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六百八十五章 强拧的瓜不甜

第六百八十五章 强拧的瓜不甜

    听到傅文彬的这个解释,秦海沉默了一小会,然后哑着嗓子说道:

    “也就是说,直到今天为止,安河材料学院在大家的眼里依然只是一家私营研究部门,没法和国家的大学、研究所相比。不但外面的人这样看,学院里的专家们也这样看?”

    说这些话的时候,他试图装出一副轻松与自嘲的样子,但终于还是失败了,他的声音里带着几分落寞,让屋子里的众人都感到有些压抑。

    “秦海……不是这样的。”王晓晨徒劳地辩解道。

    “小秦,你是个年轻人,在体制内呆的时间也不长,所以很难体会到体制内的人的想法。”龙长生道,“咱们学院的这些教授、专家,都是很在乎脸面的人。对于他们来说,能够挂个华清、京大教授的头衔,那当然比说自己在安河材料学院要强得多,社会地位也更高,是不是这样?”

    “那当初他们干嘛哭着喊着跑到安河来!”秦海恼火道。

    傅文彬道:“小秦,你这话就是明知故问了。那个时候各个单位的条件都那么差,他们连生活下去都很困难,哪会在乎什么面子?咱们材料学院给的待遇好,他们自然就来了。”

    “现在条件好了,他们在哪都能生活得很好,所以就开始追求这些头衔了?”秦海道,“刚才张娅婷说陶福元是白眼狼,依我看,白眼狼还不止这一条呢,照你们的说法,这个学院里至少有一半的人是白眼狼!特喵的都是一群养不熟的狼!”

    听到秦海咬牙切齿地在骂街,傅文彬等人都不知该说什么好了。说实话,对于陶福元这件事。他们也是十分恼火的,但现实点考虑,觉得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意外。至于说其他教授也有跳槽的心思。这也都是难免的,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谁不想自己的脑袋上能够顶一个更好看的头衔呢?

    不过,理解归理解,作为材料学院的领导,作为对材料学院的今天付出了如此多心血的几个人,傅文彬等心中的怨气和失落,丝毫也不比秦海更少。

    “秦海,这事你看怎么办?”王晓晨怯生生地发话问道。她没有傅文彬、龙长生那样的资历,也不知道该如何劝秦海才好,只能先把事情落到实处,询问具体的处置方法。

    “天要下雨,娘要嫁人,想走就走吧。明天你去发个通告,就说材料学院来去自由,想走的随时可以走,我们还给报销车费。”秦海气呼呼地说道。

    “小秦,别说这种气话。”傅文彬道。“咱们还是得想个办法,要努力留住这些专家才行,这些人都是咱们集团的宝贝呢。”

    “都人心思动了。还怎么留?”秦海没好气地问道。

    龙长生道:“如果咱们想留下他们,总是有办法的。他们的档案、户口都在学院,如果像陶福元这样想跳槽到外企去,咱们可能没什么手段可以卡住。但如果像阎顺成这样想回原单位去,咱们卡住档案,他就办不了手续,人家也不可能一直都等着他的。”

    “这不成了强迫人家留下了吗?”秦海道,“强拧的瓜不甜,这样强迫他们留下。有什么意义呢?”

    龙长生道:“我只是这样提一下,想把人留下。还有很多其他的办法。咱们和这些专家也是有合同的,到时候拿合同说话。他们也是走不了的。”

    “这事……大家再想想吧。”秦海有些灰心丧气地说道,“我明天先回一趟平苑,和宁总、洪轩他们也商量一下。如果这两天有来办手续的……你们就说还得等集团的意见,让他们耐心等等。”

    “如果他们急着要办呢?”王晓晨傻呵呵地追问道,她是具体办事的人员,对于细节向来是更为关注的。

    “那你就告诉他们,想滚就滚。吃了老子的,喝了老子的,现在想一抹嘴就走人,等着老子收拾他们!”秦海原形毕露,杀气腾腾地说道。

    “这……”王晓晨傻眼了,这话怎么能说呢?

    “晓晨,不急于这一时。”傅文彬拦住了王晓晨,在这个时候去问秦海这样的问题,实在是有些火上浇油的味道了。傅文彬相信,学院里不会有人非要逼着院方马上做决定,如果真有这种不开眼的人,用不着秦海说什么,傅文彬自己就能把他们给收拾得七荤八素了。老虎不发威,还真把学院当成病猫了?

    秦海告别傅文彬等人,下楼直接叫上黑子,上了奔驰轿车,扬长而去。龙长生站在窗口看着他离开,然后回转头对傅文彬说道:“小秦这回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这么多年,我还没见过他这样失态呢。”

    “这种事,放到谁身上都会生气。”傅文彬道,“当初小秦建这个学院,可真没多少私心,就是单纯为了帮助这些老师。现在国家的经济状况好了,这些人拍拍屁股就走,真是让人寒心啊。”

    “其实,如果做做思想工作,我想大多数的人还是会通情达理的,像孙玉智老师、张娅婷老师,都表示过愿意在学院干一辈子的意思。”龙长生说道。

    “以我对小秦的了解,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傅文彬道。

    “那现在咱们怎么办呢?”王晓晨说道,刚才她一句话惹得秦海爆了粗口,弄得她不敢再说啥了。现在秦海走了,她才有勇气继续说话。

    傅文彬道:“我也没什么好办法,关键是小秦的这个心结,还得有人帮他解开。对了,他回平苑的话,老宁估计能帮他解开这个心结,等我先跟老宁通报一下,让他有个心理准备吧。”

    打发走龙长生和王晓晨之后,傅文彬给宁中英打了个电话,电话里说了些什么,别人并不知道。打完这个电话之后,傅文彬的一颗心就放下了,他知道宁中英有办法说服秦海。

    秦海坐在汽车上,一路都黑着脸,一声不吭。黑子知道秦海心情不好,也不敢多说话,只顾开着车向平苑飞奔。一个小时不到,汽车就进了平苑县城,黑子小心翼翼地问道:“秦总,你是先回家,还是先去集团?”

    “去青锋厂吧,到宁厂长那去。”秦海吩咐道。

    秦海和宁静结婚之后,宁中英就正式成为秦海的岳父了,秦海到宁中英家,其实也相当于回家。这么多年来,秦海已经习惯了有事情就向宁中英请教,技术上的事,秦海自认比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专家都更清楚,但涉及到人情世故的事情,秦海至少在宁中英面前是甘拜下风的。

    青锋厂并入大秦集团之后,又兼并了旁边的几家企业,厂区规模扩大了五倍都不止。原来的家属区得到了扩建,宁中英作为集团高管,拥有了一幢两层的小别墅。对此,厂里的干部职工都没什么意见,一则是因为宁中英在厂里有很高的声望,二则是由于大家都清楚大秦集团是秦海的私人产业,宁中英作为秦海的岳父,也是集团的半个所有人,住一幢小别墅能算个啥?

    秦海走进家门的时候,看到宁中英正坐在餐桌前,等着开饭。宋玉兰从厨房端着一盘菜走出来,抬眼看到秦海,不禁笑道:“秦海,你来得还真是时候,我刚把饭做好呢。”

    “我就是算着时间赶回来的。”秦海笑着回答道,“就是不知道有没有我的饭。”

    “我听你爸说了,你会回来吃饭,我是按三个人的量下的米。”宋玉兰说道,她说的“你爸”可不是指秦明华,而是指宁中英。秦海前脚刚离开材料学院,傅文彬就给宁中英打了电话,以宁中英对秦海的了解,岂能猜不出他会直接到自己家里来。

    “坐下吧。”宁中英指了指旁边的位子,对秦海招呼道。

    秦海坐了下来,宋玉兰给大家都盛了饭,一家三口便开始吃了起来。宁中英照着平常的习惯,给自己倒了半两酒,自斟自饮。宋玉兰则不断地往秦海碗里挟着菜,还说哪盘哪盘菜就是专门为秦海做的,让他多吃点,吃得越多,自己越高兴。

    宁静在京城做研究,宁默常年在金塘管着那边的化工企业,平日里宁中英家只有老两口吃饭,赶上儿媳妇许晓琪在平苑的时候,也会回家来吃饭,还算稍微热闹一点。这段时间许晓琪被派到金塘去和宁默团聚去了,所以宁中英老两口挺孤单的,难怪看到秦海回来,宋玉兰会如此高兴。

    秦海不想破坏这温馨的气氛,也就闭口不提材料学院的事情,只是和宁中英、宋玉兰聊些家常。宋玉兰更关心的是秦海和宁静啥时候要孩子这样的敏感事情,秦海只能打着哈哈,做着各种保证,宋玉兰明知这些保证都是靠不住的,但也没辙,毕竟女儿和女婿都是有想法的人,她已经左右不了了。

    吃过饭,宋玉兰收拾起碗筷进了厨房,宁中英把屁股从餐椅挪到他的大躺椅上,点起一支香烟,吞云吐雾地抽了几口,然后说道:“说说吧,材料学院的事情,你是怎么考虑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