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惠仙子

第二百三十八章 惠仙子

    风黄界的地契,并不一定要靠购买来得到。www.pinwenba.CoM

    整个风黄界地广人稀,可待开垦的土地极多,所以官府有政策,一块无主荒地,若是有人连续开垦二十年,这地就归开垦者所有。

    陈太忠有灵石买沈家的山包,大砂村的村民可没这么多灵石,整个大砂村的土地,就是这里的居民胼手胝足、一点一点地开垦出来的。

    开垦土地,不但累也凶险,不知道过了几代人,这里才热闹喧嚣了起来,而眼下,祖辈们辛苦开垦出的土地,就要被人强行夺走了。

    童晓川听叔叔们说,每家的地契和房契,是官府颁发和认可的,眼下村民们被人强行夺走土地,主要还是大砂村的人里,没有极为高强的修者,替大家做主。

    若是真有人主持公道,那就不一样了,所以他很期盼地看着这一男一女。

    陈太忠听得也有点犹豫,按说他是不喜欢多管闲事的,不过这事儿他也实在有点看不过眼——官府发的房契和地契,也保护不了这些可怜人?

    当然,这主要是他牵扯进这件事了,若是他没有适逢其会地碰上,他才没兴趣干预,天底下不公的事儿多了去啦,哥们儿管得过来吗?

    可是真要伸手,好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首先说,这个青莲剑派,就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中阶高阶之类的灵仙,他不怎么害怕,但是要知道,这个剑派,可是有天仙的存在。

    一个天仙,他打不过或者还能逃得了,两三个围住他,他如不是被杀,那就是耗尽寿命、精血干涸而死。

    当然。他若拿定主意打游击,下场或者不会这么惨,但是他要帮大砂村出头的话,就得在这儿钉着,都没有多少腾挪的空间。

    事实上,他无法支持大砂村,还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只是一个过客,行色匆匆地路过这里,若不是有白天发生的事,他甚至不会对这个地方有多大的印象。

    诚然,陈某人这次来坪陵。是有大把空闲时间的,临时耽搁几天甚至几个月,也是无妨,但是,他终究是要离开的。

    思来想去,他最终还是摇摇头,“这件事我爱莫能助。白天我已经帮了你们,做为路人,我已经做得不少了,如肯听我劝,你们还是趁夜离去。”

    “可是他们也怕消息传出去啊,”童晓川再次强调一下,他真的想不通,白天杀伐果断的公子。晚上怎么就变得这么胆小了呢?“您只要表明态度帮我们,我们又有房契和地契,他们敢怎么样?”

    “官府怎么没帮你们呢?”陈太忠没好气地摆一摆手,“你还小,这种事情你不懂。”

    “官府是得了好处了,”童晓川很不服气地回答,他想证明自己不小了。

    “他们敢怎么样?他们敢做的事儿多了。”陈太忠不想跟这小家伙叫真,“青莲剑派来上几个天仙,谁逃得了?”

    “天仙上人,不会管这种小事吧?”童晓川愕然地张大了嘴巴。

    “好像你跟天仙是亲戚似的。”陈太忠不屑地哼一声,“惹来天仙是必然的……你当那些灰衣人,都是假冒青莲弟子的?”

    他对此非常确定,宗派弟子不是不能杀,但是他一下杀这么多,还是在青莲的地盘,青莲剑派若是不闻不问,那以后都没脸抬头见人了。

    不过下一刻,他脑子里就冒出个疑问来,说不得看一眼刀疤,“宗派的吃相,不至于差到这种程度吧?”

    “这应该是青莲剑派的部分人授意的,”王艳艳皱着眉头回答,“若真是剑派出面,出来征地的应该是官府……宗派高高在上,不跟村民打交道的。”

    “听明白了?”陈太忠斜睥那小家伙一眼,“我劝你啊,早点跟你们村子的人说明白,明儿一大早我们还要赶路,护不得你们了。”

    童晓川闻言,只得悻悻而去,回去跟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一说,他父亲躺在那里骂一句,“笨啊,你为什么不问一句,咱们能不能把地契和房契卖给他呢?”

    小家伙愕然地张大了嘴巴,他完全不能理解,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不过他的二叔马上叹口气,“算了,跟孩子无关,关键是那两人,也是游戏红尘的样子,兴之所至,帮了咱们一把……”

    陈太忠是没听到这对话,否则他难免要再纠结一番,虽然他肯定不会留下来处理此事,但是买下这些房契和地契,等他天仙之后了,前来收债,似乎也是个不错的投资。

    第二天两人继续上路,因为在大砂村大开杀戒了,就没有再去白砂镇,而是绕了条路,直奔坪陵城而去,

    又过一天半,两人终于来到了坪陵城,进城之后,先去任务大厅挂租房任务,不成想,那里就有官方宅院挂着出租,省去了一些麻烦。

    房子是个两进的小院子,有聚灵阵和防御阵,一个月的租金是五百灵石,一次最少租半个月。

    陈太忠觉得,自己在坪陵住不了半个月,不过他对这独门独户的院子还是比较喜欢,倒也不差这点钱。

    安顿好之后,两人又在城中四下逛了起来,逛着逛着,猛然发现一处叫做“鉴宝阁”的处所,陈太忠登时一愣,“鉴宝?”

    他飞升上来这么久,还真没见过什么鉴宝的地方,能鉴定东西的地方是有,不过除了当铺,就是一些制器的铺子,尤其那当铺殊为可恶,根本不会说老实话。

    他手上有很多东西,都是搞不清楚功用的,他也不敢随便找人打听。

    比如说那个血色骷髅的圆盘,他也是帮了姜家好大的忙,才敢让对方帮着看一看。

    结果一看才知道,合着是是万魂阵的阵眼盘——他要真找外人看了,麻烦还大了。

    还有就是通天九霄塔、红尘天罗这些,也是巧合之下得知了来历,就没个简单的。

    此刻他身上,青铜圆环的来历还不知情,拳套的来历,估计也有点不便问人,但是还有很多东西,他是打算鉴定一下。

    两人走进鉴宝阁,王艳艳虽然蒙着面,但是陈太忠的派头在那里摆着,虽然仅仅是九级游仙,可只看那一袭长衫,就知道有点底蕴。

    鉴宝阁的店面不大,里面也就四十来平米,而且……居然主要以卖东西为主。

    陈太忠先在卖货的地方转一转,瞅准了两套比较冷门的功法,价格不算便宜,却也说不上贵——他收购功法很长时间了,行情还是懂的。

    再有就是,他居然看到了一块紫乌金,这是好东西,金行杀阵的必备之品,很多杀阵也用得到,他一直摆不出杀阵来,就是找不到这个东西。

    令他哭笑不得的是,这东西他早就有,就是洄水旁那只年轻的小龟,送给他的四样东西里的一样,拳头大小一块,他一直搞不清楚,那到底是什么玩意儿。

    这东西可真不便宜,架上那块,差不多是他手里紫乌金的三分之一大小,销售价九十九上灵,要不说阵法师是烧钱的职业,一点不假。

    他在这儿看,柜台里就走过来一个青衣女子,也不打扰他,只是静静地站在那里,就那么看着他。

    “你买不买?”他身后有人不满意了,抬手推他一把,“不买就让开,别占着地方。”

    陈太忠扭头一看,发现推自己的是个青衣小厮,小厮身后,则是一个艳丽的女修,灵仙二级,女修的身边,还有一个游仙九级的侍女。

    有毛病啊,陈太忠心里挺不高兴,但也无意跟一个小喽啰计较,于是淡淡地掸一下身上被碰到的地方,冷哼一声。

    “你哼什么?”那青衣小厮却是来劲儿了,又上前抬手去推他,鼻孔朝天地发话,“挡着惠仙子的路,想死不成?”

    “啪”地一声脆响,却是王艳艳出手了,她抬手就给了那小厮一个耳光,“混蛋,我家主人也是你的脏手能碰的?”

    那小厮年纪不大,却也是游仙九级,活生生吃了游仙八级一记耳光,登时就恼了,想也不想就拔出一柄长剑来,“贱婢你找死!”

    王艳艳也掣出一柄长剑,冷笑一声,她除了修习燎原枪法,最近也在修习剑术,在野外对战的时候,她习惯用大枪,长枪威猛,杀人也利索,是应付群殴的利器。

    这种狭小空间内,就是用长剑比较合适了。

    就在此刻,旁边传来冷冷的一哼,出声的是一个极其高瘦的汉子,他坐在一张躺椅上,坐着都跟众人站着差不多高,他眯着眼睛发话,“鉴宝阁不是你们撒野的地方,想打架的出去!”

    陈太忠一眼看去,竟然看不透此人的修为,说不得灵目术一扫……嘿,这瘦高汉子虽然宛若常人,但是体内灵气,居然跟五六级的灵仙差不多。

    那汉子明显感觉到了他这一眼,于是转头看向他,眼睛一眯,“嗯?”

    与此同时,艳丽女修也发话了,“川盛,收起长剑来。”

    见他收起长剑,王艳艳才冷哼一声,也收起长剑来。

    这时,柜台里的青衣女子出声发问,“这位公子,想买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