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九四章 再遇厌胜之术

第四一九四章 再遇厌胜之术

    张天元不喜欢帮那些不相信他的人,因为你要帮那些人,可能还得另外想办法让他们相信你说的话,真心太累。

    很显然孟聪不是那样的人。

    三个人一路上了十六楼,这是一个复式的房子,有个二层。

    虽然算不上什么豪宅,但也有将近两百平米了,而且装修一看就很上档次。

    开门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明明年纪不大,但是看起来却非常憔悴。

    屋里头还有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应该是家里请的保姆。

    除了要照顾孩子之外,还要照顾身体虚弱的林倩。

    看到门外站着孟聪,还有两个陌生的面孔,林倩显然愣了一下。

    “倩倩,这个是张先生和柳小姐。”

    孟聪介绍道。

    “哦,两位快请进吧,实在抱歉,我现在这身体虚,没办法起身,还望两位见谅。”

    林倩说话很轻柔,甚至可以说中气不足,这是明显身体虚浮的感觉。

    唉,这女人,也不知道被谁折磨成这个样子了,就连张天元这个外人看了,也不免有些心疼。

    “老公,你不是说去了多伦法师那里吗?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

    林倩问了一句。

    “哦,就是在多伦法师那里遇到了这位张大师啊,孩子就是他救醒的。”

    孟聪兴奋地说道:“你是没有到现场去看啊,这位张大师真得是神通广大,几下做法之后,我打电话回来,你们就说孩子没事儿了。”

    “就是他?”

    林倩似乎有些意外,毕竟张天元看起来真得有些太年轻了。

    如果是多伦法师的话,林倩兴许还会更相信一些。

    但张天元,总感觉有点过于年轻。

    不过这人很善于隐藏自己的感情,或者说轻易不会得罪人,说话也很得体。

    尽管她的确怀疑张天元的能力,可依然笑着说道:“张大师神通广大,真是太谢谢了,阿姨,给沏茶。”

    她冲着保姆招呼了一声,保姆立即取来茶叶开始沏茶。

    张天元这个时候,也更仔细地近距离观察着林倩。

    跟他想象中的倒是没什么区别。

    他想象中的林倩,就是一个敢爱敢恨的女中豪杰,只不过因为生活的打击,如今有些颓废,有些虚弱。

    现实的情况,跟他猜测的基本没有出入。

    当然,只是基本而已。

    他在林倩的眉心出,发现了一丝儿酝酿的煞气。

    那一瞬,他甚至发现林倩的表情变得狰狞起来,但转瞬间,又似乎不是。

    “林女士,麻烦你把生辰八字给我看看,我好给你批命。”

    张天元喝了口茶水,润了润嗓子,而后就直接进入到了正题。

    “好的。”

    林倩点了点头,直接就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说了出来。

    这生辰八字,一般现代人是不怎么知晓的,除非是专业人士。

    可见为了林倩,这孟聪已经请了不少行内人士了,以至于林倩都把自己的生辰八字记在了心中。

    张天元将林倩的生辰八字写在了纸上,而后默默看着。

    林倩倒是一幅无所谓的样子,大概是因为根本已经不相信这些东西了吧。

    不过孟聪却显得非常紧张。

    他看着张天元,想问,却不敢出声,只是静静等待着,生怕因此打搅到了张天元。

    柳若寒反倒是盯着那生辰八字看。

    她是盗墓的,以前也学过批八字,因此对这个,是懂一点的。

    “孟主任,你的生辰八字也拿来给我。”

    张天元看了一会儿之后道。

    孟聪点了点头,把自己的生辰八字写了下来。

    张天元看了片刻之后,便道:“刚刚我看过了,林女士的生辰八字透出来的信息,按理说应该是个有福之人,命里福运加身啊。

    孟主任的八字也很好,虽然不能大富大贵,可是却一辈子衣食无忧。

    再一个,你们两人的八字并没有相克的地方,应该算是非常不错的一对。

    互相对对方的事业都有帮助啊。”

    “张大师,不瞒您说,您讲的这些,跟之前的相师讲的是一样的,但解决不了问题啊。”

    孟聪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

    林倩则明显是有些失望。

    虽然她本来就对张天元没抱多大的希望,但还是存在那么一点点侥幸,觉得或许这一次这个年轻人有什么特殊之处呢。

    可是听张天元说完话,依然是觉得非常失望啊。

    “不着急,我的话还没说完呢。”

    张天元笑了笑道:“生辰八字没有问题,而这个房子的风水也没有问题。

    那么就只有一种可能了,也是我之前最不愿意的可能性。”

    “什么可能性?”

    “厌胜之术!”

    张天元回答道。

    “什么是厌胜之术?”

    孟聪愣了一下,忍不住问道。

    “厌胜之术分很多种,说了估计你们也无法理解,我就简单说明一下吧,就是给你的房间里放置某种东西,用来妨碍一个人的生活。”

    张天元解释道。

    “好像有点明白了。”孟聪嘴上这么说,可明显脸上依然有几分困惑之意。

    “说白了吧,有一个很明显的例子,就是扎小人!”

    张天元说道:“前段时间某明星闹得沸沸扬扬的扎小人事件,你们也应该有所耳闻吧。

    在清宫剧中,我们常常会看到后宫当中妃子为了争宠而使用巫术的桥段,她们无非就是把竞争对手做成小人,扎——扎——扎。

    实际上,在后宫当中,还有一种巫术叫魅道。

    它可以主动出击,迷惑皇帝。

    陈后主的宠妃张丽华便‘工厌魅之术,假鬼道以惑后主;置淫祀于宫中,聚诸女巫使之鼓舞。’

    不过,施行魅道还需要一些灵物,比如喜鹊脑。

    汉代术士认为,喜鹊脑能够令人相思。

    在五月五日取得的鹊脑可以作为迷惑男子的‘药’,因此得到某些妇女的青睐,即使花费重金也要入手。

    唐武皇后用巫咒高宗,太子暴病疑被毒自武则天当上皇后之后,就开始将朝中阻碍她的人纷纷贬官杀害,并提拔自己的亲信担任要职。

    不久之后,唐高宗患了头痛病,没有精力打理朝政,于是就将朝中大小事情交给武则天处理。

    怎知到了后来,朝中官员都听武则天的话,高宗隐隐感觉不妙。

    公元664年,武则天竟然把术士郭行真召到宫内,用巫术诅咒高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