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五百九十一章 库塞拉懵了

第五百九十一章 库塞拉懵了

    从所谓刀具中病毒的说法传到库塞拉公司的那一刹那起,高村武彦就知道,这是秦海埋下的伏笔,库塞拉已经掉进秦海的陷阱里了。高村武彦一直都觉得王培超从曲陶手里弄到凝胶配方的过程太顺利了,顺利到让人觉得不踏实的程度。以自己与秦海打交道的经历,高村武彦不相信对方会如此大意,对这样一个重要的配方没有任何特别的防备。他反复地问过王培超获得这个配方的过程,王培超只是告诉他,这是因为负责曲陶内部管理的黄燕玲对唐洪惠十分信任,从而使唐洪惠能够方便地接触到所有的配方。这个解释根本就不能让高村武彦满意,就算黄燕玲是个猪头,不了解唐洪惠与王培超之间的关系,至少秦海是不会这样糊涂的。现代化企业的管理不会建立在对某个人的信任之上,而是会通过一系列的制度来保证企业的安全。不管唐洪惠的人品是不是值得相信,曲陶都没有理由让她一个人接触到所有的技术环节,而是应当把技术环节进行分解,同时强化各种监督,这样才能万无一失。大秦集团已经是一个资产过百亿的大企业了,怎么可能连这样的防范机制都没有。更何况,在此前还出了王培超这件事,曲陶没有理由不加强技术保密的。库塞拉作为一家材料领域的老牌企业,当然不会幼稚到对一个外来的配方不做任何检验就推向市场。在得到王培超送来的配方之后,高村武彦带领技术部的工程师们进行了各种检验,结果显示用这种凝胶生产出来的陶瓷刀具与曲陶的产品并无明显的差异。董事长西川清宣以及绝大多数的高级管理人员都对这个结果感到欢欣鼓舞,只有高村武彦一个人疑神疑鬼。却又拿不出过硬的理由来阻止这项技术的应用。以高村武彦的想法,库塞拉公司应当先搞清楚这种凝胶的作用机理,从理论上对其可靠性进行验证,然后才能进行大规模生产。库塞拉公司此前的技术研发,无不是按照这样的规则去完成的。可是。这一次西川清宣有些等不及了,因为曲陶的产品正在疯狂地侵蚀着库塞拉的传统市场,库塞拉没有时间去等待。就这样,大批的陶瓷刀具从库塞拉的生产线上生产出来,销往全球。高村武彦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地等待着用户的反馈,他相信。这些刀具一定会出问题的。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有零星的消息传回来,某家德国企业或者某家美国企业在使用库塞拉的刀具进行机加工时,出现了刀头破损的情况,还因此而毁坏了两台机床。库塞拉公司派出了技术人员前往这些企业对事故原因进行鉴定。希望搞清楚到底是刀具本身的缺陷,还是用户方面使用不当造成的后果。从用户那方面来说,因为此前已经使用过这种刀具,其他企业也有使用这种刀具的,都没有出现过问题,所以也倾向于认为这是偶然的事件,没有把责任归到库塞拉的头上。只有高村武彦心里明白,问题的关键的确是在刀具身上。只是他一时之间也无法确定真实的原因是什么而已。再往后,有关刀具破损的消息就越来越频繁了。一开始用户们还仅限于在出现问题之后向库塞拉求证,后来大家互相一通消息。发现自己企业遇到的情况,在其他企业也同样出现过,这才引起了广泛的重视。有好事人索性开始进行刀具问题的统计,这一统计可了不得,全球各地有数十家企业都出现过刀具突然破损的问题,而且破损的刀具全都出自于库塞拉。中国曲陶的刀具没有出现过一例同样的问题。到了这个时候,用户如果还想不到是库塞拉的刀具有问题。就实在是太迟钝了。操作上的失误谁都可能发生,但这种刀头断裂或者破碎的现象只出现在同一家厂商的产品上。这就不能用自己的失误来解释了。一时间,有关的质询电话打爆了库塞拉的销售部,让销售总监田中达男疲于应付。“高村君,你能不能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田中达男冲着高村武彦大发雷霆。高村武彦只能哭丧着脸回答道:“非常抱歉,这的确是我们的刀具出了问题。我早就说过,从中国人那里弄来的凝胶配方可能有问题,现在看来,我的感觉是完全正确的。”“怎么会有问题,你们不是说用这种配方生产出来的刀具和曲陶的刀具完全相同吗?而且在前几个月也从来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难道是因为天气的原因?”田中达男问道。高村武彦摇了摇头,道:“这不是天气的原因,而是时效的原因。时效……就是说材料内部存在着非常缓慢的变化,经过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后,材料性能会完全改变。我们已经分析过了,所有出问题的刀具都是6个月至8个月前生产的,也就是说,刀具内部的时效发生作用的时间是6至8个月。如果给我们技术部更多的时间,我们应当能够发现这种时效性的存在,可惜的是……”田中达男问道:“那为什么曲陶的刀具没有这样的问题呢?他们的刀具比我们销售得更早,最早的已经使用了1年时间了,可是却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高村武彦道:“这就是中国人给我们设下的圈套。他们使用的凝胶肯定和我们得到的不一样,他们故意向我们泄漏了一种有缺陷的凝胶,并且猜到了我们不会花费足够多的时间去进行检测。等我们知道这种凝胶存在问题的时候,已经无法挽回了。”“是啊,已经无法挽回了……”田中达男脸上露出了一丝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他已经快要崩溃了。六个月的时间里,库塞拉向全球数以千计的企业销售了几十万片各色刀具,价格从几百美元到几美元的都有。如果凝胶是有问题的,这几十万片刀具迟早都会出问题,造成的损失足以让库塞拉破产。要避免更糟糕的情况发生,库塞拉就必须在这些刀具出问题之前进行召回,且不说赔付用户的货款以及召回所需要的成本是如何庞大,光是召回这个事件带来的声誉上的损失就是库塞拉无法承受的。库塞拉的刀具出了问题,全部进行召回,而中国曲陶的刀具却不存在需要召回的问题,这相当于库塞拉用自己的脸给曲陶做了一个大大的广告。如果库塞拉从一开始就没有进入陶瓷刀具的市场,曲陶的名声可能还不会这样响亮。现在库塞拉先扬后抑,倒是把曲陶给衬托出来了,库塞拉日后需要花费多少的广告、公关投入,才能挽回这样的影响。“高村君,当务之急,是必须搞清楚刀具出现问题的原因,如果能够用合格的刀具替换回这些存在缺陷的刀具,那么库塞拉的声誉还可以保证。否则,我就只能让客户去购买中国人的刀具,来替换我们的刀具了。”田中达男说道。“非常抱歉……”高村武彦这句话现在说得很频繁了,“我想我们技术部在三个月之内是无法弄清楚这个原因的,即便我们能够发现一些迹象,也需要有足够的时间来进行验证,否则就有可能重蹈覆辙。”“巴嘎……”田中达男的牙都要咬碎了,被全球客户围着要求给说法的感觉,实在是太可怕了。原来他还能够打打太极,推说事故原因没有找到,不一定是库塞拉公司的问题。可现在已经出了上百起的问题,他再这样解释,那就是把客户当成傻瓜来耍了。别看库塞拉公司是国际陶瓷界排名第一的大企业,但在一些客户眼里,根本就算不上什么。那些购买了库塞拉刀具的企业,有美国通用、德国西门子等巨型企业,随便谁伸个手指头都能够把库塞拉按死,田中达男哪敢跟这些客户去打马虎眼?“高村君,你说凝胶的事情是中国人故意设下的圈套,你有确实的证据没有?”田中达男看着高村武彦问道。“没有。”高村武彦摇摇头,“不过这件事是非常明白的,我们用的是中国人的凝胶配方,可是他们的产品没有出问题,我们的产品出了问题,这还不够吗?”“有没有可能把这个消息传出去?”田中达男压低声音说道。高村武彦一惊:“传出去,为什么!”田中达男狞笑道:“我们不能让中国人在这件事情里面成为赢家,必须把他们也一起拖下水。你想想看,如果这个圈套是中国人早就布下的,就意味着中国人是知道刀具存在缺陷的。他们为了与我们竞争,不惜向我们提供一个假配方,拿几千家客户的设备和工人的人身安全作为代价。这个消息如果传出去,大家对中国人会怎么看?”“可是,我们的配方是通过非法的渠道获得的,这一点怎么向别人解释呢?”高村武彦讷讷地问道。(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