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一五零章 龙怨:麻烦来了

第四一五零章 龙怨:麻烦来了

    一张天元继续说道:“隔了数天,农夫向张家投诉,一时轰动整个万丹新园乡。

    主家自知理亏,赔钱了事,再请袁真人将两只右狮锁住,不要再出来活动。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发生了一件可怕的事情。

    两只石狮竟然在晚上被怪物吞食。

    有人认为这是好事儿,也就没有在意。

    然而从那之后,每到晚上,就会有家禽或者家畜被吃。

    当地的百姓是苦不堪言。

    然而这都算是好的。

    最可怕的是,有一天晚上,竟然有一个婴儿不知下落,找到的时候,只剩下一堆白骨。

    惊恐的人们请来袁真人帮忙。

    袁真人晚上设下圈套引怪物入瓮,最终发现那是浴血千足魔。

    真人与这浴血千足魔一番苦战,将其斩杀,但是也精疲力竭而死。

    后人为了纪念这位袁真人,还在那里留下了袁真人的雕塑供人祭拜。”

    说到这里,张天元看向刘成仁道:“我曾经去那里祭拜过,发现那袁真人对付的浴血千足魔只是刚刚复活的雏形体而已。

    如果让那家伙长成,别说袁真人,就算是袁天罡怕也对付不了的。”

    “那咱们这浴血千足魔到底成长到什么程度了?”

    刘成仁问道。

    “咱们比较幸运,发现得比较及时,这浴血千足魔连雏形体都不是,对付起来比较容易,但它的影响一点都不小。

    当然,这影响不是说吃几个牲畜或者婴儿那么简单。

    这是直接影响龙脉,断人后代的。

    话说当年武则天当政时,有一个官至侍中人叫郝处俊,死后遭到掘墓开棺之严惩,据说就是葬的方位出了问题。

    郝处俊下葬后,当时有懂风水的人走过郝的墓地,看罢叹称,‘葬压龙角,其棺必斫’。

    后来郝的子孙犯事,诛连九族,郝在地下难逃祸害,果然被武则天派的人把他的坟给挖了,棺材撬开砸了。

    历朝历代的帝王为了选得一块可以荫及子孙,保全国运的风水宝地,不惜花费巨资,并当成国事商议。

    从秦始皇嬴政,到汉高祖刘邦、唐太宗李世民、宋太祖赵匡胤,再到明太祖朱元璋、清世祖福临,无不重视寿宫(陵寑)的选址问题。

    下葬后,也不能大意,要注意保护地气和龙脉,封以厚土,圆堆‘藏金’,不致泄气,这也是后来陵墓都有高大封土的原因之一。

    因为这个道理,中国古代出现了挖人祖坟、断人龙脉的事件多不胜数,故意使坏。

    而盗墓之所以被世人视为断子绝孙之行为,也是因为祖宗的地气被泄之故,才恨得咬牙切齿。

    尸骨下葬后也不可轻易迁移,否则会坏了风水,发迹不了。

    如朱元璋,公元1368年于应天称帝后,首先想到要把父母、兄嫂的坟迁址,盛装豪椁隆重再葬,并派精通风水的刘基前去老家堪查。

    刘基回奏,山川灵气不可动,一动风水就不灵了,会破了朱家龙脉。

    迷信的朱元璋遂放弃了重葬的念头,选择在原址上修建大型皇陵。

    因为这个原因,朱元璋老家的明皇陵是没有地宫的,这也是历代帝王陵寑中少有的现象。

    同时,狂施皇权,给下葬时连棺材都没有的父母、哥嫂封官加爵,一辈连饱饭也未吃过几天的朱五四当上帝王,追为‘淳皇帝’,庙号仁祖。

    可以说,明朝的龙脉,就在此处。

    后来满清入关,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寻找厉害的风水师,在明朝的龙脉之地饲养浴血千足魔。

    虽说浴血千足魔并未长成,但是仅仅是类似这样的雕塑,就让明朝龙脉被破损严重,最后朱元璋的皇朝也因此陨落。

    当当大明,被满清替代了。

    不过满清的运气也不怎么样,他们在成功入主中原之后,却并没有满足那个风水师的愿望,反而还派人追杀他,要将他灭口。

    这个风水师也算是厉害,竟然躲过一死,并且苦苦寻找大清龙脉,并以浴血千足魔毁之。

    这也让满清的繁荣很快瓦解。”

    张天元回答道。

    “这么恐怖!”

    柳若寒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不过刘成仁关心的却是张天元另外的话:“听您这意思,就是说这浴血千足魔可以化解了?”

    “可以这么说。”

    张天元点了点头道:“其实毁掉这雕塑非常简单,以我现在的道行以及法力,绝对能够办到。

    麻烦的是,龙脉被这家伙捣毁,产生了可怕的龙怨。

    这龙本是造福一方的福龙,如今产生怨念,便极有可能化作孽龙,很难处理的。”

    他可并非危言耸听。

    严格来讲,龙怨可以理解为一种负面的龙气。

    也就是说,平常龙脉可以让一方水土养育一方百姓。

    可是这负面的龙气,却能够毁掉一个地方,让一方大地变成寸草不生的荒漠。

    而且他们三个距离雕塑这么近,只要毁掉雕塑,龙怨必然袭来,他们三个,谁承受得住?

    他张天元还可以,可是柳若寒和刘成仁怎么办?

    而且龙怨的打击范围非常广。

    搞不好是会殃及无辜的,整个乌城的人都要遭殃,那样一来,就真得糟糕了。

    “有点很难理解啊,龙怨不就是龙的怨气嘛,怨气也能杀人?”

    柳若寒皱了皱眉道。

    “你可别小瞧这怨气,就比如说风,如果很小的时候,对人自然没有任何伤害,可一旦发展成台风甚至是飓风,那么死伤可就无数了。

    怨气也是如此,平常一点怨气,那你可能根本就感觉不到。

    但怨气达到一定程度,那真得就是天崩地裂的灾难啊。”

    张天元感慨道。

    “那怎么办啊姐夫,这事儿总得处理吧?”

    柳若寒问道。

    “当然,你容我想想,这样把刘成仁,你先按照你们警方的那一套程序行事,把该抓的人抓起来,就算没有这浴血千足魔的事儿,光是杀害那么多的儿童,就是死罪难逃。”

    张天元看向刘成仁道。

    他不想让那些背后的人逃走,那些人逃了,不仅是天理不公,而且对他来说也很麻烦。

    只有把这些货一个个枪毙了,他的麻烦才会少许多。

    毕竟如果那些人活着,知道是他破坏了这浴血千足魔的雕塑,那肯定会来找他麻烦的。

    就算他不怕,可也膈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