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二三一九章 女朋友成赌注了

第二三一九章 女朋友成赌注了

    在杨耀山估计,越往后,这缅甸翡翠公盘上的料子也就会越差,除非发现新的矿脉,否则很难再改观了。△↗,.

    “这倒是实话,幸亏我不是珠宝商人,只是随便玩玩,不然那还不头疼死啊。”萧峰锐点了点头道。

    “而且就算是再差的料子,到了高手手里,不还是能出极品吗?我相信天元这小子昨天中标的那二百多块料子应该都不差吧?”

    萧峰锐对张天元的翡翠毛料鉴定水平是绝对信任的,否则的话,他也不会让张天元帮忙鉴定了。

    别人都说马维仁是翡翠第一任,可是在萧峰锐的眼睛里,张天元才是货真价实的第一人,在翡翠赌石这个行当里,还真就没有人能够跟张天元相提并论。

    听说张天元跟马维仁会有一场赌局,在他看来,这场赌局的胜者,毫无疑问将会是张天元,马维仁虽然厉害,但终究只是厉害而已,而张天元的厉害,却有点近乎为妖了,感觉就像是三国里面诸葛亮的那种味道。

    “嗯,那些料子是不错,不过也没有太好的,今儿我得继续找,因为跟马老师有赌局,如果不能找点好料子,那可是会输的啊。”

    张天元昨天中标的那些料子都只是中高档料子,没有顶级的料子,只是为了珠宝公司增加材料罢了,当然这些料子运回去之后,集团会用集团的资金购买,然后把钱打到张天元的私人账户了。

    虽然公司就是张天元自己的,可是公私分明向来都是张天元坚持的事情,他不想整得稀里糊涂的,那样做的话,对一个大的集团公司是没有任何正面影响的。

    “马维仁也是个厉害人物,这人可不想西亚翡翠王跟南亚翡翠王那么好对付,他的能力也是非常强的,搞不好这一届缅甸翡翠公盘,你们两人都能找到极品的料子呢,到时候就比的是谁找得多了。”萧峰锐沉吟道。

    “呵呵,就是切磋而已,萧大哥您说的好像战争似得,没那么严重,我跟马老师不仅没仇,而且关系很好。”

    “这倒也是,不过你不是想要那什么黑水宝玉吗?所以这场比赛,还是不能输啊。”

    萧峰锐又道。

    “这倒是。”

    ……

    就在张天元和萧峰锐坐在那里一边吃西瓜一边聊天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到了翡翠交易中心,因为交易中心的门还没开,所以大家伙儿都在外面聊起了天。

    今天天气依旧很热,所以阴凉地里三个一伙,五个一群,大家都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

    当然,聊得话题最多的就是张天元与马维仁之间的那场赌局了。

    毕竟是翡翠王与新晋赌石王之间的一场对决,这事儿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早就已经传遍了整个赌石圈子了。

    马维仁自不必说,而张天元虽然第一天被怀疑过,可是连续击败了西亚翡翠王和南亚翡翠王之后,他就被认为是最有可能挑战马维仁王者地位的人了,但究竟能否挑战胜利,这还得看接下来的结果。

    当然,好事者总是喜欢在这些事情没有发生之前就议论一番,好显示自己的先见之明。

    “老瞿啊,听说了吧,马维仁老师跟那个小伙子对赌的事儿?”

    “怎么可能没听说啊,这事儿如今传得沸沸扬扬,不想知道都不可能了。”

    “我也听说了,好像是马老师亲自提出来的赌局,看起来马老师对这个张天元很是看重啊。”

    就在交易中心外面的一个阴凉地里,三个人坐在那里扇着扇子,聊起了赌局的事情。

    “老瞿,你觉得谁会赢啊?”

    “这不废话嘛,姜还是老的辣,笑到最后的,肯定是马维仁老师啊。”

    第三人摇头道:“我可不这么看,昨儿解石场的事儿您老可能不知道,张老师那水平实在太厉害了,就算是赢了马维仁老师,我也不觉得是什么意外。”

    “嘿呦,看起来你很看好那个中国小伙子嘛,反正我是觉得嘴上没毛,办事不牢。我是没见过那个张天元赌石,可是他年龄摆在那里,不过二十多岁的人而已,他还能多厉害?”

    老瞿也算是赌石行里的行家,曾经也是非常自满的,不过后来遇到了马维仁,那是佩服得五体投地,所以他支持马维仁,倒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了。

    不过三个人里头最年轻的一个却更欣赏张天元,他觉得,不管是哪个行业,那现在都是年轻人的天下了,老人不行了。

    “老瞿,你老说马维仁老师厉害,我也承认,可是老一辈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如今的年轻人也不比老年人差,张老师的水平绝对在马老师之上,别的不敢说,但鉴定翡翠毛料这一项,我绝对看好他。”

    这年轻人也是二十出头,刚刚出来跟人学着做毛料生意,并不是专业的赌石行家,但是他毕竟是行业中的人,昨天见了张天元的本事,那简直是惊为天人啊。

    他没见过马维仁赌石,自然更支持张天元了,而且年轻人比较冲动,见老瞿不肯听他的,就说道:“老瞿,昨儿那块毛料被我先相中了,你也想要是吧,如果马维仁赢了,我就便宜卖给你,怎么样?”

    “行啊,也不用你便宜,原价卖给我就好了。如果那个张天元赢了,我就答应你跟我女儿的婚事。”老瞿笑着说道:“你小子别以为我不知道,正在跟我女儿谈恋爱呢吧?”

    “这!这你老怎么知道的?”年轻人有点尴尬了。

    “哈哈哈,小方,这下得罪了未来的丈人爸了,我看你回去怎么给女朋友交待哦。”旁边的人笑呵呵说道。

    “你别瞎搀和,我跟孩子玩呢,既然谁都说不服谁,那用这个办法是最好的。”老瞿摆了摆手道。

    “谢谢叔。”小方笑得跟一朵花儿似得。

    其实类似对赌的场景,在很多地方都有发生,有些对赌不伤和气,只是赌个面子。

    不过有些对赌就直接有点火气上涌了,下注太大。

    搞得张天元和马维仁都快成了赌钱的工具了。

    说实在的,张天元不喜欢这样的感觉。

    “张哥,听到没,刚刚那些人押你赢,投注一百万英镑呢,真敢赌啊。”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