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三零零零章 九根翎管

第三零零零章 九根翎管

    张天元靠近摊位,争得了汤姆的允许之后,就仔细观察起了那些翎管。

    他的目光投向了第一枚翎管。

    这个翎管是琥珀材质的,在翎管里面算是比较特殊的这一种,呈现出漂亮的琥珀金色,半透明,与一般翎管的形状并无异样。

    整个翎管打磨的非常到位,很显然制造者在这上面是下了功夫的。

    翎管上居然绘制了山水图案,并且上面还有一首诗:

    驻辇近中河,朱栏俯绿波。

    群歌漕运利,永赖圣漠多。

    继述夫何有,遵循敢更过。

    省方得知要,遑复论其他。

    如果张天元没记错的话,这首诗应该是十全老人乾隆的诗句,而落款处也证明了他的想法。

    落款为“乾隆甲申年题”。

    没想到这琥珀翎管居然是乾隆皇帝亲手题诗的物件,这虽然未必能比得上那件价值七十三万美金的红翡翎管,可也绝对有一二十万美金的价值了。

    张天元不会看错的,绘图和诗句都是乾隆皇帝亲自搞定的,虽然说艺术水平未必有多高,可是对于喜欢收集皇帝御用品的人来说,就算是皇帝用过的夜壶那也是好的,更不要说这翎管了。

    一二十万美金还不至于让张天元激动,毕竟他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了。

    而且旁边站了那么多人,其中不乏华人,甚至还有来华盛顿旅游的中国人,不能让他们看到自己的激动,不然想要低价拿下只怕是没可能了。

    摊主汤姆给这东西的底价标注是一千美金,这实在太低了,只要不出什么意外的话,张天元相信自己最多出一万美金就可以将这东西拿下了。

    先放着,看看别的。

    此时温蒂也在那里瞅着别的东西,她也是有好奇心的,因为不知道翎管是什么,所以对于翎管自然也是很想认识一番。

    张天元见她乐在其中,也就放心了,毕竟是人家小丫头带他找到这个地方的,总不能不管不顾吧?

    回过头来,张天元将目光投向了另外一根翎管之上。

    这根翎管是通体碧绿的翡翠制成,光是去看翡翠,就知道价值不菲了。

    排除翎管本身的价值,光是这达到了满绿的冰种翡翠,就估计得值个几十万美金了。

    这真是一件好东西啊。

    可惜现在很多收藏家并不是很在意翎管。

    一位知名藏家曾说,买了还想买,是收藏;买了就想卖,是投资。

    翎管是清王朝官阶文化的一个载体,却鲜有“寻宝者”在这个层面上投入感情。

    即便是和珅,私藏多根翎管,垂涎的大约也是那满绿的翡翠和温润的白玉。

    可见在清代,用翡翠、白玉、琥珀等珍贵石料由宫廷定制的翎管就已不仅仅是尊贵的象征,对持有人来说更是一笔巨大的财富。

    翡翠、白玉(羊脂玉)皆为玉石中的稀有品种。

    以翡翠为例,早期翡翠的价格并不很高,随着主要产区缅甸资源的减少、中国文化对玉的独好以及游资炒作,翡翠价格一路飙升,扮演着“疯狂石头”的角色。

    据中国珠宝首饰协会的资料显示,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的涨幅约在18%,2010年至今涨幅甚至超过30%,其中高档翡翠尤甚。

    近年,翎管这一偏门收藏开始遇上香港、宝岛等地珠宝商人的“抢活儿”。

    他们不是翎管收藏家,诱惑他们的是翎管的翡翠、白玉等稀有材质。

    翎管的命运在这些珠宝商手里改变了方向———被切割制作成戒面、耳坠、挂件等镶嵌在首饰上。

    由此,走过历史、记载着清朝文化的翎管变成了只有材质价值的石料。

    在张天元看来,把翎管当玉料收购太可惜了。

    他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市场上出现一根,他就倾财力收一根,尽量不让这珍贵的文物“落魄”成普通石料,用他的收藏延续历史。

    翡翠再好,终究只是石头。

    而翎管却是承载历史的东西,那是完全不一样的。

    张天元感慨万千地移开了目光,前面看的这两种翎管,用材不同,但都价值不菲。

    而第三根翎管,更是表现精致。

    这是一根漂亮的红宝石质地的翎管,是属于皇室和正一品官员才有资格拥有的东西。

    这种红宝石,不仅在中国,估计在国外也是会有很多人盯上的,估计不容易下手去买。

    幸亏这里只是一个小的拍卖场,应该不至于会打破翎管的竞拍记录,只要这东西能在一百万美金以下拿到,那都是赚的。

    接下来张天元又看了几根翎管,多是汉白玉等玉制作,不算出众,但也都价值数万美金。

    倒是看到第九根的时候,他不由愣了一下。

    这应该是一根紫罗兰翡翠制作的翎管。

    当然,若只是紫罗兰翡翠,那张天元还不会太过惊讶,毕竟他见过的紫罗兰翡翠也不少了。

    关键这根翎管上有着非常高超的雕刻工艺。

    他看了好几遍,越看这越像是陆子冈的“锟铻刀”雕刻手法。

    可问题是,翎管出现在清代,陆子冈那个时候早就死了,而据说陆子冈的锟铻刀雕刻手法也已经失传。

    怎么可能会在清代出现呢?

    难道这种雕刻手法并未失传,只是秘密传承到了清代?

    倒是真有这种可能啊。

    这个传承者的手法比起陆子冈来说,自然是要稍逊一筹的。

    但也仅仅就是稍逊一筹而已,其艺术造诣只怕能够达到陆子冈的九成水平。

    这已经非常了不得了。

    张天元深吸了一口气,如果说前面那些翎管还只是带给他惊喜,那么这根翎管,就是让他欣喜若狂了。

    即便是以他的冷静,也差点激动地喊出声来。

    幸亏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否则真是要被别人抢去好东西了。

    翎管一共就只有九根,他也看了九根,打算全部买回去,这可是冷门收藏,他神罗博物馆一根都没有的,如果可以补充进去,对他来说,那也是一件好事,对神罗博物馆来说,自然也是大好事。

    其余的东西,虽然华丽,但是在张天元看来,却是价值不高的东西,最高的也就是几个鼻烟壶,但最多就是几千美金而已,他觉得没必要跟人争抢。

    反正也不是太稀罕的鼻烟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