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五三章 骗子

第二七五三章 骗子

    “胎质是对的……”西川正雄看了看,不由笑道:“我倒要看看他能找到什么暗记!”

    林伟德捡了一块瓷片拿到了张天元身边笑道:“张天元,该不会是你让老先生来闹的吧,这东西可不像是假的,老先生闯了大祸了,这把火,只怕会烧到你的身上去的。”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张天元不屑地笑道:“对了,有个事儿我倒是要给你说说,今儿我把那件乾隆粉彩带来了,不如当场让专家们鉴定鉴定,看看到底是真是假,你可别找借口溜走啊。”

    “不会!”

    林伟德面色尴尬地说道。

    “那就好,无论如何,你总是要做这个见证人的。”

    张天元笑了笑,继续看向了那边。

    这热闹,还是蛮有意思的。

    忽然,那老爷子乐而忘形地大呼小叫起来:“找到了,找到了!”

    他手里高举起一块瓷片,兴奋地大叫道:“瞒天王的仿品!真得是瞒天王的仿品!”

    “暗记就在这里!”

    那老爷子兴奋地高高举起一块瓷片,挑衅地将瓷片送到西川正雄面前。

    西川正雄神情呆滞,完全没料到会是这样。

    他竭尽全力支撑着接过瓷片。

    细细看来,瓷片的胎质里果然有一个醒目的瞒天王暗记,只是这个暗记被釉面的纹饰覆盖,从外观上根本看不出来。

    “是不是瞒天王的赝品?是不是?”

    老爷子兴奋异常,举着锤子振臂高呼。

    他当然兴奋了,毕竟通过这个事儿,他可算是把故宫博物院给救了啊。

    如果不是他今天来这么一出,这假东西就要进入故宫博物院了,若是以后被人发现是赝品,那真得丢人就丢到姥姥家了。

    “瞒天王瞒天王啊!”

    西川正雄用力一攥瓷片,手掌划破,满手都是鲜血。

    眼前一黑,顿时站立不稳,唐汉健急忙上前将他扶住。

    人群中,张天元露出了冷漠的笑意,他没有丝毫的同情,因为这就叫自作自受。

    如果西川正雄不来招惹他,他自然也不会这么做的。

    然而今天,他不仅不会同情,还要火上浇油!

    “诸位,瞒天王暗记是很有特点的,而且完全一模一样,绝对不会出现平常用楷书,却突然改用小篆这种事儿。”

    张天元突然间开口说话了。

    这让现场的人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

    他说这些干什么?

    什么意思啊?

    张天元知道这些人困惑,所以继续说道:“这件五彩大罐上瞒天王的暗记就是标准的暗记,相信见过瞒天王高仿品的人也该知道。”

    “可是前几天有人说我的一件乾隆粉彩上有瞒天王的暗记。”

    说到这里,很多人就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儿了。

    张天元这是来兴师问罪了啊。

    这件事儿早就在行内传得是沸沸扬扬了,甚至各大媒体也都在争相报道,好像恨不得张天元这个年轻的古鉴定专家就这么完蛋。

    这倒也能理解,毕竟很多人还是嫉妒心比较强的,他们见不得别人比他们好。

    张天元风头太劲了,他们恨不得张天元倒霉呢。

    可张天元是那么好对付的人吗?

    不是!

    张天元将乾隆粉彩大瓶拿了出来,而后摆在了最显眼的位置说道:“诸位瞧清楚了,有人想要坑我,所以在这上面弄了个什么瞒天王的暗记,以为滴水不漏呢,只可惜啊,他太大意了,以为只要是暗记就好,并没有注意字体。”

    “话不能这么说吧,就算字体不一样,可暗记就是暗记!”

    唐汉健喊道。

    “就知道你们会这么说。”

    他笑了笑,冲身后展飞招了招手。

    展飞直接从人群里拽出一个人来。

    手里头还拿着一个u盘。

    “西川先生不会不认识这人吧?就是他伪造了瞒天王的暗记。”

    张天元笑道:“说实在的,我真佩服这人,伪造暗记其余的地方几乎都一模一样,就连字体涂料的年代都无法识别。”

    “可这人有个毛病啊,他喜欢小篆,所以做的时候就手痒痒了。”

    “张天元,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们不认识这个人。”唐汉健大声吼道。

    不过西川正雄的脸色却很难看。

    那是因为他认得这个人。

    “不认识是吧?展飞,把拍下的监控放给大家伙儿看。”

    张天元冷笑了一声,还真有人不见棺材不掉泪啊。

    展厅里本来就有大型的屏幕,播放这个非常方便。

    当监控录像播放出来的时候,一切就都真相大白了。

    西川正雄仓皇地带着唐汉健狼狈逃走。

    故宫博物院里,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张老师果然厉害!”

    “是啊,这也太厉害了吧,那老小子志得意满的来,这一下子就被打回原形了啊。”

    听着这些夸奖,张天元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也带着展飞离开了。

    说实话,他如今对于打脸这种事儿已经并不是那么热衷了,只是别人非要逼着他这么做,他就这么干了。

    嗯,其实感觉还是蛮爽的。

    车上,西川正雄剧烈地咳嗽了起来,手帕上已经渗出了血迹。

    “西川馆长,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唐汉健担忧地看着西川争雄说道。

    西川正雄无力地抬起手摇了摇:“不用了,我没事。”

    而后,他突然间恶狠狠地说道:“张天元!张天元!我一定不会饶过他的,一定不会的!”

    另外一辆车上,张天元跟展飞却是笑得非常开心。

    “张哥,你这次干得可真是漂亮,西川正雄这老小子骗到您头上了,活该他倒霉。”

    展飞笑道:“不过这老小子也真够胆大的,这样的骗术都想得出来?”

    “他那个算什么,这世上比他聪明的骗子多了去了。”

    张天元笑着说道:“1925年,有个叫维克多·拉斯提格的人化装成一名政府工作人员,邀请了五名废品收购商,为埃菲尔铁塔的7万吨废钢竞标。

    他先让这些人相信自己是邮电部的副总监,然后带他们到塔上逛了一圈,说了一些铁塔可能要拆除,将这些材料卖掉能赚一大笔钱之类的话。

    他告诉他们,政府不想让公众知道这件事,一旦人们听说心爱的艾菲尔铁塔要拆除,肯定会引起轩然大波,因此必须保密。

    收购商全都中计了,纷纷贿赂拉斯提格。

    等到收购商们发现这是一场天大的骗局时,维克托早已不知去向。

    私自买卖国家财产在法国是个不小的罪名,受骗的商人吃了哑巴亏,可还不敢声张,外界也根本不知晓这回事。

    事情还没有见报,他意识到自己或许可以用同样的办法再赚一笔。

    他回到巴黎请来一批新的收购商,又把铁塔卖了一次。

    他居然把艾菲尔铁塔连续卖了两次,好象那套方法真的屡试不爽。”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