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狂仙_陈风笑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散修之怒

第一百一十二章 散修之怒

    周青才愣了足有半分钟,才哆里哆嗦地伸手摸向储物袋。

    摸了好几下,他才攥住储物袋,然后猛地一拽,迅速地将储物袋丢到了地上,仿佛手里抓的是个滚烫的山芋一般。

    他真的是吓傻了,陈太忠和周家的恩怨,谁不知道?而他本人,还跟陈太忠起过冲突。

    冲突不大,但事后他知道自己得罪的是谁的时候,也禁不住暗呼侥幸。

    所幸的是,九个月之前,姓陈的死在灵仙执法之下了,这段往事也就过去了。

    眼下陈太忠活生生地出现在他面前,周青才反应过来之后,第一个反应就是把储物袋丢给对方——欢迎阁下劫财。

    陈太忠根本没理他,而是看向那个瑟瑟发抖的少女,“这些人我帮你清理了,但是你也得答应我一件事。”

    “好的!”少女果断地点点头,没有丝毫的犹豫。

    “咦?你倒是很干脆,”陈太忠略带点好奇地看她一眼,“也不问问我要让你做什么?”

    “就凭你是‘散修之怒’陈太忠,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少女兴奋地点点头,看到原本趾高气昂的周家人,在此人面前吓得瑟瑟发抖,她的惶恐登时不见了去向。

    终究是年纪还小,她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他两眼,“你这次回来,是报仇吗?”

    “当然了,”陈太忠笑眯眯地点头,也不管旁边周家人的脸色难看,“得罪我的,统统要死……对了,散修们都怎么说我呢?”

    “您是散修里的奇人,是散修的骄傲,”少女的双眼冒光,语速也越来越快,“还有不少散修。自发地去洄水边祭奠您呢。”

    “我还活着,祭奠什么?”陈太忠听说自己这么受欢迎,心里也挺高兴。

    不过,他谦虚的方式有点特别,“我觉得他们,更可能是想捡到我的功法,”

    就在此刻。两道黑影一闪,一个周家的族人倒在了地上,他身中两箭,一在心口,一在右臂,然后他的右手一松。一个小圆筒滚落出来。

    正是一般人用来联系和求助的烟火。

    原来此人听说,陈太忠此来是为了复仇,就知道今天的事情不能善了,于是在其他人的掩护之下,悄悄取出烟火,打算冒死报警。

    身为家族子弟,就要为家族着想。他不能左右自己的死活,却可以通知家族做好准备,迎接可怕的敌手。

    殊不料,他才拿出烟火来,就被两箭射倒在地。

    “你还有帮手?”少女大吃一惊。

    陈太忠并不答话,而是走到那被射倒的人跟前,摸出长刀,手起刀落。斩掉对方的头颅,他微笑着叹口气,“蠢货,你难道不知道,多活一阵都是好的吗?”

    他跟小姑娘慢悠悠地聊天扯皮,就是要煎熬这帮人——反正已经是他砧板上的肉了,他并不着急下手。

    但是既然有了这么一出。他也不介意马上大开杀戒。

    “陈大人,不关我的事啊,”一个有几分姿色的女修,登时就跪了下来。“我也是散修,只是……只是偶然认识了周公子。”

    此女是三级游仙,丰乳"qiao tun",一双眼睛水汪汪的,一边说着,一边还送一道秋波过来,“我也愿意为您做事,做什么都可以。”

    陈太忠微微一笑,一刀斩过去,直接将女修砍做了两段——居然敢让我穿周青才的破鞋?

    不过,既然不是周家人,他就省去了枭首这个动作,可怜的女修还未断气,半截身子在地上一扭一扭,肠子肚子不住地淌出来。

    陈太忠看也不看一眼,他的心肠是极硬的,他见这胖子的第一次,胖子就是为身边的女修敲诈储物袋,只不过运气不好,遇到了庾无颜罢了。

    虽然此女修非彼女修,但是跟胖子在一起的,也不会是什么善碴。

    还是躲在树林里的王艳艳看不下去,远远射来一箭,正中女修的咽喉,免去了她的煎熬。

    周青才见无关人都被杀了,估计自己也不妙了,于是壮着胆子,哆嗦着发话,“陈太忠,我当初也只想打劫你的储物袋,后来还想请你喝酒的。”

    陈太忠微微一笑,“那是当时你打不过我,如果你打得过我呢?”

    “那我也只抢你的储物袋,”周青才指一指地上的储物袋——你看,我很上道的。

    “不管你说的是真的假的,你觉得,你有实力跟我讲道理吗?”陈太忠很不耐烦地反问一句。

    其实他也不怕跟人辩论,比如死胖子这次抢劫,不讲理不说,还想把那个少女带走,这哪里是只抢储物袋的表现?

    不过就是他说的话:一个区区的五级游仙,不值得他浪费那么多口水。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周青才颤抖着声音发问。

    “你想活?”陈太忠似笑非笑地看着他,表情有些奇怪。

    “想,”周青才干脆地点点头,如能不死,谁不想活?

    话音刚落,陈太忠就掣出一杆长枪,行云流水一般走了两步,手中长枪轻轻地挥动,两个人头,被他轻描淡写地扫落。

    眨眼之间,周青才的族人就被杀了一个精光,只剩下瑟瑟发抖的胖子。

    陈太忠轻甩一下长枪,抖落枪尖的几点鲜血,笑吟吟地发话,“那我就给你个机会,说一下周家的布局,周德震和周载元的住处……诸如此类的消息,说得越多,你活命的机会越大。”

    周青才的脸色忽白忽青,阴晴不定好一阵,才缓缓地摇头,“身为周家子弟,出卖家族的事情,我不会去做。”

    “没有你们这种欺男霸女、横行无忌的家族子弟,周家至于有今天吗?”陈太忠冷笑一声,“你可能觉得,自己抢几个储物袋,罪不至死……我最恨抢怪的了,你真的不说?”

    “抢怪?”周青才一下没反应过来。

    “这些,我都知道,”旁边的少女一边扶着她的哥哥,一边出声发话。

    这个兄妹俩早就看傻眼了,平日里趾高气昂的周氏族人,在陈太忠面前,大气都不敢吭一声,而陈太忠长枪一抖,两个周氏族人就人头落地。

    这样的场景,颠覆了他们以往的认知,散修……真的也可以做到这些?

    “你都知道?”陈太忠侧头看少女一眼。

    哥哥悄悄拽一下妹妹的衣襟,但是少女毫不犹豫地点头,“是的,我都知道。”

    “你可以死了,”陈太忠一抬手,枪尖送进了胖子的喉咙。

    周青才张一张嘴,似乎想说什么,但是喉管被堵,上下颌动了几动,最终……鲜血从嘴里流了出来。

    “我给你两个选择,”陈太忠淡淡地看那哥哥一眼,“一个是被我制住,三天之后,你妹妹去放你,另一个就是……死!”

    “我做错了什么?”那做哥哥的怒视着他。

    世界上就是有这种莫名其妙的人,对于动辄打骂他的人,他大气不敢吱一声,对于那些明明有实力却又对他客气的人,他反倒敢呲牙咧嘴。

    “你拽你妹妹一下,什么意思?”陈太忠脸一沉,“别跟我讲道理,你没这个资格,杀家族狗,我不需要理由,杀你这种散修,我也不需要理由,别以为都是散修,我就一定要对你客气。”

    “我哥他是担心我的安全,”少女一见这种情况,马上出声相劝。

    “我来处理吧,”远方掠过一条身影来,正是王艳艳,她一拍身上的荒兽袋,一条白色的小蛇出现在她手里——自打陈太忠知道她会驭兽,就把吐香蛇给她了。

    她手腕一抖,吐香蛇对着男人就喷出一口淡淡的涎雾。

    那男人也不敢躲开,眼瞅着这女人身上背着的小弓,就知道刚才在树林里杀人的,就是她了——陈太忠的伴当做事,他又怎么敢抵抗?

    “你可以走了,”王艳艳一摆手,转身就去捡拾地上的储物袋,然后娴熟地将尸体摆放到一起,一个火球术丢了过去。

    看着她如此老练地毁尸灭迹,男人越发腿肚子哆嗦——这得做过多少次,才能如此熟练?

    女人让他走了,然而,陈太忠没说话,他就不敢走。

    “还不走,等着留你吃饭?”陈太忠看他一眼,“管住自己的嘴,要不然,风黄界虽然大……也没有你藏身之处。”

    “陈大人,我哥只是胆子小一点,他绝对不会害我的,”少女气呼呼地撅起了嘴。

    男人一溜烟地跑了,陈太忠递给女孩儿一块面巾,“蒙上,从现在起,你就叫……没疤。”

    “你这啥意思?”王艳艳不干了。

    “那你叫拔刀吧……拔刀相助的意思,”陈太忠一指刀疤,“她叫刀疤,你俩呢,都是我的助手,相互不要打听真名,不要打听来历……咱们换个地方说话。”

    “拔刀和刀疤……挺有意思,”女孩儿咀嚼一下两个词,笑了起来,然后蒙上面巾,“刀疤姐姐几级了?”

    “再练五十年,你或者能追上我,”王艳艳对她却是不甚客气……不过四级游仙,居然也敢问我几级?

    “好了,不说了,这个地方不够安全,”陈太忠一摆手,“找个地方商量一下,怎么灭掉周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