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二百四十章 想不起这个人了

第二百四十章 想不起这个人了

    打通了研究部门与生产企业之间的沟通桥梁,又分别给东耀塑料厂和海杰公司提出了未来的研究课题,再给有功之臣发放了奖金之后,秦海在浦江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他接到从农业部打来的电话,让他抓紧时间到京城去,参与行动方案的讨论。

    按照部委里做方案的惯例,这份“农机系统追赶国际先进技术行动方案”经历了一个几上几下的反复,先是搜集各方面的意见,形成草案,然后再把草案分发给有关部门和专家,让他们提意见,接着再根据这些意见进行修改。王长松带着一个写作班子忙活了两三个月时间,算是有了点眉目了,这才请示崔洪春,准备召开一次比较高级别的讨论会。

    既然是讨论会,就会收到不同的意见,这些意见最终还是要反映到方案之中去的,这也是一个方案修改的过程。不过,到了能够在部里开讨论会的阶段,一般就意味着方案已经比较成熟了,参会者要提意见也仅限于提出一些边边角角的修改,不会涉及到根本。要知道,这种会议是有部长出席的,你能拿出一个不成熟的方案去浪费部长的宝贵时间吗?

    正因为知道这个惯例,崔洪春在拿到王长松送来的厚厚一本打印稿时,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长松辛苦了,这样一份东西,应当花了不少精力吧?”

    “是啊,我们走访了十二个省市。接触了100多家企业,还有十几所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专家也参与了方案的起草。现在算是有一个雏形了。”王长松不无自夸地说道。

    “嗯,做工作,就是要这样脚踏实地。”崔洪春用夸奖的口气说道,他翻开这本册子,看了看前言部分罗列出来的参与单位和专家的名单,发现自己熟悉的一些名字都出现在上面,便有些放心了。就在他准备合上册子再对王长松勉励几句的时候,他突然想起了一事。又匆忙把刚才那几页翻开了。

    “部长,怎么,有问题吗?”王长松看着崔洪春的眉毛渐渐皱起,心里一惊,忍不住问道。

    崔洪春抬起头来,问道:“长松,你们制订这个行动方案的时候。没有让秦海参与吗?”

    “秦海?”王长松愣了一下,他都快有点想不起这个人了,但崔洪春一提,王长松就开始暗中叫苦了。他想起当初崔洪春专门交代过,让他在制订行动方案的时候要吸收秦海参加。他一开始还把这事记在心上,后来开过几次专家研讨会之后。他就把这事给忘到一边去了。原因也很简单,农机系统的大腕专家那么多,一个小小的秦海,何足挂齿呢?

    在王长松看来,崔洪春当初说要让秦海参与。或许更多的只是一种客气,因为当时秦海就在现场。至于说真的需要这个年轻人参与。那就是开玩笑了,这年轻人看起来不过20出头吧,能有多大的本事呢?

    可是,时过几个月,崔洪春居然还能专门提起秦海,这就说明在崔洪春的心目中,秦海的的确确是占了一定地位的。在这种情况下,王长松竟然没有让秦海参与方案的制订,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违背领导意志吗?在机关里做事,领导交代的事情你都做不到,那可是犯了大忌讳了。

    “崔部长,我们和秦海同志联系过几回,不过,他前一段一直在忙国产化办那边的事情,没有时间来京城。对了,他们前一段好像是搞了一个汽车材料技术洽谈会,规模还挺大的,像他这样的同志,应当是那边的主力,分不出身。我怕耽误时间,所以就没有等他,而是让咱们这边的专家先做了这个方案。最近听说他们的洽谈会已经结束了,我正打算和他联系一下呢。”

    王长松不愧是久经考验的机关干部,脑子非常活络。他迅速地给自己找到了一个说辞,把责任全推到了秦海的头上。要说起来,他也没有完全撒谎,因为他的确是让手下给秦海打过几次电话的,汽车材料技术洽谈会的事情,也是有据可查的。

    崔洪春又点了点头,接受了王长松的解释。其实,他心里明白,王长松此话不过是一个借口罢了,真实的原因,恐怕还是看不起秦海的能力。他自己对于秦海的欣赏,也不过就是来自于一种直觉,他也不敢确信秦海真有什么通天彻地之能。王长松既然没有找秦海参与,那也就算了,总不能因为这一点而否定了王长松此前的工作。不过,自己当着秦海和陈贺千的面说过要让秦海参与此事,如果没有一个交代,也说不过去。

    想到此处,他吩咐道:“这样吧,开讨论会的时候,务必通知陈贺千教授和秦海同志参加,事先把讨论稿给他们送去一份,到时候要认真地听取一下他们的意见。你们现在搞出来的这个方案,主要是局限于咱们农机系统内部的人员,请他们看一看,说不定旁观者清,还能提出一些咱们没有想到的问题呢。”

    “明白,我们也是这样考虑的。”王长松赶紧答应。

    就这样,刚刚忙完洽谈会的秦海便来到了京城。王长松派了一名工作人员到火车站去迎接,把秦海安顿到了农业部的招待所住下,同时给他送去了一份准备在会场上讨论的方案初稿。

    “劳驾,我想问问,咱们农业部有资料室吗?”秦海接过方案,拉着正准备离开的工作人员问道。

    “当然有。”工作人员满是不屑地答道,堂堂农业部,怎么可能没有资料室呢?只是,这事与你有关吗?

    秦海道:“麻烦你跟王司长说一句,我想到资料室查点资料,请他跟资料室打个招呼。这份方案里面涉及到的农业机械问题太多,我不太了解,需要看看有关的资料。”

    “唔……好吧。”工作人员勉强地答应了。

    对于秦海的要求,王长松并未觉得有何不妥,部里的资料室也没什么保密的东西,真正有保密价值的东西,是在档案室存着的。他给办公厅打了个电话,说有一名部里请来的专家想去资料室查点资料,办公厅自然也就满口答应了。

    秦海在资料室里呆了两天,谁也不清楚他到底看了一些什么资料。资料员只知道他把一些放在架子底下积满灰尘的旧资料都翻出来了,还假模假式地记了一大堆笔记。他看资料的速度之快,让人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只看了看杂志上的图片而已,没准这位年轻的专家根本就不认识那么多汉字吧?

    讨论会开始前一天的晚上,秦海整理完了所看的资料,静静地想了一阵,然后用房间里的电话拨通了陈贺千家的电话。

    “陈老师吗?我是小秦。”秦海说道。

    “小秦啊,你也是来参加农业部的会议的吧?我听王司长说,他们专门请了你来参加。对了,你是哪来到京城的?”陈贺千声音很响亮,能够明显地听出他对秦海的热情。

    秦海道:“我已经来三天了,一直住在农业部的招待所。”

    “来三天了?那你怎么不和我联系,不到我这里来坐坐?”陈贺千带着点责备的口吻说道。

    秦海抱歉地说道:“真不好意思,陈老师,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农业部的资料室里查一些资料,其他地方哪都没去。”

    “查资料?是为了明天讨论的方案吗?”陈贺千的音调降低了一些,开始显得认真起来。

    “是的。”秦海也用平和的语气答道,“陈老师,我对照资料看了一下这份方案,觉得有一些问题,不知道明天的会上是不是合适说出来。”

    “这……”陈贺千犹豫了。以他对秦海的了解,秦海用这样的口吻向他请教,必定是对方案有很大的意见。

    秦海的颠覆能力,陈贺千是见识过的,当初他还只是一个普通的青工,就敢在导弹基地对着一干大牛指手画脚,把大家辛辛苦苦做的工作贬了个一无是处。王长松的这份方案,陈贺千是看过的,也想到了其中有一些破绽,准备在会场上向农业部提出来,请他们予以补充。但听秦海这个意思,他要说的,似乎不仅仅是破绽二字能够描述的。

    “你跟我说说看。”陈贺千说道。

    秦海把自己想到的东西简明扼要地在电话里说了一遍,然后等着陈贺千评价。谁知道,他说完之后,电话的那一头就完全沉默了,一直到秦海误以为对方的电话掉线了,才听到陈贺千一声长叹。

    “小秦,你这……让王司长情何以堪啊。”陈贺千苦笑道。

    “陈老师,您觉得我说的有道理吗?”秦海问道。

    陈贺千道:“我对农机也不太了解,不过,我觉得你说的的确有一些道理。可是,你想过没有,如果照着这样说,这个会可就开不下去了。”

    “这就是我给您打电话的原因啊。”秦海笑道,“您如果觉得我不该说,那我就不说了。实在不行,我就诡称国产化办有紧急公务,然后连夜买票回浦江去了。”

    “胡扯!”陈贺千骂了一声,部委里的事情,岂能如秦海这样儿戏。他想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吧,明天我来开头,然后你来补充……措辞方面,尽量委婉一些,明白吗?”

    PS:更新的节奏被破坏了,还是先补上欠更,然后再尽量恢复原来的更新节奏吧。大家多多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