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鉴宝秘术 > 第一七一一章 从地图上消失

第一七一一章 从地图上消失

    “发现了!发现了!”

    一艘快艇抵达了指挥船,船上的士兵大声喊着。

    “发现张天元了?”

    “张总在哪儿?”

    “太好了,老板回来了就安全了!”

    “不是,是发现那个基地了!”士兵愣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混蛋,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让人白欢喜一场!”指挥官真得是恨得牙痒痒:“说吧,什么基地?”

    “美械基地!但究竟是不是隶属美国就不知道了,可以确定导弹是从那个基地发射出来的!请指示!”

    “还指示个屁,炸了!”

    “炸了?”

    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这位指挥官的话说得也太轻松了吧。

    “不炸还留着干什么?反正管他娘是谁家的基地,都对咱们国家的英雄发射了导弹,这还考虑什么,直接炸了,就算有人心里头不满,也只能打断门牙往肚里咽了吧,这个事儿是没人敢承认的。”指挥官话虽然不好听,但是说得却很有道理。

    那个基地一直都如同骨鲠在喉,对于夏海舰队是一个极大的威胁,可是因为太过隐秘,一直都没有发现究竟在什么地方,这一次倒是沾了张天元的福气,把这家伙给找到了,以后在这一片海域,那就不会再有奇葩的事情发生了。

    在夏海舰队出来这段时间,曾经有过好几名士兵离奇死亡,这一直都让舰队搞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现在也算是把这颗麻烦的钉子给扒出来了。

    这命令下达之后,夏海舰上立即飞起了一排排的战斗机,然后片刻之后,那个基地就已经变成了一片火海。

    对方并没有反抗,或许是根本就没想到夏海舰队会这么干吧。

    整个基地跟一座小岛几乎结合在了一块,所以为了彻底毁了这地方,连小岛都被整个炸沉,从地图上抹去了。

    你问为什么不抓活的。询问是哪个国家的人?

    即便是知道了又如何,真得要发动世界大战吗?既然知道了也没用,平白惹得心里不痛快,还不如干脆索性当着不知道全炸了。也算是解解恨了。

    这一夜,岛上火光冲天,简直成为了人间炼狱,不过第二天的报纸上却没有任何报道。

    怎么报道?

    演习之中对一座空的小岛发动袭击?

    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吗?

    所以这个事儿就算被外界知道了也不怕,某个国家只能是憋一肚子的火发不出来。

    看到这一幕的不仅仅是指挥船上的张勤等人。就连张天元也看到了,只是他发现自己距离那个地方非常远,要不是整个天空都被染成了红色,他还真看不到那发生了什么。

    “干得漂亮,这第一个仇算是报了,接下来就是该撒了。”张天元当然活了下来,而且现在心情大好,有什么比看到自己的仇人被火光撕碎更加高兴地事情呢?

    当然,指挥船上的张勤等人也是非常解恨,因为他们都明白。如果不是张天元采取了他们不知道的某种措施让那个导弹提前爆炸,他们这些人只怕都已经成为了大海里的孤魂野鬼了,根本就不用怀疑。

    与此同时,远在南非的的该撒也得到了这个消息,不得不说,这家伙的消息还是很灵通的。

    “什么!被炸了?全都炸了?”

    “是啊,太狠了,整个岛都被抹平了,完全消失在了海平面上。”

    “妈妈咪呀,我到底得罪了什么人?查清楚是谁干的了吗?”

    “是大陆的夏海舰队!”

    “废话。我当然知道是他们,我是问谁下令这么干的,那个张天元到底是谁啊!”该撒快要疯了,敢把那个导弹基地直接从地图上抹去。这要是想对付他,除非他彻底躲起来,否则的话肯定得死吧。

    “对不起首领,查不出来,那个张天元的很多信息都属于机密。不过我想咱们应该不会有事儿的,毕竟咱们在南非。而且也没有证据证明是咱们干的啊。”白人牧师扶了扶眼镜说道。

    “哈,哈哈,说的是,说的也是啊,告诉手下们,这段时间尽量低调点,能不招惹那些华人就尽量不要去招惹了。”该撒笑得非常难看,他这个时候才真正知道了害怕。

    其实比他更郁闷地还是白人牧师。

    在汇报了情况之后,白人牧师就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可是一个机密电话打了过来,吵的他根本就没法休息。

    “法克!谢特!你说你都干了些什么事儿,为了报复一个人!一个人啊!居然让咱们的基地被发现,然后被毁了!你必须得上军事法庭!”

    “将军阁下,这个事情也不能怪我啊,是您让我尽量满足该撒的一切要求的。现在出了事儿,不能全推在我的身上吧。”

    “该死,你居然还敢跟我顶嘴?”

    “我只是讲道理。不过将军阁下,就这么忍着吗,他们可是真得毁了咱们的基地啊。”白人牧师说道。

    “还能怎么样?你知道一旦那个基地的秘密暴露了,我们会面临怎么样的国际质问吗?你真的想让咱们的国家成为全世界的公敌吗?”

    “可是就这么便宜了那些家伙?”

    “法克!暂时只能这样了,那个东方古国已经不是十多年前的软柿子了,真得逼急了,他们怕是什么都敢干的。我听说他们最近已经研究出了一种新型的材料,这样的话,他们的很多新工艺都可以上马了,你知道材料这东西有多重要吗?该死的家伙!我们现在不仅不能乱来,反而还要帮着他们寻找那个该死的张天元,法克!法克!”

    “将军阁下,请您不要那么动怒,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这个事儿也就只能暂时放下了吧,以后有机会的。”白人牧师说道。

    “唉,行了,你继续盯着该撒,按照原计划行事。这个张天元,一定要弄到手,如果弄不到手,就让他永远消失在印度洋上吧。”

    “可是怎么做呢将军阁下?”

    “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已经联系了那些家伙,他们会想办法的。这种事情咱们没办法出面,但是他们跟那个张天元本来就有仇,出面是最合适的。”

    电话挂了,白人牧师咬了咬牙,他仇人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人的名字,那就是张天元。

    只是这位白人牧师怕也想不到,张天元可不是什么圣人,更不是那种吃了亏还能隐忍的人,他想着杀张天元,可是张天元也已经将他和那个该撒都放到了死亡名单之上。

    海面上,搜寻还在继续,但是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了,在这冰冷的海水之中,一个小时就意味着基本没可能还活着了。

    舰队司令陈某拨通了帝都的电话,他没敢给聂老爷子打,主要是怕聂老爷子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受不了,所以就直接打给了聂震的父亲。不管如何,这里的情报总是要汇报上去的,不能就这么隐瞒不报。

    “什么!你再说一遍!天元他怎么了?”

    接到了陈某的电话之后,聂震的父亲感觉到脑袋一沉,险些就晕了过去。

    或许当初他收张天元为干儿子的时候,只是看着聂老爷子和聂震的面子,但是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之中,他已经渐渐将这个孩子当成了自己的亲生儿子一般对待。

    如今听到张天元的死讯,他如何能不悲痛,如何能不伤心?

    可是现在的他又能怎么样呢,除非是大罗神仙下凡去拯救张天元,否则一切都没有意义了。

    他的眼圈红了下来,手在微微颤抖,嘴角也在抽搐,说的话都带着颤抖。

    “聂长官,现在还不能确定张天元是否死亡,不过按照一般情况来说,如果有人在这么冷的海面上一个小时还没有获救,那基本上就死定了。更何况听飞机上的人说,张天元是被什么海兽带走的……”后面的话陈某没有说,但是其实意思已经很明白了,他认为张天元就算没有冻死,也成了海兽的腹中之餐了。

    “一般人?他是一般人吗?老陈你糊涂啊,你知道他死了意味着什么吗?继续寻找,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绝对不能让它国势力抢在前头,有些事情你不知道的,你真的不知道他的意义。”这番话聂震的父亲几乎是吼出来的,声音都有些沙哑了。

    “属下遵命!”

    陈某是个军人,他明白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所以他也没有询问为什么,只知道,这个人不能死,必须得找到,这是上头的命令,无论如何也得做到,因为现在能救张天元的,也就只有他们了。

    挂了电话之后,聂震的父亲感觉自己整个身体的力气好像都被抽空了,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啊,明明前几天还在一起吃饭来着,明明前些日子才为这个国家立下大功啊。

    为什么!为什么啊!贼老天你就不能睁开眼睛看看吗?

    他的眼圈已经彻底红了,浑浊的泪水顺着脸颊滴落在了衣服上。官做到他这个级别,其实已经可以说什么都不用再强求了,可是这个孩子如果真得死了,他只怕会一辈子不得安宁的。

    “唉,高兴过之后,还得面对现实啊,这他娘的为什么距离陆地这么远啊,为什么距离之前发现的荒岛那么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