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八六八章 大明玉工

第二八六八章 大明玉工

    一件蓝田玉制作的玉山子而已,凭什么会有那么多的金钱纹?

    张天元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不过他觉得,自己的地气既然没有出过错,那就要相信地气。

    更何况摊主说了,除了那铜貔貅,别的东西都是可以免费送给他的,既如此,他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呢?

    就算这东西不是风水法器,就算自己的地气真得看错了,也可以当成一种验证啊,可以避免以后再犯同样的错误。

    想到这里,张天元平复了一下自己稍微有些激动的心情,看了看刚刚了结了一桩生意的摊主。

    生意大概是没谈成,所以摊主脸上表情不太好。

    “遇到行家了?”张天元笑着问道。

    “不是行家,是个完全的外行,说是要买一件可以显得自己很有钱,但是又不会被别人瞧出来的东西。

    我给他介绍了一块玉佩,要他五百块,他竟然嫌贵,咬定了我摊位上的东西都是十块钱的货,这可真是气死人了。

    所以我说啊,真得是不喜欢遇到专家和完全的外行,太难搞了。”摊主苦笑道。

    “真别说,这种人我倒也见过。”张天元笑道:“行了,你刚刚那笔生意做了,这一个月都不愁了吧,人要知足哦。”

    “说的也是,怎么样了天宝兄弟,瞧见自己喜欢的物件了吗?”摊主脸色好了不少,扭头看了看张天元问道。

    “你这玉山子有一眼,多少钱买的?”张天元指了指那玉山子问道。

    所谓有一眼,就是就是这件东西不错,艺术价值较高,比如说这件观音瓶“有一眼”。

    “刚还夸你眼光好来着,怎么一转眼就不行了啊,什么有一眼,我实话告诉你吧,这是劣质蓝田玉制作成的。

    倒是一件荒货,做工也算不错,但与精品相差甚远,真人面前不说假话,这东西,我一百块收的,你要是喜欢,拿去得了。”摊主倒是直接。

    所谓荒货是指专门走街串巷,下农村,到处拾荒收购来的古玩。

    这部分荒货是古玩市场的主流。

    但鱼目混珠,真假掺半。

    也就是说,东西有真有假,实在是不好判断,不过大多收来的事后都比较便宜,而捡漏,也大多都是从这些荒货里头捡的。

    不管怎么瞧,张天元都觉得自个儿手中的这个玉山子不像是明代的。

    明代玉器的玉材主要使用质地细腻温润的和田玉。

    宋应星《天工开物》记载了当时运玉材的盛况“凡玉由彼缠头面,或溯河舟,或驾驼,经浪入嘉峪,而至甘州与肃州,至则互市得兴,车入中华,卸萃燕京。玉工辨璞,高下定价,而后琢之”。

    明代还通过海上贸易,得到了大量珍稀宝石,扩大了宝玉石制作的用料范围。

    然而蓝田玉还是少用,所以单从这材料上来说,就令人怀疑。

    另外明代玉器在工艺上是粗犷与精细并存,民间用玉大多粗犷浑厚,不拘小节,精工者较少。

    由于民间用玉的数量较大,传世较多,导致后世一提明代玉器就称其为“粗大明”。

    然而粗犷却并非粗糙,一个是风格特点,另外一个却是技术水准,全然不能同日而语。

    这个玉山子是粗糙,而非粗犷!

    这就好比草书和潦草,那全然就是两个概念,人张旭那叫草书,那是风格特点,而一些小学生的作业那则是潦草,是水平问题。

    且其实明代玉器不乏精品,当然它们是为王公贵族、商贾富豪们服务的。

    明代玉器出土较多,种类繁杂,主要有玉壶、杯、盒、碗、樽等,以玉壶和玉杯最为出色。

    玉山子这东西绝对不是普通人家用得起的,所以一般来说,应该是比较精致才对,粗犷的风格怕是很难让王公贵族和商贾富豪们满意。

    还有一点,明代宫廷用玉,多与金银宝石镶嵌工艺结合。

    这类器物金玉珠宝融为一体,有在玉饰件上镶嵌红宝石、蓝宝石的;

    有金镶玉的带板;

    有金饰件上镶嵌红宝石、蓝宝石的;

    无不雍容华贵,珠光宝气,彰显了明代皇室贵族气派。

    然而这玉山子通体就一块蓝田玉,并无金银宝石之物镶嵌,这也算是一个疑点。

    不过说到这里,张天元还是要称赞一声这个玉雕工的手艺,这么一块完整的昆仑玉刻意雕刻的那么细致,这水平也是相当不错了。

    且那拉丝工艺,用的还就是明清时期的。

    玉器拉丝工艺由来已久,除古时开料外.其技法主要用于片状玉饰花纹的镂空。

    此种玉器加工方法.在战汉已有运用,后持续至明清达到极盛。

    玉器拉丝工艺即在玉饰上画定图案打好穿拉线的孔后,用搜弓子的丝线穿过玉饰孔,沿纹饰边缘把纹饰之间的“地子”,也就是空白处给锯割掉。

    似剪纸效果,但又能在纹饰上施加浮雕等技法,来增强立体感。

    年代的久远以及老玉制作需要长时间的反复拉切研磨,这就导致老玉“拉丝工”痕迹里有较厚的包浆,表面会呈现磨砂状。

    现代拉丝工艺则没有包浆,也无法呈现解玉砂的磨砂状态。

    然而如果说仿制之人用的是古代拉丝工艺,且专门做了包浆,凭这点根本无法判断真假,真正的鉴宝师,自然还有别的方法,在此就不赘述了。

    张天元眼前的这个玉山子用的拉丝工艺就是古法,且包浆很厚,也有解玉砂的磨砂状态。

    只是这东西,有一种刻意为之的感觉,好像是故意让人觉得那是仿古法做的似的。

    “唉,若是师父在这儿,一定能分辨出好坏来,我还是太嫩了点。”

    张天元从来不怀疑自己的鉴定能力。

    就像他觉得这东西是真宝贝,那肯定不会错。

    但问题在于,如果不通过鉴字诀的透视功能去查看的话,他就未必会发现这东西的秘密了。

    可如果换了杨怀仁,那估计就应该可以做到这一点。

    这就是差距。

    经验上的差距。

    他从事这一行所作的事情,还远远不够啊。

    毕竟他这所学有点太杂了,必须得样样精通,也的确是有些难。

    在古玩行之中,真正的大师,也就是擅长一项,最多两项而已。

    至于那些自称全能的,多半都是在忽悠人的,读了几本书而已,根本没有多少实际经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