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神通对撼

第六百二十三章 神通对撼

    其实大致一想,陈太忠就猜出了方家的用意——追踪的人,是想堵到我前面去。

    既然前面有人堵路,后面会不会有人追击呢?

    这点小算盘,他随便想一想就清楚,拥有了天目术,他基本上就立于了不败之地。

    对陈太忠来说,有没有人追踪,或者追踪的人有多少,这个无所谓,大晚上的,他就不怕逃不脱,他最想收拾的,就是堵路的这一股力量。

    原因很简单,堵路的人用的是精血追踪术,那就肯定是方家的人,他此来真意宗,就是要打击方家,追兵不是方家人,他无意多纠缠。

    而且再想一想,他已经传出消息了,再见到方家人,要断掉对方两只膀子,今天他没动那四个方家子弟,纯粹是因为对方是带话来的。

    那这大半夜敢来堵路的,绝对不是一般的方家人,应该就是方家的那个真人方啸钦了——这些小因果,一点都不难猜。

    陈太忠看一看身边那方家弟子,直接将此人点晕,丢在一片灌木里,又扔一个简易的幻阵盘,身子一晃,消失在漆黑的夜里。

    方啸钦也很沉得住气,他带着两个子弟,绕了一个大大的圈子,不过就在绕圈子的过程中,他也大致判明了对方的方位。

    通过一个不太规整的半圆,来大致判断圆心,这并不难,哪怕风黄界并没有几何这一学说。

    判明了位置,他依旧不着急出手,因为对方休息的地方,很可能有阵法或者说恶毒的埋伏,他决定等到黎明时分,先待利真人出手,诱发这厮的后手,自己再猛地扑上来。

    利真人决定开战时间,又可以进退腾挪,只须撑过五息,对他的配合要求还极高,似乎是占据了主导地位。

    但是先动手的人,肯定要负责趟雷的,这不存在谁坑谁的问题,纯粹是角色使然。

    方啸钦运动到对方的退路上之后,还要悄悄地往前挪移一段,尽可能抵近一点,争取减少自己的出击距离。

    因为他没考虑到天目术的因素,对防毒就不是很小心,虽然他也知道,对方的毒很可怕,但是用器罩防毒,太容易被对方发现了。

    他并不认为,这是自己的疏忽——谁会在自家的退路上施毒?就算在周边施放一点毒,又能放多远?

    他打算潜入到距离对方五里左右,就停下来等待,待利真人发动,他一举出击——对玉仙来说,五里这点距离,真不算什么。

    这一个大圈子绕下来,方家三人也挺辛苦,这点距离对他们的修为来说,并不算什么,但是其间还要小心谨慎地收敛灵气,尽量不弄出动静来,精神上就很紧张。

    所以他们开始直接接近的时候,已经是过了半夜,眼瞅着距离对方只有七八里了,三人在紧张的同时,心里也有点放松:总算快赶到地方了。

    就在这时,一个天仙脚步微微踉跄了一下,踩断了一根筷子粗细的枯枝,因为是后半夜了,枯枝上开始生出薄薄的一层露水,没有发出太大的声响。

    嗯?方啸钦很不满意地侧头看一眼:你能再动静大一点吗?

    “好像……有毒,”这天仙压低声音嘀咕一句。

    什么?方真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这还隔着七八里呢,那厮能把毒撒到这里来?他得多有钱啊。

    混毒,而且是沾身毒,这种类型的毒价格不菲,对方若不是制、毒大师的话,根本不能大量使用。

    哪怕就算是制、毒大师,也不可能每晚休息的时候,把周边七八里都布上毒药——须知这面积就上百里了。

    可是下一刻,他眉头微微一皱,也觉得哪里有什么不对了,不过不等他想明白,就只觉得一股奇大的威胁向自己疯狂地奔涌而来!

    “混蛋!”方啸钦想也不想,急速地向后退去,同时眉间一亮,一道白光打了出来。

    依旧是心剑,但是方真人的心剑,比方承天的心剑,强出太多太多了,气势恢宏凌厉无匹不说,使出的时候,那道白芒释放出极大的威压,能慑人心魄。

    其实方承天的心剑也不差,跟低阶修者对战的时候,照样能慑人心魄,不过对上陈太忠这修为既高神识又强的主儿,就没什么效果了。

    而方真人有阶位压制,神识也强,将心剑的威力,展示得淋漓尽致。

    陈太忠的偷袭,第一招就使出了无意,对方的修为太强,跟自己差着五个小境界、一个大境界,而且不是跨阶的境界,是跨境的境界!

    大成的无意,可自动锁定气息,方啸钦的退让,并不能躲开这一刀,当刀气追过去的时候,正好迎上对方射出的心剑,两者相撞,发出低沉而浑厚的响声。

    方真人并不看相撞的结果,他对自己的心剑很有信心,下一刻,他左右手一搭,捏一道法诀,“囚禁!”

    囚禁,乃是他所修炼的神通,这神通脱胎于身禁,身禁为风黄界九大神通之一,不过这玩意儿真不好修炼,对天赋的要求极高,需要海量的真元做支持。

    在修炼身禁神通之前,一般修者要修炼“掌控”这个次神通,熟悉了掌控,才有可能修习身禁——当然,只是有可能。

    月古芳就修习了掌控,而陈太忠第一次在老魏村遇无名真人,那厮也修炼了掌控,但这并不代表他俩将来就能修炼出身禁神通。

    而这囚禁也是如此,很多天赋不足真元稍差的修者,比照身禁修出了其他神通,其中意念超强之辈,可用意念补足天赋和真元,修习神通“囚禁”。

    要说这个囚禁,比掌控这次神通还要强不少,这完全就是神通,不但禁制对方灵气,而且用庞大的意念,影响对手的行为,甚至摧毁对手的抵挡意志。

    要说身禁是靠着绝对的压制而取胜的话,囚禁则是取了巧,针对修者在神念方面的长处,来压制和影响对手。

    不过,一旦囚禁神通有成,再想修习身禁神通,就极难了,盖因两者已经走上了不同的道路,从这一点上讲,修习了掌控这次神通,倒还有发展完善的机会。

    所以,囚禁和掌控到底哪个更好一点,这就是见仁见智了,起码囚禁的威力更大一点,而掌控的发展前景虽然看好,但是修习了掌控的真人不少,进化为身禁神通的,却寥寥无几。

    方真人不看刀剑相交的结果,直接打出了囚禁的神通,而陈太忠跟他的心思一样,也不看两者相斗,而是借着对方控制心剑的时候,张口吐出一道白光,“咄!”

    陈某人的习惯,就是你打你的我打我的,想到对方会分心看结果,直接使出束气成雷神通。

    敌得过神通的,只有神通,这一刻,神通相撞!

    方真人的囚禁神通,直接罩住了陈太忠,而陈太忠的束气成雷,也破开了囚禁神通的前方通道,一道白光,正正地打在对方身上。

    陈太忠若是跟利真人相斗,利真人会想方设法地避开束气成雷,这个玩意儿太可怕,但是方啸钦不怕,他对自己的神通有自信。

    非常遗憾的是,他低估了对方的手段,方真人在方承天第一次败回的时候,就知道东公子善于使用雷系术法,口吐白光杀伤力惊人。

    然而,那又如何?方啸钦并不相信,对方掌握的手段是神通,心说我囚禁神通一出,你有再多的术法也是白搭,在神通使出之际,术法无处施展。

    不过他对东公子,还是有足够的重视,毕竟是斩杀了魔修真人的主儿,他也做足了准备,身上带了防雷的宝器——他跟方承天不一样,没有雷修天分,只能通过防器来防雷。

    然而非常悲催的是,他带了这防器,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打算在打斗的时候才使出来。

    主要是这宝器的外形十分坑人,是一个绿玉做成的钟——据说里面掺杂了离铜。

    离铜生于铜而非铜,乃是铜精中孕育出的灵物,比晶铁还要罕见,万年晶铁只是大一点,而万年离铜,据说可生出灵智,比之精灵也相差仿佛。

    这东西已经超出了铜的范围,所以称之为离铜,很罕见的,但是还有一些铜的特性,比如说导电能力十分强。

    总之,方啸钦是带了防器的,但是出于轻视,也出于这防器丑陋的外表,没有拿出来时刻准备防身——这绿油油的东西顶在头上,算什么玩意儿?

    他打算在进入攻击范围之后,再拿出这个钟来。

    但是他没想到,对方这白光,不是术法而是神通,竟然破开囚禁而至。

    这时候再说后悔也晚了,在白光及体的时候,他脑中只有一个念头:我说……防雷的宝器,不能做得好看一点吗?

    陈太忠中了囚禁,而方啸钦中了束气成雷,战场上出现了短暂的僵局。

    然而,这僵局只是一刹那的,陈太忠被掌控的次数太多了,而他神识,又足以承担得住囚禁在神念方面的干扰。

    所以,就在他感觉身体粘滞的时候,又是凌厉无匹的一刀斩出,待看到对方身体僵直,身子往下掉,他再次口吐白光,“咄!”

    在陈太忠口吐白光之际,方啸钦才愕然发现,自己的心剑一击,竟然没有破掉对方的兵器!(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