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三零二九章 真金不怕火炼

第三零二九章 真金不怕火炼

    席勒一直都想要一件金装定器而不得。?

    那华裔专家对这东西也是心仪已久,他以前虽然在博物馆看到过,可是博物馆的东西那是公家的,又不是他自己的。

    至于武田晴子那就更不用说了,这个女人只要是中国古董,她好像都非常感兴趣。

    就算是那个英国人,也对张天元拿出来的这两件东西的美丽给镇住了。

    先不管东西是真是假,看起来就让人觉得十分漂亮。

    哈德那家伙更是直接扑到了桌子上,企图将两件东西拿到自己手里,不过却被张天元给拦住了。

    “哈德先生,鉴于您冲动的表现,我可不敢让您靠近这东西,否则您药师把这玩意儿打碎了,那您是绝对赔不起的,别说你们家富可敌国,那都没用,钱可以赚,但是这样的好东西打碎了,你根本不可能找到第二件,明白吧?”

    张天元虽然是一脸认真的说话,不过在哈德听来,却是充满了对他的鄙视与轻蔑啊。

    哈德气得不行,可是又拿张天元没办法,眼前的这个中国人,那完全就是软硬不吃的,你跟他说什么都没用啊。

    席勒和那个华裔专家以及武田晴子早就拿出了各自的工具,开始聚精会神地鉴赏那两件金装定器了。

    在张天元看来,这里面眼力最好的,应该就是那个华裔专家了,虽然这家伙人品实在不怎么样,但你不得不承认这家伙还真有两下子。

    说实在的,如果他没这份本事,估计也不可能贪到那么多钱的。

    三个人看得都非常仔细,简直就像是在显微镜下观察细菌的活动。

    足足三十多分钟过去了,武田晴子才颓然放下了手中的放大镜。

    她心里头那叫一个不爽啊。

    为什么,为什么好东西都让这个中国人找到了,这个中国人难道有孙悟空的火眼金睛吗?

    又过去了二十分钟,席勒和那个华裔专家也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席勒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张先生,这东西您真得不打算出手吗?”

    他虽然是个美国人,可是对金装定器的喜爱却不亚于中国的任何一位收藏家。

    他真得很想得到这件东西。

    “不会吧父亲,您的意思是这家伙的两件东西都是真的?”

    哈德目瞪口呆地问道。

    “当然是真的,不然你认为张先生会拿一件仿品来糊弄我们吗?”

    席勒很不痛快地看了哈德一眼。

    其实他倒希望东西是假的,那样的话,他就不用这么痛苦了,现在明明看到了好东西,却不能得到,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实在抱歉啊席勒先生,我说过了,东西我是不会卖的。”

    张天元摇了摇头道。

    这两件东西的去处,他早就已经定好了,那就是进入他的神罗博物馆之中,然后供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人去参观。

    对他来说,这就是人生的一种追求啊。

    “张先生,就不能再好好考虑考虑吗,这两件金装定器,我只要一件,你尽管开价,一亿美金行不行?”

    席勒不愿意给白银盒子出一亿美金的价钱,却愿意花费一亿美金购买一件金装定器,足见他对金装定器的喜爱了。

    这恐怕就是一个人对某种东西喜欢到狂之后,完全凭个人喜好出价了吧。

    说实话,这样的东西虽然说是价值连城,可是真正要卖到一亿美金,那还真不太现实。

    席勒出这么高的价格,那真得就是拼了啊。

    “一亿美金!不是吧,这东西居然这么值钱?”

    哈德站在一旁,直接傻眼了。

    那个华裔专家叹了口气,开口说道:“金装陶瓷工艺,即棱,也叫扣。

    所谓‘银棱’装饰,是指用银片包在瓷器的口沿或底足上的装饰工艺。

    作为装饰工艺的‘扣’,解释为‘金饰器口’。

    这种工艺多用于北宋定窑瓷器上。

    根据用材不同,被称为金扣、银扣、铜扣,也叫金棱、银棱、铜棱。

    棱和扣应是同一种工艺。

    这一金银装饰瓷器的技法,为后世制瓷业开创了一条新路子。

    它集金银富丽豪华与瓷器含蓄典雅之美于一体,对陶瓷的兴旺达产生了深远影响,为描金、贴金、金釉、胭脂红釉等工艺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定瓷包镶金银口,华贵时髦,宋代宫廷极其盛行,逐渐波及民间。

    于是包金银口逐渐成为一门行业,宫廷民间皆设作坊以供时需。

    宋朝工部文思院设‘棱作’,内廷后苑造作所亦设‘棱作’,只负责瓷器及其他器皿镶口。

    都市汴京城内,镶金属口作坊面向市场,不必金银,铜口亦使其增色。

    金装工艺是风靡宋代的一种时尚,是为了提高瓷器的身价而采取的商品深加工工艺。

    金钿与陶瓷联姻,赏心悦目,犹如锦上添花,使得定瓷在高雅秀丽之外又增添了一份雍容华贵。

    反映了当时人们的审美情趣,以及对唐代金银器的迷恋心理,也彰显了物主人的尊贵身份和社会地位。

    这一创举,蕴含着匠师们的高技艺和聪明才智,同时也揭露了统治阶级对腐朽奢靡生活的追求。

    这样的东西,实在是太珍贵了,唉,别说一亿美金,就算是给你十亿美金,你也未必能找到一件品相如此出色,保存如此完整的金装定器啊。”

    这一回,那华裔专家倒是没有说一些不负责任的话。

    大概是看到了好东西,所以这职业操守也突然回来了吧。

    “不可能,他怎么可能得到这么好的东西,一定是仿品,高仿!我说教授,你可得仔细看清楚了啊,别让这小子钻了空子。”

    哈德有些激动地说道。

    很显然,张天元之前说他那件属于元代的仿品,等于是直接打了他的脸,他自然是不高兴了,现在也要在张天元的东西上吹毛求疵。

    只可惜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是假的,不管他再这么折腾,都没什么意义。

    “混账话,难道我的眼力还不如你吗?”

    华裔专家有点生气。

    他的确是为了讨生活,跟哈德有过一些撕私底下的交易,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就要成为哈德的一条狗。

    那种事儿,他怕暴露,哈德更怕,所以他完全是没必要在乎哈德怎么想的。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