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四百七十九章 杀猴儆鸡

第四百七十九章 杀猴儆鸡

    “你们找死啊!”

    没等秦海一行走到门边,便看到从矿区里冲出来十几条汉子,对着他们狂吼着。也许是因为看到秦海这边人少,而且没带什么家伙,所以那十几个人也都是赤手空拳,不过看他们一个个胳膊粗壮,也知道是硬茬子。

    这帮打手中的领头人正是辛金隆的心腹李传平,他气势汹汹地来到秦海面前,站在离秦海不足一米远的地方,瞪着眼睛喝道:“哪来的不识相的家伙,赶紧滚蛋,要不别怪爷爷我对你不客气。”

    李传平这样说话的时候,辛金隆就站在一旁,好整以暇地叼着一支中华烟,看着自己的手下与秦海冲突,一声不吭。

    辛金隆当然也想过与秦海冲突起来的后果,毕竟秦海是中央下来的人,如果在他这里受了委屈,肯定是要通过官方渠道找回场子来的。辛金隆自己不出手,而是让手下人打头阵,就存着牺牲一个手下来给秦海一些教训的想法。他事先已经向李传平交代过了,如果未来上头要追究责任,就由李传平去坐牢。李传平每坐一年牢,辛金隆会给他10万元的补偿,这笔钱在当地足够让人卖命了。

    关于秦海的事情,辛金隆已经又向仇维光求证过了。仇维光告诉他,秦海是个少年得志的年轻官员,估计是想做点什么政绩出来,以利提升。对于这样的人,讲道理是没用的,只有让他碰碰硬钉子,吃一两回亏,才能学会如何做人。带着这样的想法,辛金隆才会安排下这样一幕。

    一个满脸横肉的莽汉站在离自己不足一米远的地方,四目相对。这种感觉是非常不愉快的。秦海皱了皱眉头,退后半步,冷冷地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至少现在也不想知道。我是国家稀土领导小组的工作人员,如果你敢阻拦我的工作,那就是暴力抗法。我希望你知道后果是什么。”

    李传平狂笑道:“哈哈,暴力抗法?我不知道什么法,在这个地方,辛总就是法。辛总让你们进去,你们就可以进去;辛总不让你们进去,那你们就得滚蛋!”

    秦海扭过头去,看着辛金隆,问道:“辛总,这个人说的话。代表着你的意思吗?”

    “哼!”辛金隆把头扭向一边,不置可否。

    秦海笑了:“辛总,看来你也知道暴力抗法是什么后果嘛。我最后提醒你一句,你是这个矿山的负责人,你的手下人用暴力阻拦工作组进入矿山,你在现场而没有阻止,你就负有教唆的责任。现在让你的人走开还来得及,否则如果发生冲突。你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传平,有人在威胁我。你听见没有?”辛金隆扭头向李传平说道。

    李传平哪里听不懂辛金隆的暗示,他知道今天这场冲突已经不可避免了。冲突的后果,他是非常清楚的,但想到辛金隆的承诺,他甚至有点迫不及待地想去承担后果了。

    “你特喵还敢威胁我们辛总,我教教你特喵该怎么说话!”

    李传平说着。一抡胳膊,便向秦海胸前推去。以他的想法,这一掌足够把秦海推出五六步,如果秦海敢于再次上前的话,他不介意给秦海挥上一拳。

    可是。让李传平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没等他这一掌碰到秦海,就觉得自己的腕子不知被谁攥住了。他定睛一看,只见眼前已经不是秦海,而是先前跟在秦海身后的一条汉子。

    李传平不认识这条汉子,自然不知道此人正是刚刚从安河省军区特务营副营长位置上转业下来的特种兵葛东岩。以葛东岩的资历,转业之后分到哪个县里的公安局去当个副局长或者刑警队长,都是可以的。可是在与秦海聊过一次之后,他便放弃体制内的机会,到大秦集团当了一名保安部长。

    大秦集团的规模日益扩大,保安工作也变得十分重要了。葛东岩当了七八年兵,也没什么别的专业,当保安部长最为适合。秦海念着往日的交情,加上对葛东岩忠诚度的认可,给了他极高的薪水,这比他到公安系统去工作要强出数倍了。

    这一次,秦海到云江来处理稀土事务,主要针对的对象就是数以千计的小采矿点,发生人身冲突是不可避免的事情。秦海当然不会傻乎乎地去挨一顿打,然后再用什么法律武器来讨回公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个道理他是懂的。如果真被人揍了,就算日后把对方挫骨扬灰,又有什么用呢?

    想到这一点,他便带上了葛东岩给自己当贴身保镖,保安部长最重要的职责,不就是保护董事长的安全吗?刚才秦海与李传平对峙,葛东岩一直在目不转睛地盯着李传平的举动。看到对方身形一动,葛东岩毫不犹豫地把秦海拽开,伸出手抓住了李传平的手腕。

    “你特喵是什么东西!”李传平只觉得腕子像是被卡口钳夹住了一般,疼痛难忍,一句脏话不禁脱口而出。

    “我是你爷爷!”葛东岩怒了,松开手,飞起一脚,直接把李传平踹出了七八米远。

    “李总被打了!”

    “外乡人打人了!”

    打手们全都鼓噪起来,撸起袖子便向秦海等人扑了过来。

    这个局面,其实是在秦海预料之中的。他不挑其他小矿,而是直奔徐家湾矿,而且只带着黑子、葛东岩与另外一名随从前来,就是为了挑起一场殴斗,为收拾辛金隆这样的大矿主制造借口。

    他早已了解到,辛金隆在新山县是最有钱的稀土矿主,因为有钱,所以任性,在所有的矿主中间,也是最为强势的。如果能够把他的嚣张气焰打下去,新山县的其他矿主就会不攻自破。反之,如果不能先拿他祭旗,就算把其他矿给关闭了,过不了多久,那些矿主也会卷土重来。

    古人有杀鸡儆猴的说法,同时也有擒贼擒王的说法,取决于不同的形势。秦海这一手,可以算是杀猴儆鸡,收拾掉一个最强硬的辛金隆,再去与其他矿主对话,就没有什么难度了。要让秦海一个一个地去对付这200多个矿主,不说他有没有这个能力,光是时间的耗费,也足以让人抓狂了。

    看到打手们冲上来,葛东岩呵呵一笑,对秦海说了声:“秦总,你靠后,这里交给我和小王就行了。”

    “注意安全。”

    秦海知道葛东岩和那位小王的身手,便退后几步,与小黑一起站在后面观战。

    徐家湾矿的打手们也都是脑子里缺点弦的,不知道什么围魏救赵的策略。见葛东岩和小王凑上前去,便呼拉一下把他们给围上了,丝毫没有想过要分出几个人去控制住秦海和小黑。在他们看来,葛东岩和小王是秦海的保镖,如果能够把这两个人放倒,后面的大老板也就不战而败了。当然,更朴素一些的观战就是冤有头、债有主,先向他们出手的是葛东岩,他们自然要冲着葛东岩而去。

    在私立小矿山里当打手,靠的不过就是一身蛮力,加上不要命的劲头。遇到普通百姓,这些打手自然是可以嚣张一下的,但在两个特种兵的面前,他们那几下子就完全不够看了。葛东岩和小王放开了手脚,在人群中如穿花蝴蝶一般往来,每一招下的都是重手,往往一招过后,就会有一名打手惨叫着飞出圈了,滚到一边呻吟去了。

    几乎也就是一眨眼的工夫,李传平带来的十几个人已经没有一个能站着了,葛东岩和小王满脸杀气,一边活动着腕子,一边死死地盯着辛金隆,似乎在琢磨这个家伙能经得起自己几招。

    “好,好!”辛金隆不愧是个枭雄,看着这个场面,脸上还能保持着镇静,“我说秦组长这么胆大,原来身边有这么两个高手,我还真是看走眼了。”

    “过奖了。辛总,现在我们可以进去了吗?”秦海淡淡地问道。

    “那就看你这两个人能不能敌得过我全矿的工人了。”辛金隆恶狠狠地说道。

    说话间,从矿山里传来了一阵闹闹哄哄的声音,成百名矿工向着门口的方向涌了过来。秦海可以看到,走在最前面的,是二三十位拿着半截铁管的壮汉,在他们的后面稍远一些地方,则是明显被裹胁而来的工人。看这些工人那拖沓的脚步,就知道他们并不想打架,只是接到了命令,不得已而为之。

    “我警告你们,再往前走就是违法行为了,到时候统统会去坐牢的!”葛东岩迎着那群人走前几步,厉声喝道。

    “别听他的,他们是来封咱们的矿的。矿被封了,大家都得喝西北风去!大家一起上!”队伍中有几个人大声地鼓动着,同时带着最前面那伙拿着凶器的汉子,继续向前逼来。

    就在电光火石般的一瞬间,所有的人耳朵里突然都听到了一声脆响:

    “抨!”

    “开枪了!”

    人群一阵骚乱,连那几个领头的家伙也情不自禁地停下了脚步,眼睁睁地看着前方。队伍中有个别胆小的人,顿时就觉得裤裆湿透了,浑浊的液体嘀哒嘀哒地落在地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