡尔洛特和奥尔默。

    两个人都是老江湖了,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我们听你的,只要能够在翡冷翠站稳脚跟,你让我们干什么,我们就干什么!”

    卡尔洛特说道。

    “站稳脚跟算什么,我既然要扶持你,就要你成为翡冷翠的地下之王,将来有什么事儿,说不定还要让你帮忙呢。”

    张天元笑了笑道。

    随即,他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自然是展飞接的电话,这方面的事儿,一直都是归展飞负责的,让他安排几个人离开意大利,还是没有问题的。

    张天元要是没有一点准备,也不可能孤身一人来翡冷翠。

    虽然是白天,可是张天元他们还是在路上遭遇了伏击。

    于是很简单的,他们乘坐的车子坠入悬崖,生死不明。

    卡蒙家族也就放弃了追杀。

    这是很简单的金蝉脱壳,但能把这种简单的计策玩好,也不是那么简单的,张天元着实动了一番心思,甚至动用了一点小法术,将敌人给糊弄过去了。

    “好了,送走了亲人,你们两个这下子可以放心了吧?接下来,就让咱们在翡冷翠大干一场吧。”

    张天元笑了笑道。

    “张先生果然厉害,您这一计,虽然我们都会,可是要在皮耶罗的眼皮子底下这么干,根本就是不可能成功的事儿啊。”

    卡尔洛特兴奋地说道。

    “老奥尔默也服气了。”

    奥尔默笑着说道。

    对他而言,这真得是一次非常刺激的尝试,就算真得最后失手出事儿了,他也认了。

    人呢,总是不能伸长了脖子让别人去宰吧,就算是一只鸡,也要拼一下的。

    “走,乔装打扮一下,先在翡冷翠逛逛,我要先观察一下这座城市。”

    张天元认为,磨刀不误砍柴工。

    做什么事情,都要先好好调查一番,然后再下手。

    所以接下来的两天他一直让卡尔洛特和奥尔默带着他四处乱逛。

    或许是卡蒙家族的皮耶罗已经确认这两人死了,对于乔装打扮的他们,完全没有任何察觉。

    他们干脆住进了一家酒店里面。

    这家酒店附近,有一条很有意思的古董街。

    也是最像中国古玩街的古董街。

    除了充斥大量的欧洲仿冒古董之外,还有一些真正属于中国的古玩。

    而来意大利旅游的文人雅士,大多都会来这个地方。

    包括意大利一些喜欢中国文化的人,也基本上都会来这里转悠的。

    “老板,咱们这到底是要干什么啊,已经转悠了两天时间了,要对付皮耶罗的话可得尽快啊。

    趁着他现在立足未稳的时候下手,还有取胜的机会。

    如果让那家伙彻底把卡蒙家族制服了,没有人再敢反抗的时候,可就迟了啊。”

    奥尔默人老,性子却是最着急的一个。

    看到这两天张天元什么都没做,便有些急了。

    张天元笑了笑道:“奥尔默,你现在不要满脑子都是皮耶罗!

    卡蒙家族就算咱们不去管,也迟早会四分五裂的。

    咱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先把自己的势力壮大起来。

    我虽然在很多地方都有自己的势力,但说实话,让他们插手这件事情的话,不仅会影响到我的布局以及我的公司,还可能会引来世界性的灾难。

    所以在这里打造一支属于咱们自己的势力,这才是最关键的。

    而要有势力,就得有钱。

    你看到这条街道,这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难道就没有一点想法吗?”

    “想法?难不成老板你想从头做起,在这里收保护费?”

    奥尔默苦笑道。

    张天元叹了口气道:“我们中国风水之中有一种说法,那就是人气便是财气,人员流动,便代表了水,而风水里面,水也代表了财气。

    这个古董街恐怕是翡冷翠最大的古董街了吧,在你们眼里,它什么都不是,可是在我眼里,这却是真正意义上的聚宝盆啊。”

    “老板,说实在的,我是跟着卡蒙家族的前boss打打杀杀出来的,你让我干那些事儿,我兴许还可以,让我做生意,我也不会差,但你非要跟我讲什么风水之类的东西,可就完全把我难住了啊。”

    奥尔默苦笑摇头道。

    卡尔洛特却是皱着眉,一脸的沉思状。

    看起来,他到底是读过大学的人,比他的父亲奥尔默在这方面要强上很多。

    “老板,您的意思并非收保护费,应该是瞧不上那点小钱吧?”

    卡尔洛特突然说道。

    “不光是瞧不上那点小钱的问题。

    你要知道,咱们现在就三个人,你们原来的那帮手下,不是被皮耶罗收编了,就是加入到了别的社团或者家族。

    即使他们知道你们还活着,也未必会给你们效命吗?

    莫非你们两个以为就凭咱们三个这赤手空拳就可以把这么大一条街给占了?

    而且我要的可不仅仅是一条街,而是整个翡冷翠!”

    张天元顿时壕气大发。

    对他而言,现在这些刺激的挑战,也是很能让他兴奋的。

    当然,打打杀杀没什么意思,那是最低端的刺激。

    他要的是在智商上碾压对手,在技术上让对手无可奈何。

    而且这翡冷翠的地下势力可比国内那些小打小闹厉害多了。

    这些可是真正玩刀弄枪的家伙,法律在他们眼里,就跟玩物或者游戏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