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四零一八章 我要价很高的!

第四零一八章 我要价很高的!

    “我说这位老爷子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张天元笑眯眯地看着田老板的父亲问道。

    “误会?”

    田老爷子愣了一下,有些好奇地看着张天元,不太明白张天元的话。

    “田老板的家里人似乎都很自我啊,首先田老爷子必须得搞清楚,我不是你们家佣人,也不是你们雇来做什么事儿的。

    我也不需要让你考核承认。”

    张天元淡淡说道:“如果你想让我帮你看风水的话可以直说,但是我要价可是很贵的。”

    “这小子怎么这么没规矩?”

    田老爷子看了田老板一眼,似乎很是惊讶,往常到他们家里来的小年轻在他面前可都是唯唯诺诺,连说话都不敢大声啊。

    “爸,这是一位高人。”

    田老板只好解释了一番,然后对张天元道:“张先生,您可以帮我父亲看看这客厅里的风水布局,酬劳自然不会少了您的。”

    “我可不需要钱。”

    张天元淡淡道。

    “明白,您喜欢古董嘛。”

    田老板心里头有些不快,可是一想到门外发生的那些事儿,他就不敢得罪张天元,吩咐人又取来了一件东西。

    “您看这个合适吗?”

    田老板将手中的东西递给了张天元。

    “还是一幅画?”

    张天元接过画看了一眼,不由笑道:“田老板还是文雅之人啊,收藏的这些话,几乎都是普通人没听说过的,但画工造诣却不差。

    这应该是程鸣的《捕蝉图》吧?”

    虽说这幅画的落款处已经有些模糊不清了,但张天元因为曾经在书上看到过这幅画的介绍,也是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幅《捕蝉图》为立轴,纵119厘米,横52厘米,绢本设色。

    款识:摹唐解元本,松门程鸣。

    但已经有点模糊不清,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出来。

    钤白文“松门”印。

    画右下底处钤盖鉴藏印二印,分别是朱文“曾归卧游居”和白文“富春杨氏鉴定书画印”。

    画面构图简练,远山近树,人物穿插其间,主题明确,一目了然。

    画面上方,山势连绵起伏,左低右高,略加点苔,植被依稀不见葳蕤,高山隐于画外。

    远方云雾缭绕,山峰隐隐,苍茫辽阔。

    山下浅滩平渚,流水潺缓,宁静清旷,意境恬然。

    近处平坡之上,杂草丛生,几株老树浓阴匝地,枝繁叶茂,树干及枝叶浓淡参差,虚实相接。

    树身主干粗壮,数处皲裂,更显老树苍劲风骨。

    林阴之下,几名捕蝉儿童戏耍其间。

    有的白衣兜肚,脚穿布鞋;有的活泼可爱,赤脚挽袖;有的则干脆留着露出小鱼儿,展示出一副顽童天性。

    作者对人物的形象刻画细腻,有的伸出长竿,全神贯注地在树上捕蝉;

    有的仰头观望,抿嘴闭息,仿佛生怕惊飞了蝉,令人想起与作者同时代的诗人袁枚诗歌《所见》中“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的意境;

    有的蹲在地上玩弄着刚捕捉到的战利品,怡然自得的神情一览无遗。

    一个赤裸上身的顽童爬上了树丫,骑坐在枝干上,扭颈仰望,正将竹竿伸向高处的蝉,树下的儿童仰头伸出双手,一脸紧张,仿佛正担心树干上的儿童会不小心摔下来一样……

    儿童顽劣、胆怯、可爱、俏皮的种种神态表情均描绘得惟妙惟肖,生动传神,淋漓尽致,体现了作者对夏日儿童捕蝉观察的细致入微,洋溢着浓郁的生活气息。

    程鸣,字友声,号松门。

    安省歙县人,清代书画家。

    据李浚之《清画家诗史》、窦镇《清朝书画家笔录》等记载,程鸣主要活跃于清代雍正、乾隆时期。

    他的“山水学于石涛参以程邃,每以秃毫渴墨,运以中锋,纯以书法成之,不加渲染,自然沈郁苍浑。诗出王士祯之门,尝为王士祯作古夫于亭图。与陈撰、方士庶、厉鹗为诗画友。”

    纵观全幅,布局自下而上,繁密疏朗有致,一应景物宜人。

    风格工整谨严,色彩古朴,画意主次分明,山水、树木成为衬景,捕蝉的儿童相较于山水茂树比例虽小,却俨然成为画中的主角。

    作者用墨枯湿浓淡兼施并用,枯笔焦墨,枯而能润,并融入金石趣味,苍秀细腻,秀润缜密,有石涛笔意。

    水墨稍带写意,着墨浓淡适宜。

    以秃毫勾勒老树,参以书法,自然遒劲;以浓淡之墨晕染枝叶,郁郁苍苍,蓊郁茂盛;以渴墨绘山水,山石轮廓用较干之笔皴擦点染,线条变幻流畅,显得潇洒苍秀,疏阔幽远。

    以工笔绘人物,形象精确,面部表情丰富细致,衣袖洗练流畅,画法严整细腻,画格具有元代文人画的秀雅特点,亦兼具南宋院体工细意韵。

    根据款识,此画“摹唐解元本”,笔法娴熟,工中带放,粗细结合,明显有唐寅山水人物特有的秀润清新、清俊劲逸的艺术风格。

    夏日捕蝉,可以说是乡村孩子们最大的乐趣了,儿时与玩伴在浓阴里捕蝉的记忆充满快乐。

    程鸣画中的捕蝉场景是那样的亲切而熟悉,竟勾起了张天元的童年回忆,也勾起了他对故乡的向往。

    虽然这幅画在市面上价格并不昂贵,但张天元觉得还是能够接受的。

    毕竟程鸣的传世作品可也并不算多的。

    “这幅画您先拿着吧。”

    张天元将画还给了田老板道:“若我无法看出什么问题,这幅画我也没脸要。

    若是看出来,自然当做酬劳拿走了。”

    他这样做,也算是想要缓和关系了,毕竟他也并不想彻底与这位田老板势成水火。

    田老板听他这么说,心中也是消了不少的火气,如果自己的儿子能够安全归来,他这火气恐怕会彻底消失了。

    毕竟虽然张天元之前说话难听,可他儿子却当真是这人救的。

    他正在考虑这些的时候,张天元却已经开始观察客厅里的布局。

    客厅布局包含很多。

    从家具的摆放,到家里摆件的放置等等,那都是有学问的。

    不多时,张天元的目光就投向了墙壁上挂着的一幅画。

    脸色微微一沉。

    张天元脸色忽然变化,这当然引起了田老板和田老爷子的注意了。

    田老板急忙问道:“张先生,您是发现什么问题了?这幅画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