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7 番外之小魔头成亲

    三月份出发六月才到伏牛山,去山谷的路太窄,马车过宽进不去,谷底是隐蔽的地方,梅仁理考虑到带外人进去不方便,就让青砚和奶娘留在入山口的客栈里,还是曾经的那个老板,还认出了梅仁理和万人迷,看两人有了四个孩子,吃惊的睁大眼睛。

    梅仁理笑了,想到那时候小魔头从这里把他抓走,让他去做夫君的,后来她追出去,找到了失散多年的师妹。

    他也想到三年刚找到时,他病了,是她在床前照顾他,还想到娘子被人当女采花贼,掌柜带他去小镇报案的情形。

    进山前一夜,若干人在客栈投宿。

    入夜,睡前梅仁理提起这事儿,不由的笑出声。

    “说我采花贼?”万人迷指着自己的鼻子问道,“我一身正气凛然的,哪里像采花贼了?”

    “怎么不像!”梅仁理打趣道,“你都把我采了!”这么彪悍霸道,一看就是欺负人的主儿。

    “喂,你说话要凭良心。”万人迷微微咬牙,“是谁在我被人下药无力反抗时不顾我的意愿,把我吃干抹净的。”

    梅仁理脸微红,他那次的确有些不光明,可他不后悔,还好那次把她吃了,要不两人的关系哪能走到今天这步。

    他笑着往她身边偎了偎,压低嗓音道,“你说,千里是不是那次有的?”

    算算查出身孕的时间,还有天数,几乎是两人一同房就有的孩子。

    万人迷撇撇嘴,“好像是吧。”三年前她还是孤家寡人,现在有夫君和四个孩子,一出门哗啦啦的一串,糖葫芦一样。

    唉,她独自走天涯的逍遥日子啊,怕是以后再也没有了。

    “怎么了?”听得她的叹气声,带着浓浓的失落和压抑,“有心事吗?”

    “没有。”有得必有失,这是很公平的,她之前了牵挂,现在心有了着落,这何尝不是幸福。想着想着她无奈的撇嘴,“你说我咋就这么容易怀孕呢,虽说吃了萧大夫给的药,可还是不安心,每次和你同房都害怕。”

    东门乔乔成亲一年多,还没怀上,刘家的人都着急了,上次她来玩,还拉着她问是不是有什么生孩子的秘方。

    她那有什么秘方,不生孩子的秘方她倒是很感兴趣的。

    梅仁理当然能感觉道,她有了顾虑,同房的时候就不专心,对他的回应没有以前的热情。

    “不会的,这不都三个月了,你还还好的。”她太过担心,每隔几天总要去找大夫把脉,就怕一不小心再有。

    “可我还是担心嘛!”她垂着头,扯着他的头发玩,“不知小魔头他们怎么样了,有几个孩子?”想了想,她又道:“应该没我们的多,天,想我以前可是侠女,现在都成母猪了,一年到头在家生孩子。”

    梅仁理抬手捏她的嘴巴,“那有这么说自己的,你这嘴巴,口无遮拦的。”

    她皱眉,反驳,“明明就是嘛!”

    “你先躺着,我去看看千回和可人尿没。”梅仁理下床,检查一番,换过尿布,待两人熟睡后才上床,“时候不早了,我们也睡吧。”

    “好。”枕上他的胳膊,半靠在他胸膛,她闭上眼入睡。

    梅仁理把她的长发放在枕头上,然后拉起薄毯盖好,然后也心满意足的闭上眼。

    隔天进山,孩子多,东西也多,青砚和奶娘打包好放在马背和驴背上,然后掌柜的提供两个箩筐架在马上,然后把千里和千周放进去。

    梅仁理抱着女儿骑着阿毛,万人迷则抱着儿子骑着马。

    于是一家六口和三口牲口,浩浩荡荡的进山了。

    早上出发,约莫到了太阳下山时众人才走到谷底。两年过去,这里还是老样子,没什么变化。

    打一行人接近竹林,越千山就察觉到,出来勘看时见是万人迷一家,非常吃惊,简单打了招呼,就带着穿过竹林进入谷底。

    越千山也是老样子,没什么大变化,还是不喜欢说话,但不似以前那般沉默寡言。

    他招呼着在院里坐下,然后取了茶杯和水壶,“岳父岳母和曈曈他们去山里采蘑菇,你们等着,我去找她。”

    越千山身子一掠,很快消失在视线外。

    梅仁理收回视线,打量着小院,看到一脚有木刻的小马,小马旁白是木刻的玩偶,有鸟儿、山羊、牛、猴子等等。

    千里和千周也看到小马,两人一同跑过去,先是千周坐上去摇,后来千里上去,两兄弟轮流着,玩的很开心。

    在教孩子身上,梅仁理下的功夫比较多,看千里很懂事的让着弟弟,万人迷会心一笑,“小夫君,你把孩子教的很好。”

    “是他们比较乖,听话!”老大性子像她是个急性子,老二性子安静些,和他比较像,低头看两人怀中的孩儿,他希望女儿像她多一点,儿子就无所谓了,像谁都行。

    “师姐!”远远的,夜墨瞳大声喊着,万人迷循声望去,看到一人朝院子走来。

    最前面的是夜墨瞳,手里牵着女儿,后面是老爹和娘,老爹怀里抱着东西,越千山走在最后面,拿着竹筐麻袋等东西。

    待接近时,万人迷终于看清老爹怀里抱着的是一小娃娃。

    夜墨瞳走进院里,看到地上跑的怀里抱的有四个,吃惊的睁大双眼,“一二三四,天啊,师姐,这都是你生的?”

    呃,她好像说错话了,孩子模样和父母有很多相像之处,再者,师姐夫那个性,也不会变心碰别的女人。

    看到正在骑木马的老大千里,她笑吟吟的道,“这就是我家女婿吧,哎呀,长的可真好看!”

    万人迷眼角抽筋,横她一眼:“我可没答应。”看着随后走进院里的老爹和娘,她没好气,“你们怎么都不回京城看我?”

    老爹呵呵一笑,眼神有些闪烁,“这不是有事耽误了嘛!”

    万人迷白他一眼,“你能有什么事啊,对了,拜师没,入教没?”

    “入了。”说话间他抱着孩子在她对面坐下,“乖囡,你这也太能生了,一下四个!”

    “我也不愿啊!”她朝梅仁理点下巴,“有了,舍不得打,只能生了。”

    顿了顿,她瞅向任小凤,“娘,你不能出山谷吗?”真不想老爹的个性,他该是喜欢四处游荡的。

    万老爹看看任小凤,再看看自己的女儿,清清嗓子,一本正经道:“不是,主要是你弟弟太小!”

    “弟弟?”万人迷吃惊的眼珠子要掉出来了,指着他怀里的小不点,“你和娘生的,我的弟弟?”

    万老爹和任小凤笑笑,然后同时点头。

    万人迷怔了老半天,用手扶着额头!天啊,让她晕倒吧!

    她今年已二十八,爹娘也都快五十的人了,现在竟折腾出一个几个月大的弟弟,看模样还没千回和可人的月数大!

    老天,她的老爹和老娘,真是无语啊!!!

    *******

    晚饭后,众人坐在院里聊天,万人迷的视线一直落在弟弟身上,想来总是觉得可笑,小她二十八岁的弟弟,真是不可思议!。

    “娘子,还没缓过神来啊?”看她皱眉又摇头,偶尔还叹气,两眼一直往突然多出来的兄弟身上瞧。说实话,乍听之下他也难以接受,可事实就摆在眼前,另外,岳父和岳母身体好,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样子,压根看不出是知天命之人。

    万人迷直撇嘴,“还没千回和可人大,太难接受了。”

    梅仁理浅笑,“事实就是如此,你就别想太多了。”

    “师姐,就这么定了,我们两家订娃娃亲!”夜墨瞳用丈母娘看女婿的眼神打量千里,那是越看越满意,一手拉着千里,一手拉着女儿,“千里,我们家歌儿好看不?”

    千里看一眼歌儿,再看看梅仁理,老实回答,“爹好看!”

    这似是而非的回答,令在场的人捧腹的大笑,万人迷说:“他知道什么啊,等他们大些再说吧。”

    要是有感情还好,要是没感情啊,却要用婚约捆绑,终归不大好。

    夜墨瞳不满意,拉着脸直瞪她,“师姐,先定下吧,以后不行的再退嘛!”

    “何必这么麻烦。”看她不屈不饶的,万人迷退一步道,“这样好了,等他们大了,就让他们在一起处着,要是有感情就定下。”

    听她这么说,夜墨瞳只得答应,“好吧,这话我可记住了。”看师姐家有四个粉雕玉琢的小娃娃,她羡慕道,“好像再生一个!”

    一直旁听的越千山突然冒出一句,“拜堂成亲后再说。”

    万人迷和梅仁理相识一眼,然后又转头看两人,同声惊呼道:“你们还没成亲?”月伏经发是。

    夜墨瞳摇摇头,“还没呢,我想出去玩,他不让,我就不和他成亲。”

    梅仁理笑着摇头,一个为了逍遥不愿生活生孩子,一个为了玩不愿成亲,这对师姐妹,真是无语。

    他抬眼看越千山,他也正好看他,两人的眼神空中交汇,然后无奈一笑。

    同是天涯沦落男啊!