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太上章 > 032、九转紫金丹

    真仙说话就是方便,开口之间,仙家神意便将前后因由解释清楚。神农天帝接过这紫气神丹,凝神良久才开口道:“奉仙君比我当年更强,已多走出一步。仅以一味五色神莲为主药,便已炼成了神丹。”

    虎娃:“这也不算什么,需用到的灵药您早已在神釜冈中准备齐全,我只是借药鼎成丹而已。若是稍稍更进一步,则是我又精简了丹方。但如何能不用地仙境界而成紫气神丹,您又为何希望能满足其他的条件,正是我想请教。”

    神农手托紫气神丹道:“你也希望此神丹能赠予他人吧?”

    虎娃:“当然是,但不可强求。”

    假如紫气神丹不仅是炼制者本人才能使用,虎娃早就向玄源献宝了。但是这种神物,有当然好,没有也不可强求。神农天帝却为此专程在世间留下了神釜冈传承,简直就是一种执念了,仙家本不必如此。

    以神农的修为还要这么做,肯定有不能放下的理由,甚至与其修为成就有关。而且从另一方面来看,神农应该知道这是可以成功的事情,只是不知怎样才能成功。那么神农为何坚信世间会存在那种神丹呢?这正是虎娃要向他请教的问题。

    神农莫名叹息一声,这叹息竟极似虎娃在人间丹成之时发出的长叹,看着虎娃道:“你来到了这帝乡神土,方才也见过了啸山君。我想问你,若有朝一日神农原仙界无存,啸山君又将何处容身?”

    虎娃已是仙身,当然不会再像凡人那样出汗,但乍闻此言,也是骤然一身冷汗的感觉,因为神农天帝的这番话中包含的信息太多、太复杂。

    太昊究竟是不是人间第一位历天刑成就真仙者?这没法说,连太昊自己也不能确定,但他的确是第一位开辟帝乡神土者。

    对真仙而言,求证真正的超脱长生之后,是回归一无所有、与天地万物诞生之初的混沌同化,还是来到宛若新生的长生世界,答案是不言而喻的。太昊能在无边玄妙方广中“新生”,化身万物创造出一方属于自己的世界,这是他本人的成就。

    太昊在成就真仙后又回到人间,然后求证天帝成就,此成就包含了他的大愿。开辟帝乡神土后,不仅可以指引真仙驻足,更可以指引所谓的地仙飞升。抛去凡间的一切,只以不灭之神魂至此,再度显化永享长生。

    如此不必继续踏上那求证九境九转的艰难路途,更可避过那终将降临的天地大劫。堪破生死轮回境后,修成不灭之神魂,自身之寿元已无限,但在人间仍会有可能因种种意外而殒落的可能,更别提最终的天刑之威了。

    长生成就难得,既然已经求证了这一步,太昊便去指引他们,因此人间留下了八境九转七十二阶登天之径的传说。对于地仙而言,抛去凡身飞升帝乡神土,便是一去不回,他们不可能再离开,修为也不可能再有精进,永远都是相当于九境初转。

    既已经做出这种选择,也就无所谓后不后悔。但有一点要考虑到,帝乡神土究竟是什么地方,来到这里是否真的就意味着求证永恒的长生?

    虎娃站在神农身前,回望神农原仙界,这片天地其实就是神农的形神所化。仙家无有凡身,形既是神,这片神农原仙界就相当于神农本人,可是神农偏偏就坐在虎娃身边,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这就像神釜冈小世界,本身就是一座巨大的药鼎,而小世界中央高台上的那尊药鼎,其实是其显形。这片帝乡神土便是天帝本人的形神,而虎娃眼前的神农天帝,则是其显形。众地仙飞升至此,永享长生与其说是他们自己求证的成就,还不说是天帝的成就。

    虎娃曾经说过,所谓地仙其实仍是凡人,九境修士而已。所谓飞升,不过是他们抛去凡身之后,以不灭之神魂存身于帝乡神土之中,相当于修行中那永恒的一瞬。

    神农原仙界中生机勃勃,除了飞升至此的地仙与真仙,还有各种奇花异草与飞禽走兽。这些都是神农天帝于形神中造化而成,这方世界的大道规则,就是神农天帝的修位境界。

    虎娃身为真仙感受得很清楚,这片世界不是属于他的,它完完全全就是属于神农的。他之所以能够进入这里,是因为得到了神农的指引,这里一切存在都不能超越神农本人的意志,更不能违背神农本人的见知。

    也就是说,现在的虎娃只是客人,来拜访这里的主人,而并非此地的一员。他能够停留在这片天地中,是因为对主人的理解与尊重。若想真正成为其中的一员,就要成为帝乡神土的一部分,完全融入神农的见知之中。

    来到这里的真仙,其修行也可能并不完全与神农的修行相融,在这种情况下,神农如果可以接受并且化为自身的见知;但假如与神农的心境见知相斥,那么自然就会被这片帝乡神土所驱逐。

    地仙飞升至此是没得选择的,他们只能融为神农天帝所化形神世界的一部分,但未必所有的真仙都会希望自己成为这个世界的一员,自己所有的修为见知都包含在神农的修为见知之中。有时候就算他们愿意,神农本人也未必愿意呀。

    比如虎娃,可以进入这里做客,但并不会选择就成为帝乡神土的一部分。可是他若离开神农原仙界,在无边玄妙方广中又能往何处去呢?还有别的帝乡神土,但情况也是类似的。

    神农当年成就真仙后,只能选择去九重天仙界,他见到了太昊天帝。九重天仙界中有一株通天建木,建木九枝各化一片世界,如果能登临树顶,便意味着真仙修为的极致。神农登上了树顶,然后返回了人间,开辟神釜冈小世界,又求证了天帝成就。

    关于更高境界的超脱大自在成就,神农并没有得到别的答案,他只见到了太昊天帝所求证,于是也求证了同样的境界。还是刚才那个问题,真仙追求的极致是什么,是怎样一方帝乡神土?答案当然是自己的帝乡神土、自己的世界,便不存在上述的问题。

    很多真仙当然希望自己能像太昊那样求证天帝成就,但自古以来,也只有神农、轩辕、少昊、高阳成功。虎娃已隐约领悟到天帝成就是什么,只是他尚未求证,而想求证此等境界,现在的他还差得很远。

    帝乡神土乃无中生有,神农竟能造化出一方天地,天地间还有各种生灵,这是造物之功、创世之德。

    很多、很多年之后的后世之中,人间有“中二”一词。所谓“中二”或指不明世事、多生妄想,思而不学、空发臆念,希望整个世界都围着自己转,或者凭空认为只要如何如何,便能决定一切,我的意志便是世界的主宰。

    如此看来,帝乡神土对天帝而言岂不是“中二”之成真?天帝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这方世界的大道规则,就是他的修行见知显化,甚至连万事万物都是他的意志所化生、于无中生有。但话却不能如此说,帝乡神土亦绝非狂发妄想之物,它超出了想象力的极致。

    修为并非凭空而成,每一步的境界都是必须的根基。比如若无堪破“梦生之境”的经历,就绝无所开辟的帝乡神土的可能;若无堪破“真人返璞之境”的经历,在无边玄妙方广中恐怕也不得醒转;若无堪破“生死轮回境”的经历,也不可能造化帝乡神土中的万物生灵。

    天帝成就是一步步修成的,而不是闭目妄想出来的,虽然看上去是凭空造化了帝乡神土,达到了每个人在梦想中所追求的极致之境。帝乡神土是大道规则的显化,不可能妄想肆生,否则这个世界就会崩塌无存,相当于自毁形神。

    太昊天帝当初对神农说过一番话,那是他开辟帝乡神土很多年后,在神农登上建木九枝将要离去之前。太昊不知,对众多地仙的指引是不是正确,是不是谙合大道之真意。因为他们看似长生,却只能依托于九重天仙界而存。

    而九重天仙界,就是太昊天帝自我之形神,开辟帝乡神土之后,太昊天帝便相当于自我化做了永恒。他也有疑问,这是不是一种真正的极致成就?换一种说法,就是隐约在思考自己是不是走错了路?

    假如换一个人已求证天帝成就,成为世界的主宰,而且这个世界还在不断的延伸之中,难道还会有比这更高的追求吗?但真正到了太昊这种境界,心境自非常人所能理解,他谈的并不是追求,也无意成为世界的主宰,只在意求证大道真意。

    太昊是想于无边玄妙方广中开辟一片仙界,指引仙家真正永享无尽之寿元,求证了天帝成就。但帝乡神土却把太昊本人给困住了,因为这就是他的形神所化,他只是永存于自己的世界中。

    假如太昊不在了,又将是什么结果?真仙还可重归无边玄妙方广,或者下界回到人间,但那些飞升至此的地仙又会怎样呢?这正是方才神农问虎娃的问题。

    虎娃给了一个答案:“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人间一切已弃,只留不灭之神魂,恐立时再入生死轮回,而托舍不知何物。这种下场还算好的,飞升时日已久,已超脱天地之外,再回人间,恐天刑立至,不灭之神魂若能保留方可再入轮回,否则灰飞烟灭。”

    神农:“那么奉仙君如今应知晓,我为何要炼制那样的神丹了吧?”

    至此虎娃已经知晓,神农天帝的愿望并非执念,而的确与他的修为成就有关,那紫气神丹,是给飞升至帝乡神土的地仙准备的退路。那些地仙其实并未求证长生,只是依赖帝乡神土的长存而长生,就相当于寄生在天帝形神之中。

    一旦帝乡神土发生任何变故,比如说天帝本人想去别的地方见识一番,或者去哪里串个门,等待他们的将是毁灭之灾。

    虎娃答道:“我亲手炼成的神丹,也亲自服用过。此神丹之妙,也只能使人再入轮回时重塑炉鼎新生。若天刑已至、不灭之神魂无存,有神丹亦无用。”

    神农摇头道:“地仙抛去凡蜕而飞升帝乡神土,若帝乡神土不存,能重塑炉鼎新生已是大福缘。至于天刑至、神魂灭,有神丹亦无用,那也是他们自当承受。我当年炼成了此等神丹,却发现只有本人才能使用,并未完成愿望。”

    虎娃问道:“可是您为何知晓,世上能炼成那样一种神丹呢?”

    神农答道:“是太昊天帝告诉我的。他说帝乡神土既能指引地仙抛去凡蜕飞升,那么大道规则所显,天地间必然也能炼成重塑炉鼎之神丹。而论炼丹之道,当时无人能在我之上,所以太昊天帝希望我能炼成。今日一见,我将寄望于奉仙君了。”

    虎娃恍然道:“原来如此!太昊天帝这般认为,也不无道理。炼丹之道,我不敢与天帝您比肩。您那三个愿望中,前两个愿望且不提,最后一个愿望却好生奇怪,为何要求炼丹者无地仙修为亦可?神丹亦是神器,无九境修为又怎能打造出神器?”

    神农反问道:“无九境地仙修为,真的就不能打造出神器吗?只要一人曾经成功,就说明此法可行。奉仙君在人间时,可曾遇到过这种事?”

    如福至心灵般,虎娃突然堪破了某种关窍,伸手祭出一物道:“当然有此事,便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当年四境修为时,已打造神器成功!”

    他手中拿的正是琅玕枝,此刻已非拂尘模样,而是又化为一整根树枝,上面还带着枝叶花果,开口时便以神意解释清楚了此神器的来历、他是如何打造成的。

    神农天帝不禁微微变色,站起身来伸手摄过琅玕枝道:“你可知自己是如何打造成功的吗?”

    虎娃苦笑道:“虽已求证真仙,却至今不得其妙,只能去请教太昊天帝了,但如今又不得进入九重天仙界。”

    虎娃到现在也搞不清楚,自己在四境修为时为何就能炼制出神器?琅玕枝确实是神器之材,若他已有九境修为炼制出来也不难,但当时是借助太昊封印在祭坛中的仙家法力才办到的。

    虎娃本以为等自己成仙后亦能领悟出这等手段,结果到现在还是搞不明白,太昊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神农天帝身形高大,站起身来虎娃的个头也只到他的肩膀,他左手持紫气神丹、右手握琅玕枝,俯身道:“你当时还炼成了一批神器,皆是以不死神药为材质,炼成之后是否可给他人服用?”

    虎娃:“当然了,给别人吃过不止一次呢!”

    神农哈哈大笑道:“你这娃子,倒是大方得很,连自己炼成的神器也送给别人吃了!”随着他的笑声,神农原仙界中也充满了欢快之意。

    有这么好笑吗?虎娃微微发怔,随即突然反应过来道:“这就是成就神丹的妙诀?”

    神农收起笑声点头道:“是的,这就是妙诀,难怪太昊天帝说可以炼成此等神丹。如今你缺的并非不死神药,有不死神药当然最好,无不死神药亦可成功,只要找到那一味药引即可。你当初炼化的不仅是神器,亦是神药啊,可将类似的手法用于神丹。”

    虎娃还在皱眉沉思,神农天帝突然又失声道:“其实你已经得到了药引,却错过了,白白浪费了那一次成丹机会。”

    已几乎不太可能会失态的虎娃,此刻也突然变色惊呼道:“我竟错过了这等机缘!”

    神农已研究紫气神丹多年,而虎娃是第一个亲身印证紫气神丹者,且比神农更进一步,以世间其他灵药配合五色神莲炼成了紫气神丹,两人被一语点醒皆自然有悟。

    谁说虎娃就不会错过机缘呢?想炼成的神农所希望的紫气神丹,其实缺一味药引,而虎娃曾经得到却又浪费了,就是计蒙留下的那团无形精气。在心中经过一番推演之后,虎娃已有结论。

    尽管神弄所希翼神丹还没有炼制成功,但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方法,虎娃也不禁很懊恼,自己当时怎么就没想到这茬呢?

    机缘错过了就是错过了,这一味药引几乎是不可能再得了,因为那是真仙殒落后的遗留之物。虎娃不可能为了搜集炼制神丹的药引,而去斩杀真仙吧?话又说回来,就算斩杀真仙也没用,因为那是计蒙殒落时的发愿而成,且借助了神釜冈小世界特殊的环境。

    还会有哪位真仙闲得没事干,自己跑到神釜冈中陷入必死之境,让人给斩灭时发愿留下那样的阴谋陷阱,恰好又让虎娃再得一团无形精气药引,这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虎娃长叹道:“世间曾能炼成天帝您所求之神丹,却被我错过了,如此机缘恐怕再也难求。”

    神农却并无失望之色,又提醒道:“那倒未必,太昊天帝并非计蒙。”

    计蒙是怎么回事,虎娃已经清楚,而太昊天帝可没有殒落啊,他当初在太昊遗迹中留下的是什么仙家手段,虎娃至今也没搞明白,神农天帝同样也不清楚。若有机会向太昊天帝请教,很可能还会找到别的药引。

    恰在这时,神农陡然一惊,抬头望着远方道:“这就是机缘之巧吗?九重天仙界重开,太昊天帝神游已归,又不知出了怎样的变故,你可速去拜见!”

    不用神农天帝提醒,虎娃也有莫名的感应,原先寻不到的九重天仙界,又于无边玄妙方广中重现。虎娃跪拜道:“没想到会这么巧,或是机缘所致,我将去九重天仙界拜见太昊天帝。辞别之前尚有一事请教,这神丹何名?”

    神农天帝在神釜冈小世界中留下了丹方,讲述了此神丹的妙用以及自己的希望,却没有给这味神丹起名字。其实虎娃自己也可以给神丹起名,比如叫什么“虎娃丹”,请神农天帝命名,是为了表示敬重。

    神农答道:“九转紫金丹。”

    随着话音,眼前的神农原仙界便消失了,虎娃又回归无边玄妙方广中,下一瞬间,便来到了九重天仙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