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五百四十七章 陷阱(求月票)

第五百四十七章 陷阱(求月票)

    对陈太忠来说,有人旗帜鲜明地投靠蓝翔,是值得特别鼓励的。

    他虽然对算计人心不感兴趣,却也知道“千金买马骨”的道理,于是特地见了此人,并且面授机宜。

    对董毅来说,这次投靠蓝翔,是人生之中最大的一次赌博,成功的话,以后就在绫阳站住脚了,若是失败,他只能躲进宝兰州,希冀蓝翔的庇护了。

    要说他所组建的西李帮,在绫阳其实是压榨中下层为生的,而且身为散修的帮派,他生存得也极为艰难,所幸的是,他死去的祖父跟城主有旧,留了点香火情下来。

    若不是有这一层因果,他早就被其他势力收做打手了。

    往日里,他跟那些家族豪门,也不是很对付,旁人都欺负他是散修,动辄喝来骂去。

    这次蓝翔大举来攻,对董毅来说,是难得的机会,他只有豪赌一次,才能改善自身的生存状态,至于说成功与否,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努力过了。

    事实上,董帮主非常担心,蓝翔看不上自己这小小的散修——宗门总是高高在上的,往日他想投靠隆山,都没这个机会。

    结果,大名鼎鼎的东上人,居然接见了他,他觉得自己的人生,掀开了新的篇章。

    西李帮是个不大的帮派,帮众两百余人,都在绫阳城里讨生活,不过董毅志向高远,虽然他也做些欺压良善的事情,但是更多时候,他是打压一些欺行霸市的散修。

    也就是说,他以维护散修的利益而自居,而收到的财物,他也会拿来救济一些困难的散修,在散修里说起他来。大多数人要竖起个大拇指,说一句“仁义”。

    他做的事情,跟积州的锦旸山有点类似,不过锦旸山主不是特别注重秩序,而他却是非常讲究这个。

    自打见过东上人之后。他回到绫阳城。马上就把手下的人铺开了,四处打探近期绫阳发生的一切,而且关注点不再是下层,而是以各大势力为主。

    西李帮名义上的帮众只有两百多,但那是修者的数量,董毅平时注重收拢人心,能调动的人起码上千。街头巷尾的乞丐、小混混。上至老妇下至小童,他的耳目多了去了。

    没用了多久,他就搜集到了不少异动的信息,而这信息又源源不断地送到城外,蓝翔驻地的东上人,正等着他的消息。

    隆山经营磐石的时间太久了,绫阳的势力虽然屈服于蓝翔的淫威,可是跟隆山私通款曲的。绝对不在少数。

    两天之后,董毅接到消息。说城外沈家庄来了一伙人,虽然只有七八个,但是气势十足,骑着马就进了村子,守卫根本不敢阻拦。

    沈家在绫阳落户,也有七八百年了,跟隆山走得极近,有两个子弟在隆山,族中七个灵仙,倒是有两个是高阶的,最近有些颓势,不过还谈不上中落。

    “我去看看吧,”董毅知道,这种事不能再让下面人出马了,七个灵仙的家族,不能指望游仙打探出多少消息。

    于是他化妆出城,在沈家庄外直盯到天黑,因为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事情,他也不着急离开,而是躲在一片灌木中,拿出一块荒兽肉来,慢慢地咀嚼着,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响。

    盯梢是一件需要耐心的事情,他虽然年纪不大,但现实已经将他的耐心磨练了出来。

    就在肉即将吃完的时候,他猛地感觉哪里不对,回头一眼,却见一张大网对着自己罩了下来,有人轻笑一声,“贼子,受死吧。”

    当然,受死不是简单地马上就死,从董毅嘴里,还能掏出不少情报。

    下一刻,偷袭者就带着罗网离开了,这罗网有禁闭灵气和行动的能力,董毅就算想呼救,也没那个能力。

    不多时,他被带到了一个黑黢黢的地洞里,偷袭者一抖手,将他从罗网里放出来,毫不客气地给他上了禁灵锁,“说吧,你跟东易名谈了点什么。”

    “关你屁事,”董毅冷笑一声,“有种你杀了我!”

    “我杀你,不过是踩死一只蝼蚁,”对方淡淡地发话,语气冷得冰人,“卑贱的散修,不要挑战我的耐心。”

    “那你就杀啊,”董毅哈哈大笑了起来,在做散修的日子里,他早就养成了无视生死的性格,“有胆子就动手。”

    “竖子!”这位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一道白芒闪过,“那你就死吧。”

    然而这一刀斩下去,董毅身上白芒一闪,硬生生地扛住了,这位登时就愣住了。

    董毅却是继续哈哈大笑,“敢杀我?小子,你麻烦大了……蓝翔跟你没完。”

    “护符?”这位是真的傻眼了,护符这东西,听起来不算什么,但是要耗费精血的,大多数修者,根本没资格得到护符,别说散修了,就是家族子弟,能得到护符的也是少数人。

    他真的不理解,为什么一个小散修,能得到天仙的护符,须知他是高阶灵仙,能挡得住他一刀的护符,怎么也得是初阶天仙制出的护符。

    很有可能,这护符根本就是东易名所制。

    想到这个,他心里实在是太不平衡了,说不得又是一刀斩下,“我去尼玛的,我不跟你打听消息了,倒不信斩不开这道护符!”

    隆山要的是董毅的人头,对他而言,打听点消息,只是副业。

    “哈哈,”董毅放声大笑,他在下层社会混迹得太久了,身上有一道护符,真的是很新鲜的感受,他无所畏惧,“小子,你死到临头了,还不知道收敛,你放心,我不会让你那么痛快地死去的。”

    “我却希望你死得越快越好,”这位也觉出哪里有什么不对了,二话不说,又是狠狠两刀斩来。

    不过很显然,陈太忠的护符,不是高阶灵仙能斩开的,眼见两道白芒闪起,对方安然无恙,这位立刻改变了主意,“算了,总有人对付得了你。”

    于是他上前一步,就打算拎着人走,殊不料董毅身子一挺,抖手打出一道罗网,“带我走?你也留下吧!”

    按说,董帮主被下了禁制,是没有能力御使符箓和灵器的,但是事实上,不是这么回事。

    陈太忠这次炼制的护符,是加了料的,在受到攻击的时候,不但能防身,还可以强行冲破禁制——当然,这会导致身体受到一些损伤。

    董毅祭出的大网,却是东上人借给他擒敌的灵器,他不知道的是,这灵器可是仿制的上古十大杀器诛邪网。

    那灵仙没想到,一个散修的低阶灵仙,竟然有如此高级的灵器,登时就被罩了一个严严实实,董毅怕他跑了,网住他之后,合身就扑了上去,将此人连人带网,抱了个结结实实。

    “混蛋!”又是一声厉吼,不远处蓦地现出两柄长剑,迅疾无比地向他斩落。

    “哈哈,”董毅放声大笑,却是死不松手,而那两柄长剑落到他身上,不过是又激起两道白光而已。

    “你们死了这条心吧,”他笑声异常疯狂,听起来更像是嚎叫,“蓝翔上威不容侵犯,凭你们几条杂鱼,也敢掀起风浪?”

    “不行,要快些离开了,”有人着急发话,“惹来蓝翔的人就不好了,加把劲儿……我擦,这家伙身上的护符,真的很难斩开。”

    当然很难斩开,天仙和灵仙的差距,就是人和蝼蚁的差距,想陈太忠当年灵仙时,遇到血沙侯郑家的天仙护符,使尽了手段,还磨了多半天,才最终破开。

    “早知道如此,应该找人在这里设计一场埋伏,”有人非常遗憾地发话,“只要蓝翔敢追过来,给他们来个狠的。”

    这是属于事后诸葛亮的说法,谁能想到,抓一个小小的散修灵仙,都这么费劲?

    “那你现在去设计吧,”不远处传来一声轻笑,“我可以等一等。”

    “坏了,”出手救人的这俩想也不想,直接撒腿就跑。

    “给我躺下!”黑漆漆的夜空,猛地白芒一闪,那俩灵仙登时倒地。

    “东上人,你可算来了,”董毅欣喜地高叫一声,“幸不辱命!”

    来的正是陈太忠,他在接纳董毅输诚的时候,就考虑到此人可能面临的危险了,不但给出了护符和仿制诛邪网,更是在此人身上,附着了一个小神识。

    所以董毅被抓的当时,他就发现了不妥,然后一路赶来。

    等他赶到的时候,董毅正在面对攻击,他也没着急出现,而是四下感知了一下,看看有什么埋伏没有,又听一听此人是怎么说话,直到最后,才出面救人。

    不过这一场算计,不是特别完美,陈太忠只抓住了两个中阶灵仙,被董毅网住的高阶灵仙听到他说话,异常干脆地引发藏在身体里的丹丸,直接自爆了。

    这丹丸异常恶毒,不但可以自爆,还有极强的腐蚀性,直接将身体化作了血水,要不是董毅身上有天仙护符,也是注定逃不过。

    陈太忠甚至连对方的面孔都没看清。

    那俩中阶灵仙倒是活着,可他俩是跟着高阶灵仙来的,具体的恩怨,是一点都不清楚。

    陈太忠将两人带回驻地,自然有执法堂的人来搜魂,遗憾的是,没搜到什么信息。

    (加更,为盟主枫峰~贺,另外,大声召唤月票,又掉了一名。)(未 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