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三六四五章 古董圈子里的“朋友”

第三六四五章 古董圈子里的“朋友”

    朋友上门,老于掌柜自然要好好招待,便将那玉器拿了出来。

    来人一见龙形玉佩,眼睛一亮:“我老家隔壁县的一位主要领导是个‘玉痴’,他要是见了这宝贝,一定能出个好价钱。我送给他看看,怎么样?”

    什么叫朋友?

    朋友就是相互之间的信任,朋友就是在你最需要他的时候出来的那个!

    再说,自己手头上正紧张,想卖件更好的古董却囊中羞涩……想到这里,老于掌柜把玉佩交给朋友:“那就谢谢你了!”来人说:“朋友嘛,不言谢。你就等着我的好消息。”

    等啊,盼啊,老于掌柜在等待和盼望中,花儿谢了又开开了又谢。

    他几次找到那人的家里去,可每次去都是铁将军把门。

    邻居说:“早就不见那人的人影儿了”。

    老于掌柜捶胸顿足:“骗子啊,大骗子!”

    至今,老于掌柜不知他的那位“朋友”身在何方……

    老于掌柜说,曾经看过一句名言:相信他人是一种品质,被人相信则是一种幸福。但这一名言让我大跌眼镜,正是这种轻易地相信给我酿成了一次无法弥补的大错!

    瓷器的故乡的中国,在瓷器烧制史上,元代青花瓷占有十分重要的位置。

    元青花以其明快雅丽的绘画图案、丰富多彩的器物种类、气度恢弘的审美神韵、科学复杂的烧制工艺,在中华瓷器中独树一帜,多元文化的相互交融,演绎出了美轮美奂的艺术佳作,令收藏爱好者梦寐以求。

    2005年的一天,老于掌柜在黄州街上邂逅一个老乡,那老乡见了他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我正要找你,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们垸子最西头那一家的张老头,前些天走财运,到山上挖树坑,挖到一座古墓,拣到两个罐子,青花瓷的,釉面光滑平整,一个老师说是元代青花瓷罐……”

    “走!我们去汽车站,搭车回去。”老于掌柜喜不自禁。

    他们一行来到张老头家,张老头从门旮旯抱出一个破麻袋,小心翼翼地取出罐子:“这就是乡亲们说的那个宝贝,听说能值几十万!我的娘哎,就这东西,真值那些钱?”

    见了瓷罐,老于掌柜眼睛放光。

    他用手指量了量,瓷罐高约31厘米,罐肚周长约34厘米。罐身上的鲭、白、鲢、鳜(谐音“清、白、廉、洁”)四鱼形态各异,栩栩如生……老于掌柜还是第一次看到这种元代青花瓷罐的实物。

    “现在赝品多,可不能走了眼。”他心中告诫自己。

    于是,从器形到釉色,从青花到纹饰,从内壁到底足,从显色到气泡,他又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感觉是同资料上介绍元代青花罐瓷一个样,便问张老头:“听说这罐有两个,是吗?”

    张老头说:“这贵重的东西,哪敢全部放在家里?那个我也用麻袋装着,不过放在这门前的塘里了。”

    “能捞起来吗?”

    “水深,不好捞,你如果要,以后找机会捞起来给你送去。”

    “这个罐,你要多少钱?”

    “说贵了吧,乡里乡亲的,我开不了那个口,你也拿不出。就图个吉利——6万吧——六六大顺!”

    老于掌柜窃喜,因为他从电视上看过一则新闻:

    前不久的7月12日,一件名为“鬼谷下山”的元代青花瓷罐在伦敦克里斯蒂拍卖行拍卖时,由伦敦古董商埃斯凯纳齐以1568.8万英镑(约2.45亿元人民币)投得,创下历来亚洲艺术品拍卖的最高成交价,同时刷新中国瓷器及中国工艺品拍卖价格的世界纪录。

    眼前这瓷罐,使他产生许多幻想,可他的存折上只有30700元了。

    于是他说:“你这东西,不知是真是假,值不了几个钱。你如果想卖,我出3万;你如果不想卖,我立马就走,因为我忙得很。”

    说罢,他掉头就走。

    刚跨出门外,老于掌柜听张老头说:“老于先生,别走嘛。看在乡亲的份上,就依了你。不过,要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一行来到黄州。

    老于掌柜取了钱数给张老头,张老头把那罐子给老于掌柜时,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

    “捡”到了好东西,自然要与朋友分享,老于掌柜连忙打电话告诉他的一位朋友。

    这位既是厅级干部又是“玩瓷高手”的朋友,一放下电话,就驱车100多公里赶到老于掌柜家里,不料是高兴而来扫兴而归——朋友一眼就看出那所谓的元代青花瓷罐,不过是仿制的赝品而已。

    老于掌柜一连几天,头发大把大把地往下掉,没多久,他便秃顶了……

    “捡漏”,是收藏领域里有一个很诱惑人的词。

    所谓“捡漏”者,一般是指在收藏品市场寻觅时用低价购得高价值的藏品,也许是对方根本不懂其价值,也许对方疏忽了其珍贵之处,反正是买的人捡了个大便宜。

    当然,也有很大可能是自认为“捡漏”而实际是“走眼”的时候,先喜而后窝囔只好吃个大哑巴亏。

    老于掌柜这次就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啊!

    2006年晚秋的一天,老于掌柜应邀赴武城出席了湘北省民间收藏品展览开幕式后,兴致勃勃地浏览展品。

    在书画厅,他看到了一幅自己曾爱不释手的画,署名收藏此画者却是他曾十分信任的一位文化人,他顿感头昏目眩……

    在我国近现代绘画史上,有“南黄北齐”之说,“北齐”指的是居住在帝都的花鸟画巨匠齐白石,而“南黄”说的是江浙的山水画大师黄宾鸿。

    原籍安省歙县、生于江浙金城的黄宾鸿一生跨越两个世纪,两种时代,最终以中国画大师名世。

    他擅长山水、花卉,并注重写生,所作重视章法上的虚实、繁简、疏密的统一;用笔如作篆籀,遒劲有力,在行笔谨严处,有纵横奇峭之趣。

    在藏界,他的画作价格不断上扬。

    2006年春上,经熟人介绍和引荐,老于掌柜专程到安省黄山,花了8000元,从一位藏家那里买下黄宾鸿的山水画。

    此画宽60厘米、高90厘米,以积墨、泼墨、破墨、宿墨互用,使山川和动物层层深厚,韵味深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