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六百九十一章 怠慢了贵客

第六百九十一章 怠慢了贵客

    既然认准了秦海是贵客,冯天磊自然不能让他一直呆在堤坝上,而是把他领回了设在大坝下面一处高地的营部帐篷。【】黑子从车子卸下五箱布袋,交给陈勇超,然后便开着车,跟在冯天磊和秦海的后面,也来到了营部。

    挑帘进了帐篷,冯天磊喊过正在伏案写材料的教导员戴广超,郑重其事地把秦海介绍了一遍。戴广超一面和秦海握手问候,一面在心里犯着嘀咕,不知道自己这个一向眼高过顶的老搭档为什么会突然对这样一个小年轻如此看重。

    “老戴,你猜猜看,秦总给咱们带了什么东西来?”冯天磊心中高兴,自然要变着法地找人分享,他笑嘻嘻地看着戴广超,问道。

    “这个我怎么猜得着?”戴广超看看冯天磊,又看看秦海,直接就弃权了。如果秦海不在身边,他倒是可以陪着冯天磊逗一逗,但人家客人在旁边,你猜什么都不合适。猜中倒也罢了,万一猜错了,岂不是责怪别人没有带这样的东西来?再说,冯天磊一点提示都没给,戴广超如何能够猜得出来。

    “我告诉你吧,是一万条麻袋!”冯天磊笑容满面地说道。

    “一万条!”戴广超几乎惊呆了,心中的狂喜与此前的冯天磊毫无二致。

    “怎么,路已经修通了?秦总带着车队来的?”戴广超急不可耐地问道。

    冯天磊得意地摇了摇头,道:“没有,秦总是开着一辆越野车来的,车上给咱们装了一万条麻袋。”

    “这怎么可能?”戴广超有些晕,一万条麻袋有多大体积,他是清楚的,一辆越野车就算在车篷上搭一个两米高的架子,也不可能装下一万条麻袋。可是,如果秦海没有带麻袋来,冯天磊怎么可能如此欢喜。这其中莫非有什么奥妙?

    冯天磊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让黑子又取了一条布袋出来,亲自给戴广超演示了一遍。戴广超摸着那薄如蝉翼的超聚乙烯织物,感慨道:“这才真叫高科技啊。对了,老冯,你刚才说秦总是哪家企业的董事长?”

    “叫个什么秦集团……”冯天磊摸着后脑勺,尴尬地冲秦海笑道,“不好意思啊。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秦总,我这个记性比较差,你们公司叫什么名字来着?”

    年纪轻轻就能够当上一营之长的人,自然不可能记性差到这个程度,只是因为冯天磊天生就对社会上这些企业不感兴趣,所以秦海自我介绍的时候,他这只耳朵进、那只耳朵出,根本就没有去理会秦海说了什么。及至被秦海带来的神奇的布袋震住了,他这才开始重视秦海,但也不好意思再问一遍了。

    秦海这些年和军方的人打交道也很频繁了。知道部队里有一些人就是这样,不太愿意奉承像他这样的企业家。秦海对于冯天磊这类人没有任何的反感,相反还有几分尊重,因为这些人才是真正一心扑在军队事务里的,不会为外界的俗务所左右。

    他正想重新向戴广超做一个自我介绍,却见戴广超眯缝着眼认真地看了看他,然后试探着问道:“秦总……该不会是安河大秦集团的秦海董事长吧?”

    “没错没错,秦总就是叫秦海,这个我可记得,怎么。老戴,你听说过秦总这个人?”冯天磊诧异地问道。

    “我的天啊!”戴广超一下子局促起来了,他伸出双手想和秦海握一下,手伸到半截。又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这样做是不是失礼。和冯天磊不同,戴广超作为搞政治工作的,对于时事关注得还是很多的,秦海这样一个传奇人物,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可他万万没有想到。被媒体称为全国首富、能够成为冀老座上宾的这个秦海,居然会带着两裤脚的泥水,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老冯,你就这样怠慢秦总他们?”戴广超看着冯天磊,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冯天磊的脾气他是清楚的,他完全能够想象得出秦海与冯天磊打交道的过程是怎么样的,如果秦海没有带来这一万条布袋,估计冯天磊绝对不会给他一个好脸色。

    “我怎么可能怠慢秦总,我这不是特地邀请他到咱们营部来了吗?对了,老戴,我知道你有好茶叶,咱们条件有限,就以一杯清茶感谢秦总他们吧。”冯天磊对戴广超想的事情浑然不知,乐呵呵地出着主意。

    “对对对,你瞧我,都忘了给秦总他们倒茶了。”当着秦海的面,戴广超也没法向冯天磊解释什么,他忙不迭地找出两个搪瓷缸子,从一个看上去挺精致的小盒子捏了点茶叶放进缸子,然后拎起桌上的热水瓶,拔开盖子就准备泡茶。水还没倒出来,他突然停住了,迟疑了一下,便向帐篷外喊道:“小郭,小郭!”

    文书郭晓强应声而至:“到!”

    “你去拿两瓶矿泉水来,烧点开水给秦总他们泡茶。”戴广超小声地吩咐道。

    “去……哪拿?”郭晓强诧异地问道。

    “当然是……卫生队了。”戴广超后面的声音几乎都听不清了。

    郭晓强挠了挠脑袋,说道:“那……得你写个单子才行,这是你规定的。”

    “特事特办嘛……”戴广超有些恼火,他不想让秦海他们看出这其中的问题,所以没法向郭晓强细说。可这个郭晓强也是脑子笨点,看不出形势,还在那一根筋地说着开单子的事情。

    “戴教导员,你们这是什么情况?我刚才看你那热水瓶里,不是挺满的吗?”秦海插话问道。

    “这水我们自己喝没事,用来招待秦总这样的贵客就不合适了。”戴广超支吾道。

    冯天磊不擅长作伪,见秦海问起来,便解释道:“我们带的饮用水不够,这两天道路断了,物资给养送不进来,所以营里做了一个决定,把剩下的矿泉水全部集中在卫生队,保证让病号喝上干净水。至于我们,从我这个营长到普通战士,喝的都是简单过滤了一下的江水。这水烧开喝倒也没事,就是带点黄颜色,用来招待你们,的确是不合适。”

    “呵呵,原来如此。”秦海笑了起来,“教导员的好意,我们领了。不过,小郭不必到卫生队去拿矿泉水,我们这次来,已经做了准备的。”

    “你是说,你们自己带了矿泉水?”戴广超问道。

    “我们带的东西,可比矿泉水好得多。”秦海又卖了个关子,“小郭同志,麻烦你去提一桶江水来,我给两位首长变个魔术。”

    郭晓强得了戴广超的认可,拎了个水桶飞跑着到江边打水去了。等他拎着一桶浑浊的江水回来的时候,看到营长、教导员正和秦海蹲在越野车旁边,围着一个一尺多见方的铝合金箱子,指指点点地说着什么。

    “水打来了?来,你从这个口子把水慢慢地倒进去。”秦海指着箱子顶上的一个进水孔,向郭晓强吩咐道。

    郭晓强提起水桶,照着秦海的指示,慢慢地把水倒进箱子,大概隔了两三秒钟,箱子靠底端的一个出水口开始流出了清水。秦海拿过戴广超的搪瓷缸,先接了一点清水,涮了涮缸子,然后便搁在出水口下面,不一会就蓄满了一杯清澈的净水。

    “冯营长,你尝尝,看看这水的口感如何。”秦海换了一个空缸子继续接水,把手里装满了水的缸子递给了冯天磊。

    冯天磊是个粗线条的人,他丝毫没有担心秦海递给他的水有什么不妥。他从秦海手里接过缸子,凑到嘴边猛喝了一大口,在嘴里咕噜咕噜地漱了一下,再全部咽了下去,然后长长地吁了一口气,用陶醉的口吻说道:“哎呀,真是好水!这两天净喝那黄汤,我觉得满嘴都是沙子,这一下可算是洗干净了。”

    “这水……有什么异味吗?”戴广超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心里的担心说出来了,他看出秦海带来的是一台净水设备,但不知道其中的原理,万一里面用的是什么药品,这水的口感肯定是要受到影响。

    冯天磊道:“能有什么异味,就是清水,比老子过去三十年喝过的清水都好喝!”

    说话间,秦海的另一个缸子也已经接满水了,他把缸子递到了戴广超的面前。戴广超接过缸子,同样喝了一大口,在嘴细细品了一下,然后才似乎有些恋恋不舍地咽进肚子,惊叹道:“真是神了,我们也带了过滤器,可我们过滤出来的水,总是带着股土腥气,颜色看着泛黄。秦总你这是什么宝贝,能把水滤得这么干净?”

    秦海用手拍了拍那个滤水器,说道:“其实这就是咱们部队里的制式装备,是我们集团专门为部队开发的,核心部件用的是我们集团特有的特级过滤膜。不过,因为成本的问题,部队目前还没有全面装备,暂时只提供给了驻守边防和海岛的部队。一台这样的设备,能够供应一个连的饮用水需要。”

    “这也是专门给我们带来的?”冯天磊的眼睛里闪着贪婪的神色,如果秦海敢说这不是给他们的,他真有一种动手抢过来的冲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