盗梦人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青帝 > 《青帝》第八卷 第四百零七章 救援

《青帝》第八卷 第四百零七章 救援

    《青帝》第八卷 第四百零七章 救援                                                《青帝》,作者荆柯守,创世中文网首发。

    大劫的杀机,独行的旅客就算是在仙道的盛世,依旧奋力前行。

    ……………………………………

    建设一个有爱的青帝吧需要大家的共同努力。

    请大家踊跃发帖,活跃本吧!

    有能力的同学,请前去创世支持教主。

    《青帝》地址:

    ……………………………………

    章节连载总贴: ——

    碧空万里,残阳似血,东南风不停的吹着,这城下的曹军,不愧是地上人依着先进兵法带出的精锐,个个战技娴熟,在奔滚攻势中,散成三五成群小队,相互交替掩护,蝗附而攻。

    更有着术士的支持,情况更是危急。

    只见彭城焦黑残破城墙外,连营如锁,兵锋如蚁,赤线黑线交接融合成漫长弧度,在平野上向两侧沿伸开去,围绕一个个巨冇大营寨勾勒出浩大战场。

    一波波落石、箭矢、法光,雨一样在空中交错,滑过各自不同曲线落向敌阵兵线后扑溅的血色和昙花一现就又被填补上去。

    陶军旗下,糜芳披甲持刀奋战在破开的城墙豁口处,入目只有一个个面目狰狞的青州兵,嘴巴张合着都不知道喊些什么,喊什么呢……都去死好了。

    他已经战到迷糊了,都忘记这场战役什么时开始,什么时才能结束。

    陶使君已和刘备取得联系,青州刺史田楷五万军也在两日前赶至战场,联名向曹操投下第一封战书。

    同样的袁绍也遣三万人来助曹操,不是两家关系有多融洽,纯粹遏制刘备、公孙瓒一系坐大。

    曹操回应了战书,大战便从清晨开始,从先锋军试探逐渐扩大开来,最后几乎到所有军队都卷入其中。

    刘、陶、田联军二十万和曹袁联军三十三万大规模交锋,沿彭城周边旷野上,从此一直到泗水河畔,桑林早被砍伐一空,稻田早被大军踏平了一遍又一遍。

    牵涉五十万大军先后轮番投入,围绕着曹袁方十八座连营展开jī烈争夺,在此刻铺展开了二十里战场——这一冷兵器时代不可思议的战场宽度,甚至超越先秦战国时期几次巨冇大的国战记录。

    在刘、曹两军连营间,二十里方圆大战场中又形成了各处小战场,术师团分布各个战局,构成主帅对军队组织的神经中枢,紧张传递命令,双方不断调整,不断调用各支精锐寻求突破,同时又试图保存自己的精锐。

    士兵可以有轮休机会,各军将领却没有,作各自最锋利的爪牙,最多接受一下术师治疗又上阵,这是远超许多人想象战争烈度,尤其对于糜芳这样没有到达巅峰的武将而言,简直比高级炮灰好不了多少。

    从上午一直鏖战到黄昏,糜芳已浑然麻木,全凭战场本能砍杀着、躲避着、调度着,两军尸体在城墙豁口处堆积如山,都分不清是曹兵还是陶兵,糜芳一度几乎以为被潮水冇般的兵锋淹没,生死一发的危机让他神经绷紧到极限,都听不清战场上声音。

    但不知过了多久,这些敌兵又潮水一样退去,糜芳追了两步,对面一旗下有道士手指过来,轰的一记火焰在他身上爆裂炸开,白光一闪,最后一枚道术甲符直接破碎,糜芳浑身浴血被甩飞到尸堆中,忍着剧痛翻滚两下又要挣扎冇起来。

    仅剩的两名亲卫紧按下主将,一人喊着道士,一人带着哭腔在耳侧大叫:“将军,将军你受伤了,醒醒……刘使君收兵了,是罢兵号令……”

    糜芳轻轻“啊”了一声,精神一松,潮水一样的声音这才入耳,过于混乱的战场上,号令退兵的金铎声极低,却有一清晰女声入耳,传达着联军统帅部的罢兵命令。

    “那是,小妹贞儿声音……”糜芳恍然,记忆中娇小可爱的少女,昨夜再见时都已是真人了,偷偷塞给他和兄长十余枚保命道符。

    这让糜芳欣慰之余,意识越发清晰起来:“刘使君非短寿之相,对小妹又极受钟爱,只要她不出事,我糜家数十年气运总是有,乱世中还能指望多少呢……具体到哪一役输赢,哪个子弟生生死死,更是难讲了……”

    二十万对三十万,此战中伤亡怕不下五万,鏖战了一整天,虽是中午加餐,并且进行轮战,战马却难免疲惫,士兵耗尽体力,将领元气于枯,就连术师也不剩多少法力,在这日暮之时,人类沸腾的军气也抗不住大自然的凉夜,哪方都不可能挑灯夜战。

    “我们输了么?”糜芳咳着血问,回首而望。

    这时马蹄声烈烈,一杆汉字大旗向彭城而来,映在夕阳最后一缕余辉中,旗下一身赤甲金冠的男子,正和一个刺史打扮的中年人说话。

    “现响应檄文的除你家主公,还有西凉太守马腾、河内郡太守王匡、上党太守张杨……当还有兖州牧袁绍,哈,兖州牧,看董黑这封的有意思,亏曹操能无视的忍了……”

    这话当然糜芳听不见,但人认识。

    刘使君和田刺史都还在,看来是没有输……糜芳这样想着,感觉就全身一松,再也站不住,跌躺下去。

    大兄定会照应着小妹,不至于让她在刘使君那里荣宠衰落。

    曾自己并不看好刘备,认为几度丧妻,命犯天煞孤星,绝非小妹良配,现在看来是走眼了……

    长风吹荡过身后,城墙上陶字旗、近处寨墙上曹字旗、远处的刘字旗、田字旗,喊杀声渐渐下小去,伴随军气从滚沸中冷却,夕阳最后一缕余辉中,炊烟升起来了,混着柴火的焦燎,黍米的香气,仿佛许多年前印象中的味道。

    “没输,刘使君已成功夺取三座曹营,临彭城东南方向扎下根基,三营和彭城犄角之势已成,我们得救了……将军?将军”

    糜芳含笑听着,慢慢闭上了眼睛,白色气运塌缩成一丝赤气,自身体中一点点泄露浮现出来。

    虚空中赤蛟微一睁眸,叶青正要入城拜访陶谦,突有觉看向这面:“这是……子方?”

    没了回讯

    叶青当即跳下马来,亲自救治。

    幸是叶青碰巧赶上——整个术师团都耗尽法力,就主帅一直没出手,才有这余力救治重伤员……

    实际上刚才在主营耽搁,也是为黄忠治伤,又给一批重伤吊着命,等待芊芊恢复法力后救治。

    在叶青传音相召后,很快芊芊也闻讯赶至,怔神:“仲兄”

    糜竺、糜芳两位兄长对叶青态度各异,但待她这嫡亲小妹都不错,甚至可说是珍视,虽清楚自己是芊芊,这身不过是夺舍的躯壳,但世界是如此奇妙,在此身而言确有种血冇脉相连的关切,这种感觉少女真人能把握得住,就不会否定,更不会压抑。

    “没事,五脏已修复,已脱离生命危险。”叶青安慰着收手,让亲卫用担架扛去伤兵营,让芊芊跟着去照看。

    田楷暗视一眼盛闻丽色的小糜夫人,不敢多看,又扫一眼糜芳,暗羡这家伙有个定侯夫人作妹子,能捡回这条命来,实在是好运的紧。

    但田楷目光最多的还是落在叶青身上,心里咋舌不已此人才三十岁吧

    已是定候,二州之主,又救援陶使君,结下一个大大善缘,幸上司公孙瓒和此人是师兄弟,一时并无冲突……

    隐隐间,徐州集团对峙只是更广阔中原、北地之争的一个缩影,刘备、公孙瓒、陶谦对上曹操、刘虞、袁绍,在中原到北地间形成了两大势力的联盟,原本还有个搅屎棍袁术,已被刘使君一举剥了虎皮,却又多了个伪命豫州刺史孙坚隔淮水观望……

    这些隐隐的情况,只有少数人才看得清楚,恐怕等到虎牢盟会之时,冇又会是一番争端。

    叶青感慨着,还没想完,卫士高声唱诺。

    只见中门大开,上百人迎接过来,陶谦虽年纪六十了,战时不方便,战后不敢在城上等着,迎了出来。

    糜竺陈登文官陪同着,这时稍后,见了叶青,都上来行礼:“见过刘使君

    叶青见中间一人,只是一看,就连忙扶着:“岂敢岂敢”

    陶谦长相奇特,少年性格放浪闻名县里,十四岁时以布作为战旗,骑着竹马与乡里小孩子一起嬉戏。

    苍梧太守甘公出门时遇见陶谦,见到陶谦的外貌不凡,于叫上车来与他交谈,感到非常高兴,把自己的女儿嫁给了陶谦,甘公妻子对此非常愤怒,但是甘公对其妻说:“这个孩子外貌奇特长大后必成大器。”

    后来陶谦在郡里为官,又被举茂才,拜尚书郎,出任县令、刺史,一路而

    此时徐州虽是残破,只见其人顶上,还有一团青色云气,青气是大贵之气,不集百万不可有此相,心里暗叹。

    陶谦是见过刘备和田楷,书信更少不了:“多亏刘使君相救,区区一礼又算得什么呢,不可推委,不可推委”

    “您太客气了,同是汉臣,这些都是我大汉将士,不能不救”听得这样,叶青又谦虚着寒暄两句:“这是理所应当的本分”

    说着,扫看了下,因有让徐州的这一层关系,这些陶谦后面的部下,大多也是刘备部下,又或最终是曹操部下。

    看这刘使君谦虚辞让,众人都是恭谨亲近,陶谦心中不免有些异样。

    但他终不复青壮年时的意气,很快消泯情绪……自己年老,两子陶商陶应都不是能守得住徐州之人,乱世之中福祸难料,一辈子为了汉室奔波,落到这风雨飘摇,就算为子孙考虑,都要有所打算了。

    这样想着,陶谦就命别驾糜竺、典农校尉陈登过来:“曹贼尚且未退,汝等和徐州道士,听从刘使君调度安排。”

    众人顿时应着:“是”

    叶青和糜竺看了一眼,都是心知肚明……徐州这颗果实也快要成熟了。(未完待续)【本文字由启航自动更新提供】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创世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