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七一二章 半颗谷钉

第二七一二章 半颗谷钉

    “知道红蓝3d眼镜就好,待会儿你找一个来,对着那瓷器看一眼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多余的我就不说了。”

    张天元自己的眼睛比较特殊,因为有鉴字诀,所以能看到特殊的试验品标记。

    不过一般人想要看出来,那就只能去找特殊的眼镜了。

    可是这世上又有几个人去鉴定古玩的时候戴上红蓝眼镜啊,又不是去看电影。

    所以这个标记理论上来说是非常安全的,只有制造者能想到,也只有制造者会那么去看,这样就可以辨认出自己的东西了。

    “这个简单,我打个电话。”

    柳怜对张天元说的话还是非常感兴趣的,干脆到旁边打了个电话,让自己的下属帮忙找个眼镜带过来。

    “我说柳怜,你这是不给面儿啊,看了我们的东西,自己却不肯拿宝贝出来,这好像有点过分啊。”

    戴维斯竟然追了过来,那个詹老板也一起走了过来。

    “詹老板的东西还不错,是上等的老坑砚台,可是你的所谓乾隆珐琅彩根本就是赝品,就凭那个也想我亮出自己的宝贝?”

    柳怜实在看不惯戴维斯,态度也是不怎么好。

    “就算要看,也只能给詹老板看,你休想。”

    戴维斯气得一脸不爽,嘿嘿冷笑道:“好,很好,你意思就是说如果我拿出来一件让你信得过的宝贝,你就肯展示你的古玩了?”

    他这么执意让柳怜拿东西出来,无非就是想借着自己的东西打压一下柳怜而已。

    这小子就这么点心思,真是无聊得很。

    “没错。”

    柳怜也是年轻,而且她似乎并不认为戴维斯能拿出什么好玩意儿来,珐琅彩都能带来赝品,别的东西能好吗?

    戴维斯没说什么,随手从口袋里取出了一枚古玉来。

    “这东西怎么样啊,这下子可以了吧?”

    戴维斯笑得有些得意。

    张天元却不由皱起来眉头。

    玉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玩的。

    要说这玉里玄机可大着呢,您看现在满大街都是卖玉的,可您真能分出好坏来吗?

    还别说一般的消费者了,就是常年跟玉器打交道的老玉工,也有险些走眼的时候。

    张天元曾经认识过一个姓白的中年人。

    白先生的岳父是天津劝业场里的老玉工了,跟玉石打了一辈子的交道,很多时候玉石在他眼前晃一下,他就知道真假,可就这样还险些在小河沟里翻了船。

    话说有一次,白先生凑巧从朋友的手中得到了一块玉制品,据说是宋代仿汉代的谷钉纹璧,中间是空的一个玉璧,非常漂亮,有大烧饼那么大,比烙饼稍微小点。

    中间镂空,碧面上布满了谷钉,还淡淡的带着一点朱砂,朋友说这是出土的时候带的。

    多少有一点考古知识的人都知道,如果墓底下垫上了一层朱砂的话,这种墓地的规制绝对小不了,墓里面陪葬的东西也会是非常好的东西。

    那么这块乳钉上带一点点朱砂的痕迹,正好证明这是大墓出土的陪葬品,朋友再三解释,自己不是盗墓的,这东西是通过其他渠道买过来的。

    因为彼此是朋友,也不准备多要白先生的,几万块钱而已。那时候几万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也不算少。

    白先生虽然从事古玩收藏多年,到底不是专门玩玉的,心底还是没把握,于是提出找人给看一下,朋友很爽快地答应了。

    可话虽这么说,到底要找谁看呢?

    自己身边懂玉的人本就不多,就算有,自己也没那么大的范儿,能让人家随叫随到。

    正犯愁呢,夫人开口了,“瞧你那点出息,活人还让尿给憋死了!”

    “夫人啊,尿憋不死我,憋急了咱大不了站在马路上来一泡,最多是罚点钱。可这玉真是憋急我了,咱找谁给看看啊。”

    “你傻啊,找咱爸啊,老爷子跟玉打了一辈子交道,看你那点东西还不跟玩似的。”

    “老爷子八十了,还能行吗?”

    “比你眼力强!”

    夫人的一席话提醒了白先生,俩人隔天就来到了岳父家中。

    那天正赶上老爷子退休金,正在家数钱呢。

    白先生说明了来意,老爷子毕竟上了年纪也不敢打包票。

    把盒打开,拿起玉璧,把窗户打开,对着阳光,摸了看,看了摸,一边看,一边说,“好东西啊,真是好东西,不错,多少钱啊?”

    “老爷子,那边开价几万,您看值吗?”

    “当然了,货是你买,越便宜越好,能砍便宜点越好,我觉得东西不错,这东西可真不错,当今已经不多见了。”老爷子一边说就用手摩擦着,抚摸着。

    “老爷子,上边还有朱砂沁呢,有朱砂的痕迹,您再看看。”

    “那就不用看了,岁数大了,眼神不济了,主要就看看这做工。感觉还是不错啊,东西不错,不错不错,挺好挺好。”老头一边摸,就一边把东西放到了盒里,盖上盖儿了。

    白先生一看得了,这笔买卖算是成了,可还没等他高兴呢,老头突然间又说话了,“等一等,打开,重新摸”。

    又摸了一会,老头把他女儿叫了过去,“你眼睛好,来看看,我手摸的这地方,这颗钉,是不是半拉的?半颗?”

    女儿赶紧仔细看了一眼,的确是半颗。

    老头随手把东西放回盒中,“拿回去,假的!”

    “爸爸啊,亲爹,您别这样啊,您得说说为什么是假的啊?”白先生急得汗都下来了。

    “没这么做的,做工的人,他绝不会弄出半颗钉来,你要我给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也说不出来,但是我告诉你假的,就是假的,什么话都不要说了。”

    从老爷子家出来,夫妇两人开着车,把东西给朋友送了回去。

    到了那里,人家问为什么不要,白先生只能说东西不对,这上面有半颗谷钉,尤其是在边缘上,做了半颗谷钉,因为这东西不是汉代的,是宋仿汉代,工艺绝不可能出现这么大的瑕疵,所以是假的。

    听了白先生的解释,朋友收起了东西什么都没再说。

    半颗谷钉怎么就让老玉匠判断出玉器的真假?老玉与新玉究竟差在何处?识别古玉最简单的方法是什么?

    那么为什么凭借半颗谷钉就能判定玉器的真假呢?

    (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