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离开

第二百一十九章 离开

    等到池云峰弄清楚事情真相的时候,也是有点哭笑不得。

    池奇榀有“鸟投林”秘术,整个池家知道的人,一只手都可以数得过来。

    这是属于南池的核心机密,从战略的角度讲,有一个神出鬼没、随时可以现身的老祖,有助于震慑不怀好意的势力。

    那么老祖秘术的原理,自然是不能让他人知晓,否则一来没了神秘感,二来……敌对的势力,可以针对这秘术的缺陷,找出应对的法门。

    池奇榀出庄的时候,不想弱了池家的名头,所以没做什么小动作,他就是要当面会一会那俩小子,至于会面之后动手,无所不用其极也是应当的。

    但是在离庄之前,他强调过,说护庄大阵没必要开,我先去碰一碰那俩。

    他没说原因,别人倒也不敢不听,不成想他才离开村子,内堂堂主来了,一看就有点恼火,他是不知道鸟投林的,于是直接训人,“大阵怎么没开?不知道这两天不太平吗?”

    看守阵盘的这位苦着脸回答,“老祖出去了,走的时候说,不要开大阵。”

    “你他妈胡闹,老祖是不让开到顶级吧?”内堂堂主以为这货疏忽了,还要狡辩,很不客气地发话,“你拿咱池家全族开玩笑?最少也要开个警戒级。”

    警戒级就是甄别进村子的外人,同时还能防备初阶灵仙强闯。

    按说他这个命令也不算错,可是谁能想到,池奇榀会以秘法遁回呢?

    高阶灵仙的老祖,直接撞破了防备初阶灵仙的大阵,不过老祖本身也没好受了——跟地球上飞机撞飞鸟。是一个道理。

    这事情一调查就明白了,池奇榀气得又吐了几口血,却是没办法处理内堂堂主。

    哄乱了好一阵,大家才反应过来——阵还破着呢,得赶紧修复啊。

    修复大阵倒也方便。从破阵到修复,不过短短的十来分钟。

    池奇榀回到静室,吞下一些丹药,将养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才长出一口气,“就按云峰说的办……等。再等两个月。”

    静室里也没外人,池云峰出声发问,“对方很强?”

    “不是一般的强,”池奇榀的眼中,露出一丝怪异的神情,“那个冒充九级游仙的家伙。刀法起码达到了无欲的境界。”

    “无欲,”其他人闻言,无一不倒吸一口凉气。

    池云峰再次建议,“既然这样,是不是请云清老祖回来?”

    “这人还不算可怕,”池奇榀看他一眼,缓缓摇头。“另一个才更可怕,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云清回来,估计也难逃对方毒手。”

    “啊?”众人齐齐大惊失色,二长老忍不住出声发问,“也是天仙?”

    “倒应该不是天仙,”池奇榀随口答一句,然后就愣在了那里。

    好半天之后,他才苦笑着摇摇头,“这个家伙也未必可怕,但是打了这个小的。绝对惹出来老的,那根本不是云清能扛得住的……奇巧门都未必扛得住。”

    众人闻言,竟然无人说话,屋子里静得,连掉根羽毛都听得到。

    池云清也不过才是百药谷的五天仙之一。而奇巧门,可是百药派的上门,有玉仙的。

    又过好一阵,二长老才出声发问,“此人到底是什么来历?”

    池奇榀摇摇头,想一想才回答,“不可说,说了便是麻烦,不过你们放心,如果真是我想的那样,人家看不上咱家这点东西。”

    “那样的话,等是最好的选择了,”池云峰闻言,缓缓点头,这建议原本是他提出的,但是此刻,他的脸色并不好。

    原因很简单,池家的家主,也是脾气暴躁之辈,而且非常地护短,这建议是最合适家族的,却不是他真正情愿的。

    “也是这个道理,”二长老闻言点点头,“如果对方真有恶意,刚才大阵破了的时候,他们有足够的时间冲进村子。”

    众人闻言,顿时再不说话,这话一点都不假,刚才大阵一破,老祖受伤,村子里根本就乱套了,对方若是真的觊觎什么藏宝图,早就杀进来了。

    池奇榀待了好一阵,才叹口气,“待此事了结,如实通报各支,引以为戒吧……”

    他们偃旗息鼓了,陈太忠两人并不知情,紧张地等待了几天之后,发现对方全无反应,他少不得又在幻阵里鼓捣一番,埋上一颗核弹。

    只要你在幻阵里待上片刻,哥们儿跑出一段距离之后,直接引爆。

    当然,这只是下下策,他手上的核弹不多,省一颗是一颗,若是能用宝符干掉池云清,那是最好的。

    不过,需要他用到这些手段的时候,首先斗笠人得挂掉才行。

    他就这么每天无所事事,除了偶尔吃点东西,其他时间都是在修炼。

    而斗笠人修炼了几天之后,却是夜里频频失踪,也不知道是干什么去了,直到天亮才回来,当然,陈太忠也懒得问他。

    直到有一天,斗笠人发话了,“两个月的时间到了。”

    陈太忠盘算一下,还果真是时间到了,一时间有点恼火,“这个混蛋池云清,让我白等两个月,早知道……哎。”

    “早知道你也最好等,”斗笠人一摊手,“五转洗髓丹,给我。”

    “啧,”陈太忠咂巴一下嘴巴,还是取出一个玉瓶,抛了过去,“你欠着我一条天仙的人命,怎么算?”

    “去涯山城任务大厅发布任务,”斗笠人很干脆地回答,“寻找天仙任务,任务报酬,一枚洗髓丹。”

    “好的,”陈太忠也是痛快之辈,“你放心,我只会找初阶天仙,不让你杀中阶天仙。”

    “下一次出任务,每天一个上灵,”斗笠人却是不买他的账,“这俩月白跑,搞得我整天啃干粮,瞎耽误功夫。”

    陈太忠闻言也呛了,“下一次我都不陪你,给你个人名,直接去找吧,多长时间能杀了人,那是你自己的事儿。”

    “是你好心陪我吗?你还不是担心,别人给你上了印记?”斗笠人一般不说话,说起话来,还实在有点那啥,“其实我早就知道,你身上没印记。”

    我去你大爷的,陈太忠闻言,好悬没气晕过去,“你知道为啥不早说?”

    “切,”斗笠人不屑地哼一声,“我早说了,五转洗髓丹你什么时候才会给我?”

    陈太忠闻言,好悬没把肝儿气炸了,他愣了好一阵,才哈哈大笑起来,“反正你也帮我杀了那么多人,我不吃亏。”

    他心里不好受,就要故意恶心对方——要不好受,大家都不好受。

    斗笠人也不理他,站起身去远处牵角马,直到跳上马背之后,他才哼一声,“其实我可以帮你灭掉南池村的。”

    看着他策马离开,陈太忠怔了好一阵,才恨恨地吐出两个字,“贱人!”

    不过贱人虽然贱,他也是彻底了却了一桩手尾,说不得收拾起摆设在树林间的阵法,也策马离开。

    再到三溪镇,就是五天之后了。

    谢家的两个灵仙都出任务去了,不过此时,谢家出了第三个灵仙,谢明湖。

    谢明湖早就是九级巅峰,但是因为战力超群,经常承担一些家族任务,拖累了修行,此次谢家得了破障丹,家族公选此人服用。

    他见了陈太忠,那是要多热情有多热情,若不是有破障丹,他真不知道猴年马月才会突破。

    而陈太忠对他,感觉就非常一般了——现在赶不上哥们儿的,以后也永远赶不上,他跟这样的人,注定不会有太多的交集。

    总算是对方把晋阶之功,全推到他的身上,出于那点虚荣心,他笑眯眯地跟对方共进了午餐,然后托词有事,带着刀疤离开了。

    谢明湖一直将他俩到镇子口三十里之外,见灵舟腾空,转眼飞得不知去向,才感触颇深地叹口气,“二长老这次,真是引来了一个了不得的人。”

    两个多月不见,王艳艳自打上了灵舟,就一直围着主人问东问西。

    猛然之间,陈太忠觉得,斗笠人不喜欢说话的习惯,其实也满不错,“这俩月,谢家没有怠慢你吧?”

    “没有,他们敢?”王艳艳略带一点得意地回答,“有两个灵仙来谢家报复,还被我的霹雳葫芦放翻一个。”

    “灵仙报复?”陈太忠的眉头一皱,“是想抢咱们灵药的那帮人……胡信喜?”

    “不是,”王艳艳摇摇头,“是那个会隐身的小偷,他不是有俩灵仙同伴吗?”

    原来湄水城的守卫接收了小偷之后,直接搜魂术对待——此人偷了太多大户,公愤太大。

    等得了信息之后,城主府按图索骥地捉拿那俩灵仙,不成想那俩也很警醒,漏夜逃出了湄水城。

    想到此事是三溪镇谢家引发的,这俩潜藏一段时间之后,就前来报复,不成想谢明弦早有准备,安排了人埋伏。

    别说有王艳艳在谢家暂住,就算没她在场,那俩也跑不了,不过她维护了谢家的宅院,还出手打翻一个,又混了五个功勋到手。

    陈太忠听她说完,感慨一声,“谢家……怎么说呢?身在体制里,这方便之处,实在是太多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