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道理没用

第三百二十五章 道理没用

    一秒记住,本站为您提供热门小说免费阅读——

    go——>

    于海河闻言,登时就是一怔,难不成我冲进前二十,这名额还会有别的说法?

    他愣这么一下,温和洛却是借机冲过来,一棍子砸了下去,待到齐眉棍的势头已老,这才冷笑一声,“此时还敢走神……吃我一棍!”

    这一棍,有点偷袭的味道,不过严格来说,温和洛说的也没有错,在比武台上走神,活该一切后果自负!

    事实上,这是他早已策划好的,利用对方走神的机会,痛下杀手。更新

    然而,于海河最近这段时间的特训,也不是白给的,一个人面对两三只荒兽的围攻,极大地提升了他应对意外的能力。

    不过饶是如此,他还是小小地吃了点亏,失了先机不说,单刀被震得差点离手,一股古怪的力量,侵蚀着他的右臂。

    这家伙进步很快啊,于海河暗暗感慨,手上却不慢,用了七八个回合,才将失去的先机扳回来。

    温和洛的脸,却是越来越难看,他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打了对方一个冷不防,这厮居然还能扛下所有的攻击,而且有反守为攻的迹象。

    难道……真的要走那一步了吗?他的舌尖,在口腔里拨弄着一颗丸药,一时有点难以决断。

    丸药是精品狂暴丸,服用之后,战力可提高两级,之后会有一个虚弱期。

    不过家族长老说了,只要打赢于海河,他的雁行派弟子的名额,就铁铁地没跑了如有意外。自然有人去交涉。

    可是温和洛真不想吃狂暴丸。吃了这种性质的丸药。损修者的根基。

    也就是说,他本有可能登仙,可是吃了狂暴丸,不但可能影响修炼速度,更是可能降低登仙几率,这东西真是能少吃就少吃。

    然而,不吃的话,他连成为雁行派的弟子都不可能了。就别说登仙那么遥远的话题了。

    想明白因果之后,他猛地咬碎了嘴里的药丸,红着眼睛大喊,“于海河,都是你逼得我……你怎么不去死啊啊啊~~”

    随着这喊声,他没命地挥出几棍,正是温家“疯魔棍法”,他此刻情绪颇为焦躁,倒也暗合棍法之意。

    于海河见状也不退缩,他不会轻易放弃抢来的先机。有板有眼地跟对方展开对攻,不过打着打着。他发现不对了,对方的灵气怎么越来越强,而且……越来越暴躁?

    不行,不能再这么打下去了,于海河果断作出了决定,他近期跟荒兽搏斗得极多,知道这种时候就该展开游斗了,慢慢寻觅对方的弱点,再展开雷霆一击。

    事实上,他有点怀疑,姓温的是不是吃了狂暴丹?

    他只是这么怀疑,可是围观的人里,眼尖的真不要太多,有人很不屑地呸一声,“不要脸,四级游仙就吃狂暴丹?”

    更有人吹起了口哨,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看向了雁行派一行人的坐席这是雁行派招弟子,别人再怎么说,没用。

    按常理讲,这种比赛不允许使用丸药,就连于海河被人下了毒,也是把人打下去之后,才吃的解毒丸,尤其是那种回气的丸药,是明令杜绝服用的。

    回气的丸药都不能吃,狂暴丸这种东西,那更是吃不得了。

    但是,再按常理讲,于海河中毒的时候,对手就应该受到警告,甚至直接判负了,雁行派的弟子却视若无睹。

    所以道理什么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家胳膊肘儿往哪里拐。

    果不其然,温和洛吞下狂暴丸之后,雁行派的人都在忙别的,有人在聊天,有人在喝茶,有人虽然目视着比武场,却没有任何的反应。

    那使刀的小子,看来要糟!不少人都猜到了结果。

    然而,结果跟大家想的还不一样,于海河游斗一阵之后,猛地出刀,斩向对方的空当。

    温和洛的短棍重重磕了过来,他吃了狂暴丹,巴不得跟对方硬碰硬。

    于海河嘴角泛起一丝笑容,很干脆地一松手,就把长刀放弃了,下一刻,他手中蓦地多了一支大枪出来,扭腰沉肩,啪地一枪杆,直接将温和洛抽得倒退几步。

    因为才换兵器的缘故,他这一枪杆,力道不是特别大。

    这时,被磕飞的长刀才叮地一声,掉落在比武台的边缘。

    于海河认为,比灵气的话,自己要稍逊一点,但是大枪这东西,发力和卸力都是极方便的,他就不信,大枪一直抽下去,那狂暴丹能顶到多会儿。

    温和洛却被这一枪杆抽得好悬吐血,不是疼得,而是气得,他怒喝一声,“小贼,你就算赢了我,还真以为自己能进了雁行派?”

    于海河充耳不闻,刚开始他就吃了这样的亏,哪会再把这种话放在心上?一杆大枪使得虎虎生威,矫若游龙。

    不多时,温和洛连续被抽了几枪杆,又吃一枪杆之后,他忍不住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这却是狂暴丸的时限到了。

    于海河不知道时限到了,他甚至都不能确定,对方是不是吃了狂暴丹,所以根本就没有留手,见对方吐血却不认输,大枪一抖,斜挑了过去。

    “小贼你敢!”一声厉喝传来,场中蓦地多出一人来,一抬手就捏住了大枪,然后微微地一抖。

    于海河的反应,不可谓不快,一见来人的气势,他就知道自己绝对应付不了,少不得一拍储物袋,直接将老爹留下的护符抓了出来。

    来的这位,是温和洛的爷爷,四级灵仙,勉强在温家混个长老,他捏着大枪,抖手就送过去一股暗劲,不成想对方手上白芒一闪,化解了他的攻击。

    不过那白芒的化解力度,也有限得很,他抬手一指于海河,怒气冲冲地发话,“对手已经不支吐血,你却要赶尽杀绝,这样狠毒的心肠,也配为宗派弟子?”

    “他又没说认输,”于海河怒气冲冲地反驳,“倒是老先生你,并不是雁行派中人,怎么能在比武的时候,强行入场干涉呢?”

    “没说认输是吧?”老者狞笑一声,“你现在认输,我就饶你一条贱命……你手里的狗屁护符,真拦得住老夫一击?”

    “以大欺小?你真不害臊!”于海河怒斥一句,转头看向雁行派的座位,抬手一拱,“还请各位大人做主。”

    雁行派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然没人说话。

    这一场比试,大家早都已经知道了,这姓于的小子,就是个飘萍一般的散修,而彩砂城温家,却算个不大不小的家族。

    若仅仅是这点,他们也不会任由温家如此猖獗毕竟雁行派还要讲个威严。

    但是此事,还有九阳城孙家的因果在里面,那大家就算看着碍眼,也只能忍了派里的五巨头之一,就是孙家人啊。

    沉默半晌,那个看于海河一直不顺眼的二级灵仙开口,“你不可能进雁行派了,此刻退下,尽快离开,对你来说是个好的选择。”

    “这……这怎么可能?”于海河完全想不到,自己的一番努力,居然真的成了流水,他不可置信地看着为首的八级灵仙,“皇甫大人,我真的没有要故意害人。”

    八级灵仙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就像没听到一样,他对孙家不是很感冒,但是这于家也太砢碜了只要是个有中阶灵仙的家族,他不介意主持一下公道。

    至于说眼下,还是省省吧,反正他是高阶灵仙,无视低阶蝼蚁的呼声,是很正常的。

    “你还不滚吗?”温家的老者检查一下温和洛的情况,站起身冷冷地发话,“既然不滚,那就不要走了!”

    “叔父!”于海河仰天大叫一声,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我知道错了!”

    “叫叔父?叫祖宗都没用了!”老者狞笑一声,身后幻化出一只大手,狠狠地拍来。

    这相当于是杀鸡用牛刀了,不过他知道,对方身上是有高级修者的护符,不下重手,怕是破不了。

    “唉,”一声轻叹传来,比武台上蓦地多出一人来,他手一抬,就打散了对方幻化来的大手,然后沉声发问,“海河你错在哪儿了?”

    “这风黄界,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于海河一拱手,深深地弯个腰,“叔父指教得对,还是要用实力来说话。”

    “不碰一碰壁,你终究是长不大,”陈太忠一摆手,也不看那老者,而是看着小于轻笑,“在一边站着,看一看叔父怎么用实力来说话……那个老货,我让你走了吗?”

    温家的老者见到自己幻化出的大手,被对方一拍而散,就知道碰上了硬茬,再一听说,来人是于海河的叔父,二话不说,就扶着孙子往比武台外走。

    不过他也不是很害怕对方,毕竟温家还有高阶灵仙,而且现场还有雁行派的人,闻言,他扭过头来,冷冷地发话,“算你赢了,你还要怎的?”

    “我还要怎的?”陈太忠笑了起来,“臭不要脸、以大欺小的是你吧?你当只有你家有大人,我侄儿家就没大人?”

    “那阁下划出道来,”老者腰一挺,冷冷地回答,“我温家不是怕事的……不过,现在是雁行派在招收弟子……”

    “两位有什么事,可以下去说吗?”旁边走过一人来,正是那个看于海河不顺眼的二级灵仙,他皱着眉头,淡淡地发话。

    (四更求月票!!!)——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