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九零八章 讹人

第二九零八章 讹人

    稍微熟悉瓷器的人都应该知道,正统、景泰、天顺是我国明代瓷器史上的空白期,迄今为止,还没有这个时期的官款器物出现。

    所以,就算掌柜的手中的青花梨壶仅仅只是景泰年间的民窑瓷器精品,那价值只怕也不会比官窑低多少了。

    无论什么地方,无论什么时候,古董这玩意儿都离不开“物以稀为贵”这几个字儿。

    不过张天元却对此严重存疑了。

    他虽然没有动用鉴字诀去鉴定,可是听到对方说这是民窑精品的时候,就已经产生了怀疑。

    到目前位置,青花梨壶还尚未出现过民窑物件。

    当然了,退一万步说,此人运气好,弄到了民窑的精品青花梨壶。

    可是这梨壶上却有不小的问题。

    此壶白底青花,壶盖上和颈部以复线卷草纹做边,壶身绘制的是缠枝菊花,壶嘴和把手上是单线卷草纹,底上印有“景泰七年洛州张氏造”的楷书款。

    规规矩矩,平平整整,倒也算是符合民窑瓷器的特点。

    然而接下来却有个问题,缠枝莲纹之中,竟然有龙凤双舞,这就太不靠谱了啊。

    怎么说呢?

    在古代,龙代表皇帝,凤代表母仪天下的皇后。

    民间的瓷器是绝对不允许用这两种图案的,真用了,那就是犯了忌讳,弄不好就是要杀头的。

    张天元还真不太相信有谁会为了制作一件瓷器去得罪朝廷,犯下这杀头之罪,那就未免有点太过愚蠢了。

    不过东西不是他的,他也就是看个热闹,所以并未说话。

    “看起来应该是个好东西,我们仔细瞧瞧。”

    一老一少之中的老者捋了捋胡须,笑着说道。

    通过他这话,张天元就明白了,此人多半不是什么真正的专家,应该只是个民间收藏家,然后有些钱,所以就希望可以到国外来收点东西回去。

    毕竟当年中国流失在海外的宝贝实在是不少。

    “二位当心点,这压堂货价钱可不低,看的时候尽量不要触碰,免得碎了,到时候就不好说话了。”

    掌柜的小心翼翼让开了路,让那一老一少去看。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慌里慌张跑进来一个人,不小心撞在了那少年身上。

    结果少年人的身体向前一扑,正好碰到了桌子上。

    “小心!”

    掌柜的大惊失色,急忙大喊。

    可是已经晚了。

    “啪!”

    好端端一青花梨壶,就那么摔了个四分五裂。

    那一老一少顿时傻眼了。

    从人群里挤进来的那个人也傻眼了。

    “小妹,你这毛毛躁躁的毛病就不能改吗,这下完了,给人家把瓷器打碎了,要是真货,这损失可就大了。”

    那少年对冲进来的人埋怨道。

    冲进来的是个女孩,看样子应该是跟这一老一少是一路的,此时也是呆住不会说话了。

    她想辩解,说有人刚刚有人偷偷摸她,所以她才着急躲避,没想到就造成了这样的结果。

    可说这种话,谁信呢?

    她也只能是打断了门牙往肚里咽了,苦啊。

    说起来这三个人也真是倒霉。

    瓷器等比较容易碎的古董交易的时候,都有不过手的说法,这就是围了以防万一。

    怕一交一接之间弄碎了互相埋怨扯皮。

    那一老一少已经非常小心了,真正做到了瓷不过手,甚至连那青花梨壶碰都没碰一下呢,结果就成了这样。

    不是倒霉那能是什么呢?

    外面围观的人也都是唏嘘不已。

    景泰年间的民窑瓷器可是很稀罕啊,居然就这么碎了,这可不是钱能补救回来的啊。

    “行了,你就别说她了,掌柜的,你看这事儿闹的,的确是我们的不是,你这东西多少钱,我们买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们打碎的。”

    那老人倒是个实在人,并没有推诿扯皮,自己打碎的东西,自己花钱买下,这个事儿也就算结了,谁让自己倒霉呢?

    掌柜的本来挺生气,一听这话,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惋惜之色道:“唉,碎碎平安,碎碎平安啊,这都是意外,不过您也知道,我只是店里头的掌柜,给人打工的,所以这东西该赔还是得赔的。”

    “明白明白,您就说多少钱吧。”

    老人点头道。

    “这样吧,您给个十万美金就行了,这东西其实如果上拍的话,不止这个价,不过您这么实诚,又是中国来的,我也不能坑你是吧?”

    掌柜的咬了咬牙,像是下了决心说道。

    “多少?十万美金?那可是八十多万rmb啊!”

    没等老人说话,那少年先不乐意了,一双眼睛瞪得好像牛眼睛似得:“我说掌柜的,你不能看我们老实,就好欺负吧?十万美金,你怎么不去抢呢?”

    “住口!”

    老人喝住了少年,然后慢条斯理地说道:“掌柜的,即便是真正景泰年间的青花梨壶精品,rmb那也就价值四五十万而已,折合美金也不过六万左右,您这要价的确是太离谱了一点。”

    掌柜的脸一下子就黑了,冷冷道:“刚说了你是实诚人,这会儿就想赖账是不?你说我乱开价,可我还就告诉你了,这东西是我们从中国的走私贩子手里购来的,当是买的时候,就已经讨了将近十万美金了,我给你们要这个价,是胡乱要吗?”

    “空口无凭,你说你花了将近十万美金买来的东西,谁知道是不是真的啊?”

    少年人大声说道。

    “让你闭嘴没听到啊?”

    老人狠狠瞪了少年人一眼喝道。

    那少年心里头不服气,可是看到老人发火了,也是不敢多说什么,只好灰溜溜地躲到了一旁。

    赶走了少年,老年人又重新仔细检查了一下那青花梨壶的碎片,从胎质到款识,都一一做了鉴定。

    最后叹气道:“东西的确是好东西,确实是明代的青花梨壶,如今市面上,一般的青花梨壶价钱大约是二三十万rmb,景泰年间的贵不少,但顶多也就是四五十万啊,掌柜的,就不能便宜点吗?我们也不是有意的。”

    老人算是认栽了,可是一下子要拿出十万美金,相当于八十多万rmb,他还是觉得心里头不太舒服。

    这摆明了就是讹人嘛。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