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个下海的公务员

第一百三十九章 一个下海的公务员

    苏亚波的这番类比,让初入此行的秦海和黑子都觉得莫名其妙。苏亚波显然很满意自己制造出来的这个效果,他往床沿上一坐,从耳朵上把刚才秦海送他的烟取下来点上,舒舒服服地抽了一口,然后便开始给秦海他们讲起来了:

    住在这间编号为203的客房里的几个人,都是从全国各地来弄煤的采购员,而且无一例外都是一时还没有找到关系,正在忙着拉关系的阶段。苏亚波来自于红原省,是省物资局下属的一个名叫“红海实业“的三产公司里的业务员,到这里已经半个月时间了。

    来曲武之前,公司经理陈鸿程给苏亚波写了七八封信,分别是递给各大煤矿里的有关人员的,那些人都是陈鸿程从前的老关系。苏亚波来了之后,把这些信逐一送了出去,结果一点用处都没有。有些人收了信之后装聋作哑,有些人虽然表面上与苏亚波客气几句,但涉及到实质性问题的时候,就哼哼哈哈、顾左右而言他了。

    苏亚波把信分发完,没能获得预期的效果,于是给陈鸿程发了个电报,请示下一步的行动。陈鸿程回电报让他固守,说正在积极找其他的关系,让他耐心等待。于是,他就踏踏实实呆了下来,等着公司里的新指令。别人都在绞尽脑汁地和矿上的人拉关系,唯有他是在等着公司帮他把关系找好,所以他可以天天躺在房间里以看小说为业。

    说起这个苏亚波所在的这个红海实业公司,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中央提出搞商品经济,号召各部门创新经营模式,陈鸿程原本是红原省物资局的一名处长,属于脑子非常活络的那类人,他主动辞去了处长的职务,成立了一个挂靠在物资局下面的三产公司,希望能够倒买倒卖一些紧俏物资来发家致富。

    陈鸿程的人脉非常丰富,在全国的物资系统里都有熟人。通过这些熟人关系,他成功地做成了几十笔交易,挣到了上百万的利润。最近一段时间,红原省煤炭供应紧张,黑市上的煤炭价格不断上涨,让陈鸿程嗅到了一个良好的商机,于是便派出苏亚波前往曲武,让他设法弄到几十万吨煤炭,运回红原去大赚一笔。

    陈鸿程过去在物资系统工作的时候,与曲武几家国营大矿里的干部都有一些往来,所以便给苏亚波准备了七八封信,让他拿着信来找这些老关系。殊不知时过境迁,煤炭变得紧俏之后,老关系也就靠不住了,苏亚波到处碰壁,用他自己的话说,都已经牺牲了十几回了。

    “你原来也是物资局的干部吗?”秦海好奇地问道。

    “可不是吗。”苏亚波撇着嘴说道,“我也是鬼迷心窍,被陈处长一派胡言给说动了心,在单位上办了停薪留职,到红海实业来当业务员。你看,现在只能住着2毛钱一宿的招待所,而且还没有出差补助,这算是个什么事啊。”

    “那你到底是图个啥?”秦海笑着问道。

    苏亚波叹了口气道:“唉,人活一辈子,总得弄个轰轰烈烈吧。在机关里,以后50年是啥样,我现在就知道了。我们单位那些老处长,还有那些退了休的老同志,就是我的榜样。他们的今天,就是我的明天。我不想以后像他们一样,所以陈处长跟我一说,我牙一咬心一横,就跟着他下海了。”

    秦海问道:“怎么,现在后悔了?”

    “这倒没有。”苏亚波道,“要说陈处长对我们几个还真是不错,工资给的是在机关里的两倍,逢年过节还发各种东西,也比机关里发得多。这一次安排我到曲武来办事,路子都他给铺好的,我如果办成了,回去就能够拿到提成。如果没办成,他也不会责怪我。我们几个跟着处长一起下海的人私下里聊天,都说现在是处长在养活我们,我们还没给处长创造啥利润呢。”

    秦海暗自笑了起来,无数的公司在创业之初,基本上都是老板挣钱养活员工,别说现在是80年代中期,就是到了新世纪里,很多公司仍然是这样的情况。苏亚波所在的这个公司,真正的核心资源就是经理陈鸿程的人脉关系,苏亚波他们只是负责拎包跑腿的,说陈鸿程养活了他们,一点也不算夸张。

    至于陈鸿程、苏亚波这种下海公务员的未来发展情况,秦海也是非常了解的。他们作为最早下海的一批人,只要能够坚持下去,到90年代市场经济大发展的时候,就会成就出一番大事业,有些人甚至可以建立起富可敌国的大型公司。当然,现在他们还属于被人们称为“吃螃蟹”的人,是处于机遇与风险并存的阶段的。

    “唉,还是你们这些机关干部好啊,连下海办企业都有这么多资源可用。我们这些企业里的就苦了,想办点事都没有门路。”秦海假意地恭维着苏亚波,既然大家同住在一个屋子里,总得处好点关系吧。

    苏亚波听到秦海的恭维,脸上绽出笑意,先前那种颓唐的神情也一扫而光了。他拍拍秦海的肩膀,说道:“什么机关企业的,现在我们也是企业里的,只不过是私人企业,可能比你们要灵活一些而已。大家萍水相逢就是缘分,在这里有什么难处,你就说出来,没准我还能帮上你们一些呢。”

    两个人正说笑着,同屋的人陆陆续续地回来了。苏亚波一一地给秦海做着介绍:

    张玮,桑定省某钢铁厂的,是个成天笑眯眯的小个子,跟谁都特别友好,管谁都叫哥,不过他那些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把煤炭卖给他。别看张玮在煤矿上嘴巴叫得特别甜,回到房间里骂娘的话同样不堪入耳。

    李霄鹏,松石省某电厂的,急性子,谁不给他煤炭就跟谁干仗,到现在为止已经跟五家煤矿的人吵过架了,什么时候把第六家煤矿的人也得罪了,他就可以回家了。

    刘子文,合川省某个水泥厂的,苦命人,厂长勒令他如果弄不到煤炭,就别回去了,他现在成天腻着胜利煤矿的计划科长,就差管人叫爹了。

    万华东,红原省一家民营钢铁厂的,据说还是钢铁厂的老板。不过红原省光一个地区就有300多家民营小钢铁厂,规模大小不一,最小的老板手下除了老婆、儿女和小舅子之外,就没有其他的雇工了。万华东贵为老板,却也不得不与他们同住在2毛钱一天的小招待所里。

    最为神秘的是谢其进,他是武阳省的,从来不肯向别人透露自己的职业。不过,据苏亚波分析,他很可能是一个职业倒爷。别人都是为本单位弄煤炭,而谢其进是为了倒卖而弄煤炭,至于他一转手之间能够挣到多少,就已经超出了苏亚波的想象空间,没法进行猜测了。

    这一屋子人在一起已经住了很长一段时间,相互之间都非常熟悉。众人见了面,互相打招呼都是问“约上了吗”,正如寻常人们互相问“吃了吗”一样。

    “哟,来了新人啊,哪的?”所有的人见到秦海和黑子都是这样开口的。

    “我们是安河的。”秦海答道。

    “你们也来搞煤啊?”这往往是这些人的第二个问题,而且基本上是不需要秦海他们回答的,正如苏亚波说的那样,曲武这样一个地方,除了搞煤的人,还有什么人会来呢?

    “小弟初来乍到,也不懂规矩,以后有事还得仰仗各位大哥帮忙和指点。今天晚上,就由小弟做东,请各位大哥喝上几杯,如何?”

    待所有的人都回来之后,秦海向众人发出了邀请。他发现采购是一门很有意思的学问,从这些采购员身上,可以看到整个中国经济的缩影。他打算在曲武踏踏实实地呆上几天,认真研究一下当前的市场。

    听到秦海的邀请,众人都是一错愕。他们关系虽好,但一起吃饭的机会并不多,因为谁家里都是拖家带口的,手头并不宽裕。偶尔遇到有人提议聚餐,肯定也是aa制,各出一份钱。像秦海这样一来就扬言要做东请客的,的确有些另类。

    “小兄弟,免了吧,挣俩钱也不容易,你真有个心意,给大家发两支烟也就够了。”李霄鹏以老大哥的身份对秦海劝道。

    “是啊是啊,我们都已经抽过你的牡丹烟了,做东喝酒啥的,就算了吧。”张玮也附和道。

    倒爷谢其进本来已经躺下了,听到秦海的话,他从床上坐起来,打量了秦海一番,然后说道:“难得小兄弟有这个心意,要不咱们大伙就一起去喝几杯吧。至于说做东嘛,也别让人家小年轻一个人掏钱了,我和他一人一半,大家吃白食,怎么样?”

    谢其进这样一说,大家也不好再拒绝了。当采购员的人,原本就比较活络的、擅长交际的,平时只是没有人主动提出请客而已。一干人半推半就地扔下了手里的事情,簇拥着秦海和黑子出了房间,下楼向着附近的一家馆子走去。

    大家按着平时的交往程度,三三两两地走成了几拨,只有刘子文苦着脸,一个人跟在众人后面,脚步却是一点也不慢。rs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