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材料帝国 >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把他们俩控制起来

第一百二十二章 把他们俩控制起来

    王逸桥现在的心情别提有多坏了。

    川岛一郎刚到北溪钢铁厂来的时候,王逸桥非常高兴,因为这个废渣场一直是他的一块心病,现在有人愿意无偿地把它搬走,王逸桥何乐而不为呢?

    这样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却因宁中英和秦海的出现而发生了变化。随着这二人的抗争越来越激烈,王逸桥的心里也开始犯嘀咕了,万一秦海说的是真的,那自己岂不是上了日本人的当,成了个冤大头了?

    如果早能够想到这一点,在川岛一郎提出要清理废渣的时候,他先找人去做些分析测试,搞清楚真实的情况,然后再做决定,那就主动多了。如果这个发现是由他王逸桥完成的,他还能在上级领导面前得到一个“勇于保护国家财产”赞誉。

    然而,世界上是没有后悔药的,他轻信了川岛一郎的说法,还大张旗鼓地调集厂里的铲车帮助铲运矿渣,这已经是开弓没有回头箭的格局了。在这个时候,他能够希望的最好结果,就是没有任何人提起此事,大家都稀里糊涂地把矿渣运走。至于说日本人拿到矿渣之后能干点什么,反正国内的人也不知道,大家就装一辈子糊涂好了。

    刚才在渣场里,他用言语逼走了宁中英和秦海,心里并不是十分轻松,但觉得好歹是把事情压下去了,日后不再提起即可。现在宁中英和秦海采取了堵路的办法,让矛盾进一步升级,这相当于是把他王逸桥往死胡同里逼,他怎么能不狗急跳墙呢?

    去你娘的什么钽铌矿吧,别说这只是一个猜测,就算是能够证实,只要上级没有给出明确指示,我就按已经确定的方案去做。老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这样的要求难道很高吗?

    “洪元,让你的人把这两个人请走。”王逸桥向匆匆赶来的洪元下令道。

    “是!”洪元答应一声,带着几个人便来到了宁中英和秦海的面前。看到宁中英的年龄和他身上的中山装,洪元迟疑了一下。说道:“同志,请你配合一下我们的工作,离开铁道。”

    洪元这样谨慎是有道理的,如果对方只是一个农民,他尽可直接采取强制手段而用不着商量。但现在看来,对方似乎是个干部,弄不清什么来头,从旁边停着的吉普车来看,这个干部还是有一定级别的,他如果行事不周。没准就会给自己招来麻烦了。

    宁中英抬眼看了看洪元,说道:“如果我不离开,你打算怎么办?”

    “那……我们可能只好采取一些强制手段了。”洪元委婉地说道。

    “来,你把我铐上吧。”宁中英伸出双手,做了一个戴手铐的样子。

    洪元的手里是有手铐的。那年代大厂的保卫科与派出所也没太大区别,是有执法权的。但没弄清楚情况之前,洪元可不敢随便把手铐拿出来,这东西戴上去容易,想摘下来就困难了。

    “你们上去,把他们俩拖下来。”洪元向手下人做了个手势。

    几条汉子走上前去,伸手就准备拉宁中英和秦海二人的胳膊。宁中英猛地站起身来。瞪起眼睛大吼一声:“我看你们谁敢碰我一下!”

    老虎不发威,在别人眼里就是病猫。宁中英是在青锋厂跺一下脚就能让地面晃上几晃的人,真到发火的时候,那股气场是无与伦比的。几个保卫科的工作人员被这一声吼吓得全都退后了两步,一个个情不自禁地扭过头去,看着王逸桥。等他的指示。

    “宁中英,你在我这里耍什么威风!”王逸桥的脾气也上来了,没点脾气的人,是不可能在工厂里当领导的,他向手下一挥手。说道:“别怕他,给我把他拉下来,出了事我兜着。”

    “好!”基干民兵里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愣头青答应一声,端着步枪就冲上去了,步枪头上还装上了刺刀,看上去寒光闪闪,甚是吓人。

    “嗬嗬,你还敢动枪?”宁中英的脸沉得像要下雨一样,眼睛瞪着那愣头青,往前挺了挺胸,让那刺刀尖正好顶在他的胸口上,说道:“小子,你有种往你爷爷这里捅。你敢为了一个日本人把我捅死,你特莫被枪毙了都是一个汉奸!”

    “我……我……”愣头青没料到对面这老头比自己还愣,他只是当了几天基干民兵,觉得拿把步枪吓唬人很酷。临到别人把胸膛对准他的刺刀时,他吓得手都软了,声音也带上了哭腔:“洪科长,我……我怎么办啊。”

    “这简直是……实在不行,通知公安局来吧!”曾永涛看着这个场景,心里直骂王逸桥的手下都是废物。他也知道,厂里的保卫人员最多也就是处理点斗殴事件啥的,哪有真正跟人动枪动刀的胆量。在这种时候,双方比的就是一个气势,如果王逸桥的气势比宁中英更足,自然可以把宁中英拿下。关键在于,宁中英的强势是整个北溪市都出了名的,王逸桥和他相比,还真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

    就在这个时候,前面的道路上尘土四起,一辆吉普车和两辆军用卡车呼啸着开了过来。三辆车开到铁路道口,堪堪被秦海停在那里的吉普车给拦住了。前面那辆吉普车上下来了一位军官,他走到秦海的吉普车面前看了看,然后向后一招手,下令道:“全体下车,封锁现场!”

    军用卡车呼啦呼啦如下饺子一般地跳下来几十名军人,手里都端着乌油油的半自动步枪。相比北溪钢铁厂这些基干民兵,这些正规军人无论是气势还是动作,都高出了一头,现场的众人不由自主地都闭上了嘴,看着这些军人,不知出了什么大事。

    “请问秦海同志在这里吗?”领头那个军官对着众人喊道。

    听到这句话,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秦海,目光中交织着各种情绪,有震惊的,有有诧异的,也有幸灾乐祸的。所有的人心里都在想着同一件事:尼玛,这事闹大了!

    那军官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到了秦海的身上,他走到秦海面前,试探着问道:“请问,你就是青锋农机厂的秦海同志吗?”

    “是我,请问……”秦海心中抨抨直跳,离开平苑之前,他的另一个电话正是打给岳国阳的,岳国阳表示一旦李林广那边有了结果,他会出面给秦海撑腰。这些军人突然出现在这里,极大可能是与岳国阳有关的。

    “报告首长!我是安河省军区独立三团二营五连三排排长熊宏康,奉命率我排前来协助首长执行任务,请首长指示!”那军官向秦海恭恭敬敬地行了个军礼,大声喊道。

    首长?!

    熊宏康这一声喊出,在场众人都瞪大了眼睛。这个秦海不是什么青锋厂的工人吗,什么时候成了军队的首长了?熊宏康这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人家一个排的士兵过来,就是来给秦海撑腰的,可笑王逸桥还打算靠几个基干民兵把秦海赶走呢。

    “同志,我是北溪钢铁厂的厂长王逸桥,请问,你们到这来,是有什么事情吗?”王逸桥赶紧上前问话了,这好歹是他的地盘,出了这样大的事情,他怎么能不问个究竟呢。

    谁料想,熊宏康根本就没理这茬,他把脸一沉,说道:“王厂长,请你不要妨碍我们执行任务。”

    “这……”王逸桥被噎得口吐白沫,不知道说啥好了。军队做事情,本来就与地方是两条线的,人家张口来一句军事秘密,你还敢多说什么?

    把王逸桥打发到一边去之后,熊宏康从怀里掏出两张纸,递给秦海,说道:“首长,这是省军区发来的传真,请首长过目。”

    秦海也没有去计较首长这个称呼的正误,他接过那两张纸,看了一眼,脸上露出了笑容。这两张纸中的一张是李林广所做的测试分析报告,报告上清晰说明,这些矿渣中富含着钽和铌两种元素,完全具备再提炼的可行性与必要性。

    至于第二张纸,则是岳国阳手写的一份命令,指示驻北溪的独立三团二营配合秦海工作,务必粉碎日本人借环保名义盗取中国重要资源的企图。

    “熊排长,照命令执行吧。”秦海对熊宏康说道。

    “是!”熊宏康答应一声,然后转回身来,大声地命令道:“七班封锁铁路,禁止运送矿渣的火车通过。八班、九班随我前往矿渣场,封锁现场,保护证据。”

    军队做事真可谓是雷厉风行,命令一下,士兵们如猛虎下山一般,分别冲向指定的位置。一个班的士兵守住了铁路道口,拉出了警戒线。另外两个班的士兵则封锁了整个矿渣场。

    “这位就是川岛一郎。”秦海带着熊宏康来到川岛一郎的面前,向熊宏康介绍道。

    “你就是川岛一郎?”熊宏康走上前去,对川岛一郎问道。

    “这是外宾,你想干什么?”一直陪同着川岛一郎的刘序平不干了,走上前来对着熊宏康吼道,在他看来,外宾是高于一切的,自己作为外宾的翻译,自然也拥有无上的特权。

    “把他们俩控制起来。”熊宏康回头下令道。

    几名士兵冲上前来,不容分说便把川岛一郎和刘序平给分开了,黑洞洞的枪口指着二人的胸膛,刘序平只觉得下身一热,紧接着裤裆就感到了湿意。

    &n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